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五十二章 突施辣手

第一百五十二章 突施辣手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西門清霜纖細的身形倒飛而出,凌空噴出三大口鮮血,凄慘至極。

但是余寒卻並沒有追擊,眼中閃過一絲可惜。

適才他在一連串的反擊之下,迅速的逼近到了她的面前,凝結出一個小型的八卦靈輪陣。

原本是想要在這一擊之下,就要了西門清霜的性命。

然而可惜的是,就在那六卦輪盤印在她胸口的那一刻,她的胸口出現了一道細不可查的冰甲,看上去很羸弱,卻有一股可怕的氣息流轉。

正是那一層冰甲,抵消了六卦輪盤大半的力量,也護住了西門清霜的性命。

而幾乎就在她倒飛而出的那一刻,早在一旁觀看的一衝身形騰空而起。

同時,一股可怕的氣息瞬間將余寒籠罩在了其中。

他知道,如果繼續追擊西門清霜,只怕不僅殺不了對方,連自己也會隕落當場。

連續催動數道可怕的攻擊,已經讓他幾乎油盡燈枯。

如今再加上壓制下去的傷勢,如果此刻與一衝一戰,只怕連一招都接不下。

所以他退回到了眾人之間。

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一臉不敢相信的西門清霜。

「你的賭約,也該兌現了吧!」

莫道的七十多顆雪獸內丹已經落入他的手中,如今余寒手裡的內丹數量,已經遠遠超過了西門清霜和一衝。

如果西門清霜再將她自己的內丹交出來,余寒手裡的雪獸內丹,將會暴漲到一個可怕的數目。

「給他——」

西門清霜的聲音有些疲憊,張手一揚,百餘顆雪獸內丹化為一道線柱,堆落在了余寒面前。

「清霜!」一旁的一衝眼中充斥著擔憂,能夠看出,此刻她情況並不好。

西門清霜揮了揮手:「技不如人,無話可說,我要療傷了!」

說完,竟是不再理會一衝,兀自坐倒下來,開始運轉功法來恢復傷勢。

余寒心中有些發苦,此刻西門清霜做的事情,也正是他想做的。

只是這個一衝,或許不會給他這個機會啊!

果然,他心裡剛剛生出這個念頭,一衝的聲音便傳遞了過來:「我記得,她還答應過你,如果你贏了,會還給你一些人。」

「我們仙門,從不食言!」

話音落,大手一揮,又是三十多人從那些俘虜的陣營之中被甩出,降落在了余寒的面前。

一衝目光閃爍著看向余寒:「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調息,然後再來一戰!還是老規矩,贏了我,我身上的雪獸內丹也是你的,再加上他們!」

他伸手指向了最後剩下的三十多名俘虜。

余寒心中一動,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好,我答應你!」

他回答得很乾脆,同時看向掉落在身旁的講武堂弟子說道:「都趕緊回去吧!」

一道道身影從身旁走過,紛紛朝向他投遞過來感激的目光。

余寒心中也忍不住有些欣慰,即便此刻渾身酸痛,然而既然已經到了這樣的程度。

那就能救多少救多少吧!

就在這時,一道經過他身旁身影忽然腳步一輕,朝向前方撲倒了過去。

「小心一些!」

余寒眼疾手快,一把將那無力低垂著頭顱的身影扶住。

然而就在此刻,他心中忽然生出一絲莫名的警惕。

「不好!」

腳下幾乎瞬間發力,朝後急速暴退了出去。

一隻手掌卻比他還要快,掌風如影隨形,印在了他的胸口。

「噗——」

余寒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胸口如同被大錘狠狠擊中一般,可怕的力量瞬間涌遍全身。

他重重的摔落在地,不可思議的看著那道身影。

「余寒——」

事發太過突然,步輕煙等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過來!

余寒已經重傷著跌落到他們身旁!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們迅速的收攏,將余寒圍在了中心。

「反應真是不慢!」那低垂的頭顱終於漸漸抬起,露出一張有些扭曲,卻又熟悉的面孔:「可惜沒有要了你的性命!」

「宋天行!」

與此同時,眾人終於看清楚這張面孔的主人,赫然正是此刻內院英雄榜排名第一的宋天行。

看著那道熟悉的身影,步輕煙的臉色一陣蒼白。

他終究還是讓自己失望了,在這種情況下朝向余寒出手。

雖然並未將他擊殺,但她卻清楚,從這一刻,宋天行便再也無法成為無數內院弟子敬仰的大師兄了。

「沒想到,你竟然會變成了這般模樣,宋天行,你太讓我失望了!」步輕煙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

因為此刻,她覺得為了宋天行而流淚,是那麼的不值得。

宋天行淡笑著看向她:「我和余寒之間,註定只能活下去一個,不過現在看來,活下去的將會是我,輕煙,到我身邊來,那個余寒已經完了!」

步輕煙帶著幾分嘲笑的搖了搖頭!

以前的時候,即便排名只差了一位,她看向宋天行的目光也是帶著幾分崇拜的。

然而此時,宋天行那張幾乎充斥在她整個世界的面孔,竟是如此的厭惡。

「你可知,余寒如果有事,你面前這些講武堂的弟子,都將會死,連你也一樣?」她的聲音愈發的冰冷起來。

聽到這句話,宋天行的臉色越發的扭曲起來。

「你們之所以如此看重他,就因為他無數次救了你們,然後你們就天真的以為,他會帶著你們走到最後的勝利!」

「簡直就是笑話!」

他咬牙看向步輕煙,連笑容看起來都帶著幾分猙獰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