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三隻眼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三隻眼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話音落下的同時,不見司馬無雙有任何動作,他的身體,竟然緩緩的懸浮而起。

可怕的氣勢在他周身上下不住的流轉,形成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光暈。

隨著氣勢的暴漲,滿頭黑髮漫天飛揚,宛若一尊戰神。

他怒吼一聲,雙臂輕輕一震!

一身長衫盡數爆碎。

露出肌肉虯結的上半身,蘊含著恐怖的能量。

余寒的雙目也是微微眯起,落在了司馬無雙的胸口上。

那裡,有一道血紅色的符文,像是蜘蛛一般浮現出來。

符文的正中心,有一隻緊閉的眼睛。

好像是普通人的眼睛一樣,只是並沒有睜開。

「這是」余寒心中狠狠一跳,他忽然想起一個傳說。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有一種特殊的異能者,可生出第三隻眼睛,因為具有可怕的毀滅能力,所以這隻眼睛被稱為毀滅之眼。

然而一般情況下,那毀滅之眼都是生長在眉心之上,一張一合之間,便可崩滅虛空。

但此刻像是司馬無雙這樣,生長在胸口的,卻還是第一次看見。

思量之間,那隻毀滅之眼周圍的血紅色符文一道道亮起,構建成一個玄奧的圖紋。

然後,那些圖紋神力運轉,全部都注入到了那隻眼眸之中。

與此同時,那隻緊閉的眸子,終於張開了一道細不可查的縫隙。

「呼」

可怕的力量瘋狂的席捲開來,好像要將整個世界都毀滅了一般!

司馬無雙的嘴角,帶著一絲瘋狂的笑意:「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逼我用出毀滅之眼的人,所以我會讓你很驕傲的死去!」

他渾身真氣瘋狂的流轉,全部都注入到了胸口的符文之中。

「司馬師兄,竟然解封了毀滅之眼,當真被這小子逼到這般地步了嗎?」仙門弟子中,已經開始有人震驚。

他話音方落,旁邊的弟子忍不住嘆息道:「司馬師兄就是憑藉著這隻毀滅之眼,才擁有了與莫道師兄抗衡的實力。」

「這小子,竟然能夠讓師兄動用這隻神眼,如此之下,應該沒有什麼意外了!」

「不是應該,是肯定不會有意外了!」有人補充道:「毀滅之眼下,萬物皆滅,區區一個清微中期的小子而已,根本無法抵擋!」

「不要多說,還是看著吧,此子一死,這一次講武堂也完了!」

不同於仙門弟子的意氣風發,講武堂弟子這邊,則是紛紛握緊了拳頭。

從余寒一開始與司馬無雙對戰,從平手的局面,一直到漸漸被壓制,後來又催動八卦靈輪陣扭轉乾坤。

他們的心也隨著戰鬥的起伏而不斷的激蕩。

直到此刻,那隻毀滅之眼出現,讓他們心底忽然湧起一絲莫名的悲涼。

如果沒有這隻毀滅之眼,或許余寒當真有實力擊敗司馬無雙。

只是可惜,結果往往就是這樣事與願違。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事實就是事實,毀滅之眼的照射之下,從不留下活口。

「余寒」

眾人忍不住紛紛在心底呼喚道。

然而他們卻知道,戰鬥到了這種程度,他們已經無法幫得上一點忙。

「這應該不是他身體先天生出的毀滅之眼,而是後來被瓊華派的大能強者得到,從而嫁接到了體內。」

「那血色符文,應該就是壓制這道毀滅之眼的陣法圖紋,司馬無雙就是依靠著這些圖紋的力量,來控制著毀滅之眼!」

思量之間,他沒有停止法抗,而是催動八卦靈輪陣已經先一步迎了上去。

而此刻,那隻毀滅之眼,已經睜開了四分之一。

可怕的毀滅力量,毫無阻礙的撞擊在了八卦輪盤之上!

「轟」

劇烈的震蕩之聲響徹,即便已經衍生到了六卦的程度,在那股無堅不摧的毀滅力量碾壓之下,依然無法承受。

巨大的輪盤上,出現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紋。

然後,那些裂紋開始迅速的蔓延。

一聲清脆的破碎之聲響起!

由六道卦位組成的輪盤,終於無法支撐住毀滅力量的磨滅,徹底的化為片片碎屑。

而同時,毀滅之眼已經張開三分之一。

司馬無雙終於停止了繼續朝向胸口的符文輸送真氣,讓毀滅之眼只停留在了睜開三分之一的程度上!

很顯然如果繼續下去,那股力量以此刻司馬無雙的實力,也無法真正的駕馭,反而遭到嚴重的反噬。

所以他沒有冒險,而且也有信心,開啟了這麼多的力量,已經足夠了!

「大五行法印!」

在八卦輪盤被震碎之後,余寒沒有放棄,而是催動出了大五行法印,化為五彩光華激蕩的光印,再次迎上了毀滅的力量。

趁著這個檔口,他目光閃爍,思索著解決對手的辦法。

大五行法印,雖然已經達到了玄階上品神通的層次,而且經過了余寒全力催動,威力達到了頂點。

但依然不是那股毀滅之力的對手,只是支撐了片刻,便已經開始出現了崩潰的趨勢。

然而就在這時,余寒緊皺的眉頭忽然舒展了開來,他的眼睛裡,有一道精芒划過!

「我明白了!」

他嘴角勾起一絲若有若無的通明笑意,目光落在了司馬無雙的胸口上。

「既然你要依靠這道陣法封印的力量來操控毀滅之眼,那麼不妨,我再給你加一點料好了!」

話音落,隨著一聲悶響,大五行法印終於不堪重負,硬生生的被崩滅。

「余寒小心!」

蕭婉忍不住低聲沉吟,俏臉已經是一片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