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風和凌洛神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風和凌洛神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那山峰之上的余寒,雙目閃爍著可怕的光芒。

隨著漸漸升騰起來的氣勢,氣息也變得凌亂起來,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

之前在古洞內成功降服了毀滅之眼後。

丹田受到那股毀滅力量的激發,使得他剛剛步入清微中期的境界修為再次產生了一次蛻變。

如今境界凝實,根基沉穩,儼然已經達到了清微中期的巔峰境界。

論到單打獨鬥,如果再遇到司馬無雙,絕對不會如同之前那樣被逼迫的那麼狼狽。

但是此刻,他要面對的卻是兩名與司馬無雙一樣的強者,是奉天道門和東玄宮的二號弟子。

目光所及處,兩人分別坐在巨大的雪獸屍身上,懶洋洋的看著前方的戰場。

嘴角帶著幾分淡然與冷漠。

然而卻沒有任何羞愧和同情。

彷彿此刻被削落頭顱的生命,就像是一隻被踩死的螻蟻般簡單。

余寒咬緊了牙關,目光朝向那三隻雪獸周圍掃視了過去!

「看守講武堂弟子的一共有十一人,雖然修為不強,但是人數卻不少,如果我立刻現身,保不準那凌洛神和一風會暴起反擊!」

「到時候以我一人之力,不一定會是他們的對手,反而會讓其他講武堂弟子也陷入到危險之中。」

「所以不能硬拼,要想辦法混入其中,出其不意,一舉破開缺口!」

想到這裡,余寒的眸子里有隱約的精芒閃爍出來。

他收斂了氣息,朝向下方小心的移動了過去。

好在周圍還有不少低矮的山峰,他的身形隱藏在山峰之間朝向戰場靠近,很好的隱藏住了身形。

幾個起落過後,終於降落在了距離眾人最近的一座山峰旁。

「還有百餘丈的距離,如果就這樣過去,肯定會被發現!」

他看了一眼地面,眼中閃過一道睿智的光芒。

好在這裡到處都是厚厚得不知道蔓延了多麼深遠的積雪,否則還真不知道怎麼靠近過去。

一念至此,不再逗留,掌心光芒涌動,一舉將地下的雪層破開。

同時閃身鑽入到了其中。

余寒不敢催動全部真氣,只能依靠著雙手不斷的動作,在雪地之下穿行。

幸虧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中心的那三頭雪獸身上,加上雪獸不斷咆哮的聲音。

所以誰也沒有發現此刻地下的異狀。

很順利的接近了眾人打鬥的中心地帶,身在數米冰雪之下的余寒,甚至能夠感覺到頭頂積雪的不斷顫動。

「應該就是這裡了!」他眼中精芒閃爍,小心翼翼的朝向上方輕輕靠近。

「呼」

就在這時,一股可怕的力量忽然間從頭頂降落下來。

余寒臉色一變,急忙閃身避開了這道攻擊。

目光所及處,一隻寬厚的腳掌穿透了厚厚的積雪,出現在他面前。

那是一隻雪獸的後腿,因為被講武堂一眾弟子震退。

所以狠狠的踩入到了積雪中,險些將余寒當頭踩了一個稀爛。

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面前那滿是雪白色長毛的後腿,正愁著如何上去的余寒,眼中忽然閃過一抹精芒。

「正愁著怎樣才能混出去,還真是白撿了一個好主意啊!」

說到這裡,他一把抓住了那隻粗壯的後腿。

隨著雪獸的咆哮聲,身體驀然一輕,已經迅速的被從雪地里硬生生的抽了出去。

就在他剛剛掠出雪面的那一刻,一把鬆開摟住雪獸大腿的手臂,在地上不著痕迹的打了幾個滾。

很自然的混入到了人群之中。

因為人數眾多,一風和凌洛神等仙門弟子的視線被阻隔住,所以竟然沒有發現忽然出現的余寒。

然而正在圍攻雪獸的講武堂弟子,卻都看到了那道隨著雪獸後腿甩出的身形。

尤其是看到他的模樣之後。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從驚訝化為了狂喜之色。

余寒朝向眾人使了一個眼色。

這些弟子們立刻會意,紛紛自覺的朝向余寒靠攏了過去。

而余寒也沒有閑著,一面催動真氣,並且將其壓縮到了差不多普通清微中期境界強者的層次,開始與周圍的弟子們一起對抗那三頭雪獸。

「大家聽我說!」

余寒的聲音,傳入到了每個人的耳中。

「不要停止手上的動作!」他告誡了一聲,然後說道:「對方有兩名二號弟子,聯手之下我不是對手,所以正面對戰,我不一定能夠帶你們安全離開!」

「稍後,我會忽然出手,將西北方向打開一道缺口,你們立刻就從那道缺口離開,我來斷後,一旦離開,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回頭!」

「朝向西北方向一直走下去,步輕煙和李歸藏他們會接應你們!」

他一口氣說出了自己的布置,然後目光掃向眾人,得到了他們目光的回復之後,這才深深吸了一口氣。

然而,他卻並沒有發現,身後的人群中,有一雙充滿怨毒的眸子,正看著他的背影。

那眸子的主人,只有一條手臂。

他是桓玄。

「余寒?仙門進入這裡試煉的第一目的就是為了殺你,可是過了這麼多天,你竟然還活著,而且修為還進步到了這般地步,真是厲害啊!」

桓玄暗暗咬牙,臉上的表情複雜到了極點。

也不知道是嫉妒,還是怨恨,或者又是不甘。

一風和凌洛神等仙門弟子,根本就沒有發現忽然出現的余寒,所以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只有桓玄,一直都注視著余寒的動靜。

直到他開始暗暗凝聚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