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全力一戰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全力一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兩人之間,一股無形的氣息在蔓延,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他們的身上。

一衝目光微眯,看向對面那道白色身影。

不得不說,拋開敵對的關係,余寒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也感覺到了佩服。

作為仙門的核心弟子,他們心中一直所戒備的,只有講武堂的十三名核心弟子。

除此之外,像是內院所謂的英雄榜所謂的強者。

其實不過就是一個笑話而已。

彈指間便可毀滅!

然而這一次試煉,講武堂竟然放棄了讓核心弟子參與,反而派出了內院的精英。

對他們來說,除了暗暗提防講武堂會不會暗中使詐之外,更多的還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天玄鏡最後的靈光灌頂上。

如果不會橫生事端,那麼這一次試煉的前三名,就是他們仙門三英。

只是沒想到,講武堂內院會有這樣一個弟子橫空出世。

幾乎憑藉著一人之力,將三大仙門的阻攔一個個的踩在腳下。

最後來到了這裡,硬生生的將莫道和西門清霜趕下了神壇。

他的成長,一衝看得真切。

之前在那英雄榜擂台上與韓鐵衣等人一戰的時候,以一衝的實力,能夠完全將其碾壓。

但這短短的十日之內,眼前這個叫做余寒的少年,已經擁有讓自己都感覺到威脅的實力。

他微微嘆了口氣:「如果不是敵對關係,我真不願意殺你,即便我東玄宮,已經有數名核心弟子都死在了你的手上。」

他沒有說謊,這是對強者的尊重。

余寒微微點頭,眸子里掠過一道光華:「你似乎忘記了一個理由,還有西門清霜!」

一衝無奈的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你說的不錯,我很嫉妒清霜對你的態度,所以這一戰,與她也有一定的關係!」

他的坦誠也讓余寒生出幾分好感,然而這分好感,並不能阻礙住兩人之間這生死一戰。

所以他目光閃爍著看向了一衝:「如果我贏,會盡量留你的性命!」

「我也一樣!」一衝嘿然一笑,緩緩伸出手掌。

兩隻手掌在半空中輕輕拍了一下,與他們的身形一樣,一觸即分!

然後瞬間退出了十多米劇距離。

兩股同樣可怕的殺機在彼此的身上流轉,使得周圍的空間都似乎冷清了下來。

「終於到了這一戰嗎?」步輕煙等人煙波流轉,看著氣勢升騰的兩人,目光中帶著深深的擔憂。

一衝是三大仙門的一個傳奇人物,從那傳奇一戰之後,便很少出手。

而且即便出手,也從來不會展現出真正的實力。

因為同輩弟子之中,沒有人值得他施展出所有的手段!

所以一衝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什麼樣的程度,甚至連東玄宮的弟子都不清楚。

作為講武堂的內院精英弟子而言,他們也同樣擔心餘寒。

一雙雙眸子帶著幾分期盼,一眨不眨的注視著那道白色身影。

相比於講武堂弟子的沉默,東玄宮,甚至包括其他仙門弟子則是一臉的快意。

對他們而言,仙門三英是一個神話。

然而一衝則是仙門三英的神話!

一個永遠不敗的傳奇!

他們的目光,帶著幾分憐憫看向了余寒,同時也帶著幾分寒意。

「這一戰之後,講武堂的傳奇也該終結了,這個余寒,幾乎以一人之力將他們整個三大仙門逼入到了空前的絕境之中。」

「此人若是不除,三大仙門將會永遠活在他的黑暗之中!」

好在,一衝師兄親自出手了。

看著相視而立的兩人,還未出手,一道道無形的氣勢已經相互對沖在了一處!

一道道波紋光暈在蕩漾,那是兩人的氣勢對撞在一起而產生的餘波。

「好精純的劍意,沒想到你雖然修鍊了諸多神通功法,真正達到爐火純青的,卻是所有神通中最不起眼的劍意!」

感覺到余寒身上不斷傳遞過來的鋒銳氣息,一衝目光閃爍。

余寒沒有開口,對方的話卻讓他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從齊州來到這裡之後,即便凝聚出的僅僅是一株草的武魄!

然而在那座小山上,最後那株草破開虛空的那一刻,卻在他體內留下了一道不可磨滅的劍道深意。

這才是他的根本。

只不過這麼長的時間,自己一直都追求著實力的進步,從而應付一個又一個難纏的對手,修鍊的神通和手段越來越龐雜。

而真正的本質劍意,卻擱置了下來。

一衝說的沒有錯,卻也在這個時候,點醒了他。

「謝謝!」

他由衷的開口,率先動作。

在這種兩人相互以氣勢試探的過程中,並不是誰先出手就會佔據先機。

相反,誰先出手,便會落入到了下乘!

因為兩人都處在了一種特殊的警惕之中,無論誰先出手,對面的人會在超強的警惕之下,洞悉這道攻擊的主要手段。

從而一擊破開,搶佔先機!

一衝眼見著余寒出手,眼中同樣也閃過一絲讚許。

自己適才那句無心的話,讓對方似乎感悟出了什麼,所以出於感激,他放棄了先手而先一步出手,是為了還自己的人情。

「鏘——」

凌厲的嗡鳴之聲響起,余寒的攻擊很普通,是四劍合一!

太虛、太陰、太陽、太沖!

四道劍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只是這一次,依靠著適才的頓悟,這許久都沒有使用的一招,威力竟然增加了不少。

一劍刺出,余寒也忍不住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