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三十九章 毀滅之眼

第一百三十九章 毀滅之眼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在雙方眾人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的瞬間,一道道血紋迅速的在司馬無雙周身蔓延,繼而遍布全身,說不出的怵目驚心!

司馬無雙瞪大雙目,他恐懼的目光觸及之處,渾身氣血飛速的被胸口那隻眼球吞納了進去。

「不」

這一刻,他想起了長老最後封印住毀滅之眼那一刻告誡的話。

「不到萬不得已之下,萬不可使用毀滅之眼,尤其不能過度使用,否則必定會遭到反噬,渾身精血被吸干而亡!」

此刻,自己的狀態,正是長老當初所告誡的狀態。

然而他已經來不及多想,渾身上下的血肉,迅速的乾癟下去。

甚至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便化為了一具乾屍,朝向地面墜落。

那隻已經全部睜開的毀滅之眼,卻沒有隨著他一同朝向地面掉落。

而是懸浮在了半空中。

漆黑的眸子,好像是宇宙虛空中的黑洞,蘊含著一股不可阻擋的可怕力量。

「呼」

那隻眼眸輕輕眨動,然後無數的毀滅力量瘋狂的瀰漫!

朝向周圍眾人掃蕩而去!

這一刻,它竟然要將所有人的氣血全部都抽取,以此來壯大自身的力量!

距離這枚毀滅之眼最近的五六名仙門弟子根本來不及躲避,直接被那眼球折射出來的毀滅力量圈中,化為乾屍。

講武堂弟子中,也同樣有幾名修為低下者,步了他們的後塵!

而且,隨著毀滅力量的擴散,所有人都被籠罩在了一層陰影之中。

「給我鎮壓!」

劍意星河再度暴漲而出,好像是一道虹橋,大河的另一端,直接朝向毀滅之眼怒卷了過去。

余寒大口的喘息著,因為強行催動劍意星河,傷勢愈發沉重了幾分,不斷咳出一口口鮮血!

毀滅之眼也感覺到了來自頭頂的威脅,那條劍意星河所釋放出來的氣息,竟然會讓它有一種被克制的感覺。

當即收回了大部分力量,形成一道圓形的毀滅光柱,迎上了劍意星河!

兩股距離,轟然對撞在了一處!

余寒悶哼一聲,口中鮮血狂噴,直接倒飛了出去,身體重重的撞入到了石壁上!

渾身如同散了架子一般散發齣劇烈的痛苦。

讓他不斷咳出大口鮮血,身體也忍不住有些痙攣了起來。

這一次的傷勢,是他出道至今,傷勢最為沉重的一次,甚至連意識都隱約有些模糊。

劍意星河悲鳴一聲,星芒暗淡,自動退回到了體內!

未等余寒動作,一道光芒劃破了黑暗,懸浮在了他的頭頂,赫然正是那隻毀滅之眼。

看著近在咫尺的黑色眼眸,余寒不禁露出一抹淡淡的苦澀笑容。

「早知道這傢伙如此難纏,還不如放過司馬無雙,也不用將自己也陷入到了如此萬劫不復的境地!」

「真是棋差一招啊!」

余寒心中暗暗想到,只是此刻已經來不及後悔。

那隻毀滅之眼並沒有如同吞噬其他人精血那樣,催動毀滅之力將他籠罩在其中。

反而再次化為一道光芒,直接沒入到了他的眉心。

余寒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明顯感覺到那股力量,正盤踞在他的眉心處,從而在體內形成一股風暴!他體內剛剛蘇醒的血脈力量,在那股風暴的牽引之下,瘋狂的朝向毀滅之眼所在的地方狂涌而去。

「余寒」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那隻毀滅之眼的威力,然後因為余寒的觸犯,直接沒入到了他的體內。

聯想到之前司馬無雙凄慘的死狀,眾人眼中紛紛划過一抹擔憂。

尤其是步輕煙和李歸藏等四人,更是身形閃爍,直接朝向余寒飛馳而過去。

儘管實力有限,但是此刻,他們絕對不會讓余寒一個人去面對那不可阻擋的強敵!

然而,他們的身形還未衝到余寒近前,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住,直接倒飛了回去。

一道氣罩出現在了余寒的周圍!

那是完全由毀滅力量組成的氣罩,將他與其他弟子徹底的隔絕起來!

「我們沖不破這道光罩!」

眾人再次嘗試了幾次,可都是被這道氣罩震飛出去!

李歸藏目光閃爍,看著渾身顫抖的余寒,睚眥欲裂。

蕭婉更是淚水漣漣:「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步輕煙看著裡面的余寒,黛眉微微一皺,她或許是此刻所有人中最為冷靜的。

不是不關心餘寒,而是經歷了那件事情之後,她對整個人生,都看淡了許多。

此刻她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異樣的光彩:「也不一定,就沒有其他的辦法!」

所有人的目光,紛紛落在了她的身上。

「你有辦法嗎?」蕭婉一把抓住了步輕煙的手臂,近乎哀求道:「我求求你,無論用什麼方式,只要能救他,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步輕煙輕輕搖頭:「能救他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

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她再次將目光轉移到了余寒的身上,雙目微微眯起。

「適才那司馬無雙,只是一個瞬間,便被吸幹了渾身血肉,相比之下,余寒的實力尚且不如他,按照時間來看,現在的他,應該已經死了!」

她話鋒一轉,繼續說道:「但是你們看,現在的余寒,雖然被那股毀滅的力量包裹,然而渾身上下,卻沒有一處地方被吞噬乾淨!」

「更重要的一點是,你們看他的眉心!」

眾人定睛看去,果然,余寒的眉心處,一道金黃色的符文出現在那裡。

隨著符文散發出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