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三級陣師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三級陣師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呼——」

無匹強橫的氣息,就在那道符文沒入之後,近乎瘋狂的沸騰了起來。

與此同時,八座金門光芒搖曳,巨大的門戶竟然齊齊張開。

露出八個金色的通道。

看著那不知道延展到何處的金色通道,余寒的臉色卻是驀然大變。

「嗡——」

讓人心神震顫的嗡鳴之聲從那通道之中傳遞而出,運轉著一種不寒而慄的氣息。

「鏘——」

利刃出鞘的聲音傳來。

好像在心底響徹!

那是一股湮滅的氣息,帶著滅神殺仙的可怕光芒席捲而出。

每一道光門之中,都有一把大劍探出頭來。

「這股氣息……」

余寒眉頭緊皺:「不能繼續耽擱下去了,一旦那八把大劍全部激發出來,我將根本無力抵擋!」

他抬頭看向那閃爍著光芒不斷運轉的玉簡,眼底有一絲精芒划過。

「拼了!只能賭一賭!」

依稀記得,適才血燃就是通過那道玉簡來操控陣法的。

努力了這麼久,他一直都在陣法之中尋找突破的痕迹。

或許從一開始就錯了。

這一座以玉簡刻畫出來的大陣,真正的陣眼並不在陣法之中,而是那枚玉簡。

殘留下來的道紋,一瞬間狂涌而出,前赴後繼的湮滅在了無邊的劍意籠罩之下。

余寒的臉色愈發的蒼白了起來。

隨著一條條道紋被崩滅,心臟處不斷傳來一陣陣絞痛,彷彿被切割了一般。

終於,在損失了大量的道紋之後,只剩下百餘條,從八門戮仙陣中脫離而出。

離開束縛的百餘條道紋,幾乎沒有任何停滯,便在余寒的操控之下,朝向那枚玉簡籠罩了過去。

與此同時,那八把大劍,終於全部從八座光門之中探出頭來。

八道毀滅的氣息,幾乎將他所有的退路全部封死,根本避無可避。

「毀滅之眼!」

「劍意星河!」

「二月焚天!」

「八卦靈輪陣!」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余寒將所有最強大的神通,甚至包括六卦層次的八卦靈輪陣都施展出來,形成一道又一道的氣罩,守護在了周身。

「大乾坤浮屠!」

最後一層防禦,他交給了這套以防禦號稱的神通。

「蓬——」

毀滅之眼的力量率先遭到衝擊,直接被八道劍氣的力量震碎。

余寒身形猛地一震,額頭那道紅紋上,有一縷鮮血流淌出來。

繼而,劍意星河、二月焚天、八卦靈輪陣一個又一個的被崩滅,徹底破碎。

每一道神通被毀滅,他的身體就會顫抖一分。

同時也有一大口鮮血噴湧出來。

一直到八卦靈輪陣破碎的那一瞬間,余寒再也忍受不住那股力量的衝擊,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面如金紙,遭到了嚴重的創傷。

然而那八道大劍的神力,卻依然沒有停止下來,再次轟擊在九層浮屠塔上。

九層浮屠塔光芒搖曳,僅僅堅持了片刻時間,上面便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

余寒眼底划過一抹無力的蒼白。

而見到這一幕的血燃卻笑了:「你都不知道,玄宗給的獎勵,豐富得讓人太心動了,好在得到了這套神陣相助,否則這一次,還真是很難將你擊殺啊!」

看著苦苦維持著那座九層浮屠塔勉強護住身形的余寒,血燃眼中的笑意愈發濃郁起來。

這一次不僅完成了玄宗懸賞的任務,連同兄弟幾個的仇,也就此得報。

連帶著心情,也在這一刻輕鬆起來。

「轟——」

九層浮屠塔終於再也無法支撐住那股力量的衝擊,轟然炸成了靡粉。

余寒通體冰冷,立刻就被無窮無盡的劍氣籠罩下來。

生死存亡之間,他已經蒼白如紙的臉色,所有的駭然和不甘竟然漸漸消失不見了蹤跡。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帶著點點欣慰和如釋重負的笑容。

「竟然放棄抵抗了嗎?」血燃看著那八把朝向余寒逼近的大劍,眼中的精芒越來越盛:「不錯了,堅持的時間已經超過了我的估計,如果不催動這八座光門內的八把神劍,恐怕還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你。」

「然而真的很可惜,還是沒能逃過一劫!」

他眼光跳動,等待著余寒被八道劍氣硬生生撕碎的那一刻。

只是,原本應該立刻就出現的結果,卻並沒有如期而至,甚至他繼續觀察了片刻,那個在他眼中已經認命的余寒,依然沒有死。

他站在那裡,八把大劍幾乎就要碰觸到他的身體上。

但卻依然沒有死,反而有些悠閑的閉上了雙目,表情還帶著一點愜意。

血燃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不敢相信,閃爍不定的目光中,也帶著幾分狠辣與殺機,然後將目光落在了那片玉簡上。

「果然不好對付,連這樣都殺不死你,既然如此,那就再給你加一點料吧!」

他單手一捻,又打出了一道印訣,朝向玉簡的方向飄搖而去。

然而,就在那道符文即將碰觸到玉簡上面的時候,卻沒有如同之前一樣,直接沒入到玉簡周圍散發的光芒之中,反而好像被一股力量阻擋住,無法滲入其中。

「怎麼可能?」他臉色瞬間變化,同時湧起了一股深深的不可思議。

「沒什麼不可能的!」

依然處在那座陣法鎮壓之下的余寒,此刻終於緩緩睜開雙眸。

「這座陣法的確不錯,只是很可惜,你忽略了一點,我也是一名陣師。」

「妄圖用我擅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