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五十三章 母蓮子

第一百五十三章 母蓮子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此刻的余寒,胸口劇烈的翻騰起來,肋骨不知斷了多少根,口中的鮮血從未停止過噴洒出來。

劇烈的痛楚之下,他握住母蓮子的手臂微微顫抖。

然而目光卻堅定之極!

他從未想到過放棄,即便此刻已經瀕臨隕落,依然不會!

艱難的將母蓮子吞入口中,一股無匹的精華之力瞬間涌遍全身。

他目光閃爍,幸好這隻蓮蓬沒有讓他失望,裡面竟然藏著一顆母蓮子。

否則這一次,當真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母蓮子,是一整株至尊法蓮的精華,幾乎一百株至尊雪蓮成熟後,才有一株能夠孕育出母蓮子的。

好在這百分之一的幾率讓自己遇到,從而在這一刻,擁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感受到體內近乎澎湃起來的恐怖藥力,余寒全力催動著殘餘的真氣,將其導入到了經脈之中,開始恢復體內的傷勢。

他的傷勢十分嚴重,甚至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最初與莫道一戰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受傷,只是為了應付西門清霜,強行將這些傷勢壓制住。

然而西門清霜的強大,卻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而且從最開始的時候,少女就沒有給他絲毫喘息的機會,一出手就是最強大的神通碾壓。

所以那些傷勢越積越多,也越來越嚴重,險些無法壓制。

好在他堅持到了西門清霜落敗的那一刻。

只是沒想到的是,就在贏了這一場比試之後,橫生事端。

那個宋天行竟隱藏在了一眾講武堂弟子中,從而在猝不勝防之下,給予自己最沉重的一擊。

不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如今母蓮子的藥力飛速被煉化,融入每一寸血肉之中。

在那幾乎浩瀚的本源精華修復之下,他的傷勢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

無數講武堂弟子將他緊緊的守護住,也擋住了外面那些仙門弟子的視線。

所以無論是激戰中的宋天行和一衝,還是偷偷看向這裡的其他仙門弟子。

都不知道余寒此刻的狀態。

而就在余寒全力催動母蓮子的藥力進行療傷的同時,一衝與宋天行之間的戰鬥也終於開始。

煉化了仙人手骨,宋天行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極其可怕的程度。

即便面對一衝排山倒海般的攻勢,依然不斷的催動那隻仙人手骨進行化解。

即使稍微落入下風,短時間內卻不會有事。

「蓬——」

劇烈的震蕩之中,兩道身影一觸即分,分別朝後飛退出去。

宋天行臉色蒼白,踉蹌著後退,仙人手骨不斷綻放出一道道七彩仙芒,將他繚繞在中間。

而一衝也倒退了數步,雙目微眯著看向了宋天行。

「沒想到講武堂內院除了余寒之外,還有你這樣的弟子,真是了不起啊!」

他帶著幾分玩味般的看著宋天行:「只是可惜,如果你們兩個聯手,這一次大戰到如今地步,勝負還存在著幾分撲朔迷離!」

「然而你卻如此選擇,將講武堂生存下去的希望徹底斷送,愚蠢之極!」

「這個不用你管!」聽到一衝的諷刺,宋天行睚眥欲裂,牙齒也咬得咯咯作響。

「但是你說的,我並不贊同!」他目光閃爍著一道道精芒:「只要殺了你,那結果就不會有任何的變化了!」

隨著聲音逐漸響起,他微微抬起右手,一道道七彩霞光自那右手之上流淌出來。

神聖的氣息不斷流淌出來。

看著那隻手臂綻放出來的氣息,一衝雙目微眯:「怪不得會有如此強悍的力量,竟然被你煉化了一隻仙人手骨!」

「眼神不錯!」宋天行咧嘴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那就試一試,這手骨的力量吧!」

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貼著地皮急速飛掠而出!

隨著身體的前沖之勢,猛地一拳轟出!

七彩霞光立刻化為一片眩目的光華,將一衝整個都籠罩在了其中。

繼而,那些七彩霞光在半空中凝結,形成一隻巨大的七彩拳頭,狠狠碾壓下來。

「仙人骨,一拳裂天!」

拳芒籠罩的範圍內,不斷產生劇烈的音爆,將空間扭曲得不成樣子。

雖然比起「裂天」還有不小的差距,但此刻這一拳產生出來的效果,卻極其驚人。

「就這點本事嗎?」

一衝冷哼一聲,同樣也是一拳轟出,拳抬頭表面,忽然出現了一層淡淡的黑氣。

那些黑氣之中,隱約的波紋流轉不定,繼而形成一道道璀璨到了極點的光芒!

「轟隆——」

兩隻拳頭,在半空中劇烈的對撞在了一處。

一個便如同七彩霞光繚繞的仙人之拳。

另外一個,卻好像是從九幽地獄探出的陰森鬼拳!

兩股截然不同的氣息劇烈的交鋒,彼此進行著最直接的爭奪。

碎裂的氣息不斷肆虐,從而漸漸衍化成一抹微不可查的碰撞,相互消磨著。

一衝目光閃爍,隨著真氣不斷注入,操控著這隻拳頭迅速的暴漲,力量也越發的強橫。

宋天行則是咬牙堅持,全力催動仙人手骨,將裡面的力量分毫不剩的催動出來。

真氣不斷產生著巨大的爆炸!

「給我爆!」

一衝忽然暴喝一聲,拳頭再次朝向前方狠狠的遞進幾分!

一股無與倫比的巨力轟然降臨下來,形成一片眩目的光芒,流轉著妖異而又可怕的氣息!

在那股力量的鎮壓之下,宋天行踉蹌著後退,每退後一步,仙人手骨上面籠罩的七彩光幕便搖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