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只給你一次機會!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只給你一次機會!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周圍變得安靜之極,除了那灌注進來的呼嘯風聲之外,沒有一個人開口。

眾人的目光在余寒和莫道的身上不住的交換著。

似乎都感覺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在他們之間流淌。

「要宣戰了嗎?」

講武堂弟子這邊,也都目光閃爍,帶著幾分擔憂看向余寒。

在他們眼裡,余寒能夠一路走到現在,將仙門二號和三號弟子踩在腳下,從而在這一刻站在了三英的面前。

這已經創造了一個奇蹟!

而如今,面對仙門三英,這一行弟子中的最強者,余寒,還能將這份奇蹟繼續下去嗎?

他們不敢去想,也沒有了之前的底氣。

畢竟,三英的名頭,實在是大得有些離譜。

「對付你們,沒有什麼敢不敢的,就是要看看,值不值得!」

余寒眉頭一挑,看向了莫道,嘴角有一絲淡淡的笑容擴散

莫道目光閃爍著看向他,同時伸手指了指身旁的沈東玄等人:「你不是要救他們嗎?所以這一次,我給你一個機會!」

「噢?」余寒眸子里閃爍出凌厲的光芒:「你有這麼好心?」

莫道聞言不禁哈哈大笑,然而一抹殺機卻在眼底浮現出來:「讓你失望了,我還真沒有這麼好心。」

他目光炯炯,一眨不眨注視著余寒:「殺了我們那麼多弟子,作為他們的師兄,總該給死去的他們一個交代!」

他的聲音開始逐漸轉冷:「所以我只給你一次機會,打敗我,我便可以做主,不僅放過他們,連我身上的雪獸內丹都是你的!」

余寒眉頭一皺,這個機會,的確很誘人!

「余寒,不要相信他的話,一定要爭取到靈光灌頂的機會,我們死不足惜,可如果將前三的位置全部都讓給了他們,那這一次,我們就真的輸了!」沈東玄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多嘴!」

莫道手臂輕輕一樣,沈東玄再次凌空噴出一大口鮮血,倒飛而出,重重的摔落在地。

余寒瞳孔猛地一縮,踏前一步,沉聲道:「如果我輸了呢?」

莫道伸手撓了撓腦袋,然後從腰間解下一塊玉佩,開始把玩起來。

「很簡單,如果你輸了,而且還有命活著,那我只取你身上的雪獸內丹!」

「當然,我會盡最大努力,不讓你活下去!」

步輕煙等人聞言也忍不住臉色一變,莫道這一手可以說聰明之極。

余寒之前便曾經說過,要用所有的雪獸內丹來換取這些人的性命。

然而他非要加上與余寒之間的生死一戰,表面上看是余寒佔了便宜。

因為一旦贏了莫道,不僅救下了沈東玄等人,還能將莫道的雪獸內丹入手。

但他們都清楚,莫道真正目的,並不僅僅是需要雪獸內丹,還想要余寒的性命。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一旦這些講武堂弟子全部都聚集在一起,三百多的數量,絕對是一股不弱的勢力。

到時候即便他們仙門三英再厲害,真正對戰的那一刻,也會遭到強烈的阻撓。

所以此刻這個提議,正好可以規避開這一點。

至少,他有足夠的信心勝過余寒。

而且余寒一旦身死,其他的講武堂弟子,也就不足為懼了。正因為如此,他將這個提議附加在沈東玄等人的性命上面,如此的話,根本不怕余寒不答應。

否則,一旦余寒當真如同他之前所說的那般,帶著這些雪獸內丹一直拖到靈光灌頂的那一刻。

那麼這一次試煉對莫道來說,便是空歡喜一場。

莫道的思維很縝密,然而余寒也也不傻,這些情況,他稍微轉念便已經心中有數。

只是正如莫道所想的那樣,這是一個不容拒絕的提議啊。

「余寒,萬萬不可答應他這個要求!」步輕煙皺眉開口道:「我們大不了拚死一戰,也絕對不會讓他們好過,如果你與他單打獨鬥,恐怕」

她的話還未說完,余寒轉過身來,然後輕輕開口:「對我,就這麼沒有信心嗎?」

「這一戰,總歸還是要來臨的,只不過此刻,稍微提前了一些罷了!」

「所以,真的沒有關係!」

他沒有繼續去看身後那些目光閃爍,充斥著擔憂的講武堂弟子。

他知道,這些師兄弟們都是為了自己的安危才會開口阻止。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的是,即便自己當真如同之前所說的那樣,通過周旋來拖延到最後一刻。

其實也是無濟於事的。

因為眼前的這場戰鬥,不過是一場熱身而已。

真正的血戰,也用不了多久了。

而他此刻最要緊的事情,就是儘可能的保證這些弟子們的安危。

不求他們能夠在那最後一戰的時候幫得上多少忙。

只為圖一個同生共死的心安。

所以他猛地抬頭,目光分毫不差的與莫道對視在了一處:「好,我答應你的提議!」

「好!」莫道踏前一步,周身繚繞著可怕的氣勢。

「這才像一個男人,單憑你能夠做出這樣的選擇,我會盡量給你留下一個全屍!」

余寒搖了搖頭,此刻他沒有去看周圍那些臉色蒼白的講武堂弟子,而是針鋒相對的與莫道對視。

然後微微開口:「很可惜,我不準備給你留下全屍,因為我身後,還有一百名講武堂弟子的冤魂在看著,他們也不希望你就那樣安安穩穩的死去!」

「很好!」莫道哈哈大笑,一步步的朝向余寒走去,周身的氣勢越發的強大了起來。

「如此,那就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