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可以做你的道侶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可以做你的道侶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西門清霜的劍,宛若一條靈蛇,洞穿了虛空,然後蜿蜒而下,朝向余寒籠罩過去。

看著那道蘊含著冰冷氣息的劍氣,余寒再次想到了子魚。

子魚的劍氣,是冰冷之中帶著一絲懵懂的純凈無暇。

而西門清霜的只是單純的寒冷。

而且是一種讓人透徹心扉的寒冷。

感覺到那迎面而來的可怕劍氣,余寒嘴角的寒意越來越盛。

這少女,從一開始就想迅速的結束戰鬥。

所以招式施展出來的時候,根本沒有絲毫的留手和試探,全部都是最終極的神通。

面對著這迎面而來的一劍,他雙目微微眯起,雙手從身體兩側緩緩向上平托而起。

兩隻手掌心,各有一彎新月浮現出來。

隨著兩彎月牙冉冉升起,清冷的白焰將他周身盡數籠罩。

余寒的雙眸,同時升騰起兩道白色的火焰,靈動脫跳。

「二月焚天!」

淡淡的聲音響起!

那兩彎新月同時綻放出無窮無盡的清冷火焰,所過之處,空間劇烈的扭曲。

刺骨的寒意讓原本就被西門清霜劍氣所充斥的大殿更加的冰冷起來。

不少修為低下的弟子,都忍不住蜷縮了起來,開始催動護體真氣抵擋。

然而如同沈東玄那樣被封印了修為的一眾講武堂弟子,因為無法以真氣來抵擋住寒冷。

在劇烈的寒意籠罩之下,渾身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這套神通,果然還未達到極限,余寒啊余寒,你還真是讓我驚喜呢!」一衝目光閃爍。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視下,那兩道看似普通的彎彎月牙,就那麼與西門清霜的劍氣對撞在了一處。

劇烈的爆破之聲傳來,可怕的氣勁在兩人之間往複回蕩。

余寒咬緊牙關,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隨著真氣不斷鼓盪,他的臉色愈發蒼白起來。

而西門清霜也不好受,二月焚天的力量,擁有著一股不下於她的可怕氣息。

最初在旁邊眼看著余寒與莫道之間的戰鬥,雖然在點滴的評價中,也充滿了對余寒深深的戒備。

但此刻當真在這種情況下交手,她才切實的感覺到了余寒的恐怖。

以清微中期境界,爆發出這等可怕的實力,再加上他的出身,此人若是能夠逃過這一劫不死,必定會成為為仙門的頭號敵人。

怪不得連玄宗和倚天教的人都栽在了他的手裡,這份實力,已經不能用可怕來形容了。

西門清霜毫不懷疑,如果兩人處在相同的境界,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即便此刻,在超出對方一個等級的情況下,她依然感覺到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壓力。

「你的手段真是不錯,如果不是之前與莫道一戰傷勢未愈,只怕還真會被你翻盤!」

西門清霜目光閃爍的看著余寒,然後說道:「給你一個機會,加入我奉天道門,我做主給你最好的修鍊資源。」

「這麼快就開始收買人心了嗎?」余寒咧嘴一笑。

目光肆無忌憚的在她姣好的身材上打量著:「如果再加上一點籌碼,我或許還能考慮一下!」

他這句話,意在激怒西門清霜。

然而下一刻,西門清霜的回答卻讓他目瞪口呆:「一切隨你,倘若你可加入我門,我可以答應成為你的道侶!」

西門清霜的這句話,讓周圍的眾人,甚至包括一衝在內,都忍不住眉頭緊皺。

一抹寒芒在他眼底一閃即逝。

對於西門清霜這樣的絕世佳人,再加上超絕的身份地位。

幾乎是三大仙門所有優秀弟子心中的偶像。

那是只能夠在心中生出無盡遐想,卻連付出實際都不敢的存在。

然而此刻她卻說,只要余寒加入奉天道門,便甘心做他的道侶。

這讓一直傾心於她的所有人都難以接受。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

其實西門清霜的這個回答,讓余寒同樣也難以接受。

「似乎……和想像的不太一樣啊!」他有些苦澀的搖頭自語。

不過雙手催動二月焚天卻沒有絲毫的停滯,可怕的光芒在雙手之間不斷的蒸騰。

「我想你有些誤會了,我想要提的條件,並不是為了我,因為我還真沒看上你!」

他嘴角再次浮現出那熟悉的溫柔:「雖然你的氣息和她差不多,但本質卻差了太多,和她相比,你即使倒貼,我覺得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不過我有個兄弟,應該會喜歡你!」

他想到了丁進,繼續說道:「不過以你的身份,只能做個小妾了!」

「呼——」

所有仙門弟子幾乎都沸騰了起來,心中的女人被折辱,甚至讓他們忘記了對面余寒的可怕。

「你在說什麼?竟敢如此褻瀆西門師姐?師姐暫且退下,這一次我拼了命也要將他斬殺!」

「就是,此子竟敢這般口出狂言,其心可誅!」

面對著驚濤駭浪般狂涌過來的聲音和謾罵,余寒忍不住眉頭一跳。

「還真是低估了這少女在仙門弟子心中的地位啊!」

而作為當事人的西門清霜,此刻臉上依然是那副無喜無悲的表情,目光帶著幾分寒意注視著余寒。

「虛真偽!」

見到她的模樣,余寒忍不住冷哼道:「明明很憤怒,卻還非要硬撐著如此冷漠的表情,你這份虛偽,是做給其他人,還是做給自己看?」

「所以我說的一點都沒有錯,雖然你和她都是同樣的惜字如金。」

「但唯一不同的是,她是真的不想說,而你是想說又強忍著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