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六卦現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六卦現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現在才出手,恐怕有些晚了呢!」眼見著司馬無雙俯衝而來,余寒的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大五行法印凌空倒卷,化為一片眩目的五彩光芒,整個將風修羅吞沒在了其中。

慘叫之聲傳來,讓眾人的心頭不禁狠狠一顫!

在擊殺了風修羅之後,余寒沒有停止下來。

雙手催動大五行法印,方向偏轉,迎上了司馬無雙的攻擊。

「蓬」

光芒炸響,兩道身影一觸即分,紛紛朝後退去。

「余寒好厲害!」步輕煙的美眸也閃過一絲震驚。

雖然感應到他已經突破到了清微中期境界,然而司馬無雙乃是成名多年的仙門弟子。

實力之強悍,早已經在他們心裡深入骨髓。

所以就在適才司馬無雙悍然出手的那一刻,眾人心裡都為余寒捏了一把冷汗。

只是下一刻,余寒閃電般擊殺了風修羅,然後催動大五行法印震退司馬無雙。

這一系列的動作行雲流水,讓所有人都忍不住震驚萬分。

甚至包括仙門弟子那邊,也忍不住紛紛露出一絲難以相信的神色。

在他們眼中,司馬無雙是僅次於莫道的存在,也是他們心中的偶像。

那是近乎盲目的崇拜。

然而此刻,一個講武堂出身的不知名小子,竟然在司馬師兄眼皮底下擊殺了風修羅。

而且又將他們心中的偶像震退,這份落差,讓他們如何能夠相信?

作為當事人的司馬無雙,同樣也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余寒。

他從未小看過余寒,饒是如此,依然忍不住被那道五行法印的力量所震撼。

「區區一個燕州講武堂,竟然會出現一道玄階上品神通,真讓人驚訝啊!」

他微微扭了扭脖子,嘴角勾起一抹玩味般的笑容。

「只是,玄階上品神通,也並非絕對是無敵的,有一種實力,是存在於任何方面,那種差距,不是區區一道神通能夠彌補的!」

余寒撓了撓腦袋,咧嘴笑道:「你說的,還真挺有道理的,不過對我而言,依然如同放屁一樣!這麼淺顯的道理,我講武堂外院弟子都能明白,所以不知道是我講武堂實力不行,還是你們仙門自以為是!」

「牙尖嘴利!」司馬無雙的臉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目光冷冷的看向余寒:「有一些驕傲的確是好的,但驕傲過後,總會付出代價的。」

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朝向余寒撲殺過去。

單手一掌輕輕拍下,一股無形的氣浪翻騰不休。

看似還不如風修羅之前的那一掌,然而那股氣息,卻凝而不散,可怕之極!

「果然不愧是仙門的二號弟子,這份實力,真是不弱啊!」余寒雙目微微眯起,反手抽出背後的銹劍,驀然刺出!

就在出鞘的瞬間,折射出一道銳利的光華!

四道劍意擰成一股,在半空中衍化成為一柄十多米長度的巨大光劍!

劍意通明,可怕的氣息在劍鋒周圍不斷激蕩,釋放出一種不可阻擋的鋒銳氣息。

隨即,凌空斬出,迎上了司馬無雙那看似平華無奇的一掌!

「轟隆隆」

劍氣在碰觸到那道掌風的時候,余寒眉頭微微一皺。

看似無堅不摧的劍氣,好像斬入到泥潭之中一樣。

那種粘稠感,竟讓自己的劍氣無法割裂。

司馬無雙的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笑容:「我這化元掌的滋味如何?」

「馬馬虎虎而已!」余寒冷哼一聲,四大古劍劍意順著手臂瘋狂的注入到了銹劍之中。

那銹跡斑斑的劍身,在劍意的灌注之下,竟然散發出一股刺目的光芒,好像化為一把嶄新的利刃。

而後,四劍合一的力量達到了頂點,將黏住劍身的那些粘稠的掌力紛紛震散,繼續朝向下方斬落。

「嗯?」司馬無雙眉頭一皺:「這道劍氣,好鋒利!」

「可惜,還不夠!」

「萬法化元!」

他輕輕哼了一聲,那凌空虛按的手掌化掌為爪,緊緊的收攏!

余寒忽然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力量順著銹劍湧入到了體內。

那道四劍合一所化的光劍,竟然被那股力量徹底的鎮壓住,無法動彈分毫!

「忘了告訴你,我這套神通,僅僅是玄階下品而已!」

司馬無雙眼中閃爍著凌厲的光芒,掌心再次用力。

「蓬」

余寒的劍氣,直接被他捏得爆碎!

散亂的光芒衝天飛起,朝向四面八方瀰漫開去!

「噗」

那碎裂的光芒中,余寒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形踉蹌著後退而出,臉色更是一片蒼白。

「余寒」

李歸藏等人心中一緊,便要衝上前去。

只是被余寒伸手阻止住。

他緩緩擦掉嘴角的血跡,目光微微眯起,一眨不眨的看向了司馬無雙。

「仙門二號弟子,果然非同凡響,只是我也忘了告訴你,剛剛那一招,是我用四套黃階上品神通拼湊而成的!」

隨著話音漸漸落下,銹劍重新被他插入到了背後的劍鞘中。

與此同時,他雙手同時升起,大乾坤明輪再次施展而出,可怕的光輪飛速旋轉,形成一道不可阻擋的神輝,將那些散落在周圍的真氣餘波盡數崩潰。

余勢未衰,再次落在了那道化元掌的勁氣之上。

陰陽流轉,乾坤交替!

兩道截然不同力量正反旋轉所組成的恐怖光輪,直接將那些看似粘稠的掌力全部撕碎!

「呼」

猛烈的勁風讓司馬無雙的臉色也凝重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