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六十七章 絕境

第一百六十七章 絕境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看著那兩道急速飛馳而來的身影,余寒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同時心中也生出了幾分苦澀。

「看來這一次,是上天要亡講武堂啊!」他閃爍的眸子里,跳動著一抹無奈和辛酸。

但是更多的,還是疲憊。

行雲長老的瞬間隕落,讓原本激戰的雙方都停止了繼續打鬥,似乎不敢相信,這突然間發生的變故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後那個如同泰山北斗一般的行雲長老就消失了。

無論是仙門眾人,還是講武堂的長老和弟子,此刻眼中全部都是深深的難以置信。

西門清霜站在一個角落中,美麗的眸子一直都暗暗注視著余寒。

從行雲長老開始隕落的那一刻起,余寒的周圍便已經沒有了其他人。

那個時候,她便想著要突然暴起,一舉將他擊殺。

只是當時有過幾分猶豫,不敢太過冒險。

畢竟連行雲長老那樣的強者都隕落了,如果那小子還有什麼底牌的話,自己根本無法抵擋。

就這麼思量之間,步輕煙和沈東玄等人紛紛趁著這個空檔飛奔過來,將余寒守護了起來。

而那些講武堂長老也自動站立在了余寒的身側。

讓她徹底的失去了這個機會,眼中跳動著一絲可惜。

「將療傷丹藥集中起來,全力相助余寒療傷!」護鏡長老微微開口道。

余寒有些慘然的搖了搖頭,目光同時看向了那兩道越來越近的身影,搖頭道:「恐怕已經來不及了!」

適才行雲長老曾經說過,瓊華派和奉天道門的兩名大長老也會聯袂而來,所以此刻這兩道身影的主人已經呼之欲出。

他雙目微微眯起,搖頭嘆了口氣:「剛剛殺了行雲的那一招,不是我自己的力量,而是一件隱藏在身上的至寶,只能施展一次。」

「這一次,恐怕我們真的是在劫難逃了!」余寒沉聲說道:「長老,讓弟子們,不要再做無所謂的犧牲了!能逃命,就都逃命去吧,這樣隕落了,不值得!」

護鏡長老重重的點頭,然後看向那些低下頭顱的內院弟子:「余寒的話,大家都聽到了!我們的任務,早就已經完成了,如今只是一個信念在堅持,所以,都散了吧,能逃多少就逃多少吧,只是一定要記住,無論今後身在何處,都不要忘了自己曾經是講武堂的弟子,這就夠了!」

他轉過身來,不等那些弟子們回答,再次看向余寒:「其他幾名長老會協助你療傷,我先暫時抵擋住他們兩個,儘可能的給你創造一些時間!」

余寒渾身一震,適才行雲長老的實力有目共睹。

即便自己全力催動一劍誅神陣,也很難將其擊敗。

但是現在護鏡長老卻說要以一人之力暫時抵擋住兩名仙門大長老。

他心中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隨即明白了過來,輕輕點了點頭。

沒有多餘的廢話,直接進入到了修鍊之中,大乾坤訣全力催動,藉助那股力量開始療傷。

而此刻,仙門弟子看著那兩道迅速掠近的身影,紛紛渾身一震。

「果然,三大仙門的大長老,全部都到齊了嗎?」行知和上官長老皺起了眉頭。

同時心中也湧起一絲苦澀。

如果他們問到行雲長老,要怎樣回答?

這是一個根本無法回答的問題啊!

思量之間,那兩道身影已經掠過了虛空,降臨到了他們面前。

「行雲長老,還沒有到嗎?」瓊華派大長老微微開口道,同時雙目微微眯了起來!

行雲長老是比他們兩個先一步出發的,如今應該先一步到達了才是,但卻遲遲沒有現身,這讓兩人同時泛起了一絲狐疑。

然後目光落在了行知和上官等人的身上!

眼見著兩人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似乎有什麼事情瞞著他們一般。

瓊華派的大長老不禁臉色一變,怒道:「上官,你幾乎將我們瓊華派都毀滅了,現在還吞吞吐吐的做什麼?真想讓我直接出手毀滅了你嗎?」

「噗通!」

上官長老一下子跪倒在地,接連叩首不已:「大長老息怒,屬下絕不敢有半分的隱瞞,只是行雲長老此事,太過蹊蹺,屬下也不知該如何回答!」

「蹊蹺?」

瓊華派大長老眉頭微微一皺,看向上官長老,聲音也逐漸轉冷:「將你看到的,一五一十的全部都給我講出來!」

上官長老不敢有半分的隱瞞,將行雲長老到來之後,與催動一劍誅神陣的余寒之間相互爭鬥的情景,幾乎一絲不差的還原出來。

雖然遺漏了一些細節,但總體卻沒有什麼偏差!

等到說完,瓊華派和奉天道門的兩位大長老同時臉色一變,相互對視了一眼。

「你說的,可是真的?」

他微微開口問道,眸子里有隱約的精芒流轉。

如果上官說的是真的,那麼很可能行雲長老已經隕落了。

上官不敢怠慢,急忙點頭道:「屬下所言句句屬實,不僅是我,其他弟子們也看到了,大長老可逐一進行詢問!」

然後,他伸手指向了講武堂眾人中心。

「那個叫做余寒的小子,雖然算計了行雲長老,可本身也受到了沉重的傷勢,現在正在講武堂的看守之下進行療傷!」

兩名大長老冷哼一聲,一股無形的氣勢蓬然爆發而出,朝向講武堂眾人當頭罩落下去。

「哼!」

那講武堂眾人之中,同樣也有一聲冰冷的哼聲傳來。

卻是護鏡長老,他一步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雙臂輕輕一振,各自有一道金黃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