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四十九章 西門清霜

第一百四十九章 西門清霜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巨大的衝擊力震蕩之下,莫道踉蹌後退,連同他掌握的七巧扇,都劇烈的震蕩了起來!

「什麼?」

莫道震驚的看向余寒,這一次對撞所達到的效果,竟然讓他難以接受。

之前的時候只是普通的攻擊,便可以將余寒徹底的壓制。

而如今已經催動了七巧扇,卻反而被對方翻盤!

讓原本想要釋放壓力,從而迅速解決戰鬥的他,臉色變得十分難看起來。

不僅是他,連同他背後的那些仙門弟子,目光也再次變得緊張萬分。

「莫道師兄竟然被震退了!」

「即便催動了七巧扇都被震退了,這個余寒,已經強到這般地步了嗎?」

「莫師兄剛剛說,七巧扇他只可以催動三招,如今兩招已經用完了,卻反而被逼落在了下風,不知道第三招,能不能夠扭轉乾坤!」

而反觀講武堂弟子這邊,則是紛紛目光閃爍,一抹希望從他們眼底浮現出來。

最開始兩人動手之際,余寒處處受到壓制,然而此刻卻硬生生的將劣勢扭轉過來。

即便對方催動了仙門至寶七巧扇,也同樣被他震得接連後退。

所以在他們心中,似乎已經看到了最後的結果!

觀戰的眾人中,只有一衝和西門清霜,目光閃爍之間,似乎多了一些什麼。

「莫道連七巧扇都催動了,卻還如此耗費心機的示弱,有些畫蛇添足了!」西門清霜淡淡的聲音傳來。

一旁的一衝忍不住看了她了一眼,目光在那清冷秀麗的面孔上停留片刻:「你也發現了?」

然後不等她回答,自顧著搖頭道:「何止是弄巧成拙,簡直就是作繭自縛!」

他指著目光閃爍的余寒說道:「那小子,不是普通人,我們能夠看出來,作為對手的他,自然也能夠看出來!」

「然而他卻始終不動聲色,眸子里儘是平靜中帶著幾分囂張的狂妄,只不過你看他的腳下,始終真氣穩健,護住湧泉,可見從未有過半分的放鬆!」

「他是在做戲給莫道看,正如莫道這兩招故意示弱,想要畢其功於第三招一樣!」

「這個余寒,同樣也給莫道下了一個圈套啊!」

西門清霜點了點頭:「莫道是很聰明,只可惜這一次,聰明錯了地方,或許他正是會因為這一次的小聰明而落敗!」

「如果是你,這一戰你會如何?」一衝忽然開口。

西門清霜卻有些訝然的看了他一眼:「你怎麼知道我要出手?」

「因為你沒有不出手的理由!」一衝搖頭苦笑:「而我,也沒有不出手的理由!」

西門清霜輕輕嘆了口氣,帶著幾分冰冷寒意的眸子落在了余寒的身上:「如果我與他一戰,或許只需一招,最多也就兩招吧,拖延的時間越長,越是不利!」

一衝輕輕點頭,比起西門清霜,莫道少了太多的果決。

那余寒心機深沉,絕非等閑之輩,而且手段諸多,頭腦冷靜。

似乎有著極其豐富的對戰經驗。

他往往會在你最不經意的時刻,用出隱藏已久的底牌,從而一舉翻盤。

一衝和西門清霜都看出了這一點。

正如西門清霜所說的那樣,戰鬥的時間拉得越長,對余寒就越發的有利。

所以與他對戰時,絕對不能給他冷靜的機會。

畢其功於一役!

讓他沒有施展那些底牌的機會,如此的話,才有更大的把握取勝。

而此刻莫道的選擇,無疑差了一籌。

故意示弱,並不會讓余寒這等經驗豐富的人中計,反而會給他更加充分的準備機會。

如果不出意料之外,那麼下一招,這場戰鬥就該結束了!

莫道原本有些驚訝的眸子,終於在這一刻化為璀璨的精芒。

七巧扇在半空中划過一道詭異的弧線,可怕的氣息立刻沸騰了起來。

「水之道,波紋鎮!」

排在第三位的黑色羽毛,驀然綻放出一片玄黑色的光芒。

可怕的光芒漫天飛舞,比起之前的風和雷兩道攻擊疊加起來還要強大數倍。

「這一擊,讓你死!」他冷漠的聲音隨著波紋的激蕩擴散開來。

與此同時,半空中,那條黑色的大河彷彿從九天之上傾瀉下來。

一道道波紋隨著水波的蕩漾而沸騰起來!

余寒腳下接連踏出,身形不住的後退,同時他目光閃爍。

果然,與自己想像的一般無二,七巧扇的實力,絕對不僅如此。

這莫道,之前一直都在示弱。

其目的就是為了麻痹自己,好為了這一擊做準備。

只是可惜,他還是太過小心了。

其實,根本不需要這麼麻煩的。

余寒心中微微嘆息,掌心接連打出一道道光芒。

每一道光芒觸及到那漆黑如墨的波紋,都迅速的被衝擊的粉碎一片。

莫道的這一擊,竟然內含波紋的震蕩之力。

與其對撞,並不單純是最直接的對抗,那些波紋的震蕩力量,會從內部一點點的將所有人的攻擊徹底瓦解。

「好厲害的攻擊!不過,這一次,只能算你倒霉!」

急速後退之中,余寒雙手緩緩舉過頭頂。

一抹森冷的氣息立刻在他周圍充斥。

與此同時,一彎新月在他頭頂出現,清冷的月光灑落下來。

所過之處,燃燒起一層淡淡的白色火焰。

火焰原本是一種產生灼熱屬性的光芒,然而這一刻新月所釋放出來的火焰,卻出奇的冰冷,彷彿要將一切凍結一般。

他雙手托著那一彎新月,悄無聲息的迎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