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四十章 血祭

第一百四十章 血祭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真巧呀,你們都在!」余寒咧嘴一笑,看著那麼多熟悉的面孔匯聚過來,很尷尬的打了一個招呼。

「這個笑話,一定都不好笑!」步輕煙撇嘴道。

余寒本來就有些尷尬的面孔,顯得更加尷尬了起來。

「然而剛剛那一下,你挺爺們兒的!」步輕煙掩嘴輕笑。

能夠看出,這個少女自從那一次事件之後,改變了許多,至少眼中的那份倨傲,已經不見了。

「我本來就是個爺們兒!」余寒一下子坐了起來,哼哼唧唧的說道,很不樂意的瞥了步輕煙一眼。

他目光流轉在一道道熟悉的身影身上,忽然笑了起來:「不過還好,你們都還活著!」

聽到他的話,李歸藏等人也紛紛露出一絲笑容。

蕭婉囁嚅了兩下嘴角,到嘴邊的話,終於還是生生咽了下去。

透過眾人的縫隙,余寒看向二十多名被封印住經脈,看押起來的仙門弟子身上。

「咦?竟然沒讓他們跑掉!」

他眉頭一挑,眼中閃過一絲讚許!

「你們這些傢伙,真是越來越有長進了啊!」

「是步輕煙的提議,不過雖然沒有了司馬無雙和風修羅,這些傢伙的實力也同樣不弱,還是被跑掉了兩個!」李歸藏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

余寒站起身來,朝向步輕煙輕輕點了點頭,然後道:「已經很不錯了,況且都抓住了,也沒有什麼意思,留下兩個給他們通風報信反倒是好事!」

「還有這個,是從李歸藏和風修羅身上拿到的!」

李歸藏將兩個乾坤袋遞到了余寒面前,繼續說道:「裡面一共有三十五顆雪獸內丹,這些傢伙還真沒少獵殺雪獸!」

「我們商量過,與其將這些內丹都分了,還不如成全了你,現在距離十日試煉已經沒剩下幾天,再開始獵殺的話,恐怕會落後。」

「到時候一旦風雪殿開啟,你便比那些仙門弟子少了一些先機!」

余寒點了點頭,這一次沒有推辭,將那些雪獸內丹收了起來。

加上之前他得到的那十四顆,此刻余寒的手裡,已經有四十九顆雪獸內丹入賬。

「乾坤袋裡面的丹藥,都是珍品,大家一起分了吧,距離試煉結束還有三天的時間,我們即將面對的也會越來越艱難,到時候肯定用得上!」余寒嘆息道。

李歸藏也沒有拒絕,將乾坤袋裡面的丹藥取出,一一分給了大家。

余寒一步步的朝向那二十多名仙門弟子走去。

看著對面那緩緩走來的白衣少年,一眾仙門弟子心裡紛紛「咯噔」一下。

原本余寒被那毀滅之眼吞噬,讓他們心中鬆了口氣。

卻不曾想到,他竟然硬生生的抵擋住了毀滅之眼的吞噬,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此刻那些桀驁不馴的仙門弟子眼中滿是恐懼。

好像在他們眼裡,余寒便如同洪水猛獸一般。

「把你們知道的說出來,如果信息有用,我會考慮放過你們一馬,不過名額有限,所以先說出來的,就佔便宜了!」他微微開口。

話音剛落。

一名仙門弟子急忙開口道:「我知道,現在各方弟子,差不多都形成了一個勢力,然後組隊獵殺雪獸,而講武堂弟子」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頓了一下,好像在猶豫這句話是否會激怒余寒,所以沒有繼續說下去。

然而他的身旁,另一名弟子卻目光閃爍,搶先道:「講武堂弟子也紛紛被聚攏到了一起,被仙門弟子驅使著,作為獵殺雪獸的肉盾!」

余寒臉上的笑容漸漸收縮,冰冷的殺機讓兩人同時忍不住一陣脊背發寒。

「你說的消息,對我來說很有用,恭喜你,可以走了!」他一掌拍在最後開口的那名仙門弟子肩膀上,將他的封印解開。

那弟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這麼快就恢復了自由。

等到反應過來之後,不敢再有半分的逗留,迅速的朝向洞口飛馳而去。

余寒的目光落在了之前說話的那名弟子身上,微笑道:「很可惜,你慢了一步呢,所以你的機會,已經沒有了!」

「等一等!」看著余寒眼中漸漸升起的冷漠,他渾身冰冷,急忙開口道:「我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消息,你一定感興趣!」

「噢?」余寒饒有興緻的看了他一眼。

那仙門弟子咬牙道:「如果這個消息沒有價值,你便再殺我也不遲!」

余寒沒有開口,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那仙門弟子微微鬆了口氣,調整了一下語氣道:「我知道沈東玄的消息!」

這一次,他沒有停頓,語速很快:「我們也是剛剛聽說,沈東玄和他帶領的百餘名講武堂弟子,都被莫道師兄他們擒住了,現在正在前往風雪殿!」

「風雪殿?」

余寒皺眉,風雪殿是他們此行試煉的最後一處落腳點。

到時候就會在那裡接受靈光灌頂,然後離開冰雪天玄域。

然而此刻距離試煉結束還有三天的時間,莫道他們為何這麼早就趕過去?

那仙門弟子很乖巧,不等余寒發問,便自顧開口解答道:「聽說,風雪殿並不是平白無故就能開啟的,而開啟風雪殿的條件就是血祭!」

「血祭?」余寒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機。

連帶著周圍的溫度,都在這一刻驟然降低了下來。

那仙門弟子噤若寒蟬,心中正值忐忑之際,卻驀然感覺到渾身一輕!

他驚駭莫名的看向余寒,卻只見對方輕輕揮了揮手!

心中立刻一喜,也如同之前那名弟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