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五十八章 饒你一命

第一百五十八章 饒你一命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隨著一衝話音落下,頭頂那尊玉符,已經暴漲到了二十多米長度!

那巨大的「滅神」二字,流轉著一股近乎可怕的氣息。

正如他所說的那樣。

滅神一出,萬物皆滅!

還未催動出來,無邊的壓力已經讓余寒忍不住臉色蒼白。

「他能接的下嗎?」步輕煙等人已經退到了緊貼著大殿的牆壁,饒是如此,護體真氣依然忍不住搖曳不定。

李歸藏等人也都露出一股深深的擔憂。

而在一衝催動滅神符的那一刻,沈東玄等人身上的封印便已經被那股力量沖開。

如今也紛紛退回到了自己的隊伍之中。

仙門之中沒有人阻攔。

因為一衝沒有反對,他是想要給余寒一個沒有後顧之憂的決戰。

所以這一刻,無論勝負,都刻意釋放了沈東玄等人!

沈東玄也同樣握緊了拳頭,看著那道在狂暴的毀滅力量中,猶如一葉扁舟般飄搖的白色身影,心中生出了一絲無力的愧疚。

「呼——」

這一刻,余寒終於動了!

他雙腳輕輕一踏地面,恐怖的力量以他為中心,朝向四面八方擴散了開來。

頂著滅神符那股無與倫比的巨大壓力,一道道劍芒從體內迸發而出!

與此同時,他的頭頂,一根通體金黃的小草冉冉升起!

「那是……一株草?」

「是他的武魄嗎?」

「擁有如此實力的少年強者,竟然僅僅是一株草的武魄?」

太多難以置信的聲音傳來。

連同仙門三英在內,都忍不住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余寒。

武魄是一扇大門,同時也證明著未來所能夠達到了的程度。

所以武魄品級低下的,從一開始就被門派淘汰了。

而像是余寒這樣,凝聚出品級最低的一株草武魄,根本不會得到任何門派的重視。

他們相信,講武堂也同樣如此。

然而這個擁有一株草武魄的少年,竟然在這種逆境之下,一步步成長到了這般地步。

甚至站在了最後的戰場上,與三大仙門年輕一輩的最強者進行激烈的交鋒,無論這一戰成敗,單單如此,余寒已經得到了所有人的欽佩。

一衝目光複雜的看著余寒頭頂的那株小草,雖然不知道此刻他為何要將武魄激發出來,但是這株草上面所蘊含的氣息,卻是最直觀的傳遞過來。

那是一種不屈的意志。

隨著小草搖曳著柔弱的莖葉,一道道鋒銳無匹的劍意綻放出來。

這株小草,絕對不是普通的小草。

所以他不敢小看余寒這還未施展出來的一招,單手猛地揚起。

頭頂那尊已經凝聚成型的滅神符,轟然翻轉,帶著劇烈的轟鳴之聲,朝向余寒鎮壓下去。

「呼——」

余寒的眸子猛地亮起,修長的手掌緩緩探出。

在所有人近乎驚訝的目光中,一把握住了頭頂那株小草!

「摘魄!他瘋了嗎?」

包括講武堂弟子在內,見到余寒摘魄的只有一個人。

她是子魚!

其他的甚至包括沈東玄在內,也不知道這才是余寒真正最終的底牌。

所以連同他們看到余寒一把將武魄拽下來的時候,心裡都忍不住狠狠一跳!

然而卻已經來不及阻止!

余寒握住那株纖細的小草,口中狂噴出大口的鮮血!

他目光堅定之極,揮舞著那株小草,朝向半空中翻騰過來的滅神符斬落下去!

「都摘魄了嗎?為了這些人,選擇如此,真的值得嗎?」

一衝都忍不住帶著幾分可惜的看著余寒。

這套神通並不是什麼秘密,而且是仙門弟子首創出來,所以知道這一招的人不在少數。

只是能夠有魄力施展出這一招的,除了當年那個創造出這一招的仙門弟子,再無其他。

這是若干年後,他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摘魄。

據說,摘魄一擊後,力量絕對達到了恐怖的程度!

所以,他們的心紛紛提聚了起來,看向半空中,那株小草衍化出來的劍芒,劈斬在了巨大的滅神符上!

余寒的手臂微微顫抖,然而目光卻堅定之極!

對他而言,這已經是第三次施展出這一招!

第一次施展的時候,險些隕落。

而第二次,直接昏迷了十多天,最後還是被子魚送回了劍閣長老那裡。

而此刻,則是第三次。

他沒有退路,更加沒有人站在身後,只有自己一個人,手握著那株小草,斬破了蒼穹!

「轟——」

兩道強橫到了極點的攻擊,終於在這一刻相互對撞在了一處!

繼而,無窮無盡的可怕力量在瘋狂的肆虐!

一衝目光閃爍,眼底有一絲駭然之色浮現出來!

目光觸及之處,他赫然發現,那巨大的滅神符,竟然被看似不起眼的小草,一舉劈入其中。

小草那柔弱的草莖,此刻便如同世界上最鋒利的神劍,無堅不摧!

「絲——」

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那一幕。

隨著滅神符被一株草武魄切開,那道裂紋越來越大,終於再也支撐不住,轟然破碎了開來。

一道纖細的光芒一閃即逝,將一衝籠罩在了其中!

「完了!」

感受到那道鋒銳的劍氣迎面而來,他心底一片冰涼!

然後透過漫天散碎的光芒,看到了對面那臉色蒼白,卻帶著一絲笑意的余寒。

他微微閉上了雙眸,此時此刻,他不怪任何人。

更加不怪余寒!

戰鬥到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