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七十六章 奇怪的人

第一百七十六章 奇怪的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呼——」

余寒終於緩緩睜開了雙目,真氣劇烈翻騰,心神充盈,元神飽滿,之前所受的傷勢已然痊癒。

他緩緩站起身來,看著已經慘不忍睹的血燃屍體搖了搖頭。

「可惜了這顆頭顱,值了不少的任務點呢?」

掌心一翻,一枚玉簡出現在了他的掌心,隱約的光芒流淌出來,透露著一股懾人的氣息。

「不過有了這八門戮仙陣,也值得了!只是沒想到,如此至寶竟會落在這種人的手裡,以至於聖物蒙塵,平白折損了製作這枚陣法玉簡的前輩!」

「不過也幸好落在你的手裡,否則的話……」

他掌心微微一動,一條條道紋從掌心升起。

八百條……九百條……一千條……

道紋的數量,一直增長到一千二百條,方才停止了繼續增長。

余寒閃爍的目光中帶著幾分笑容,看來對心神的淬鍊,還是需要不斷的磨礪,甚至是自我摧殘,才有更大的效果。

如果不是之前道紋被八門戮仙陣擊潰,從而心神遭到到莫大的創傷。

他也不會在修復受損心神的時候,將五座牢獄中的力量徹底攫取出來,對心神進行如此直接的祭煉,以至於這麼快就突破到三級陣師的境界。

突破到三級陣師的程度,讓他心裡也隨之多了幾分底氣。

雖然隨著陣師等級的提升,同級陣師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但三級陣師依然是一個分水嶺。

如今他成功跨越了過去,那麼接下來的修鍊,也就省去了不少的功夫。

一千二百條道紋,只是三級陣師的一個起點,真正達到三級陣師的巔峰,是九千九百九十九條道紋,代表著一個極致。

而跨越萬條道紋,便才是四級陣師。

余寒嘴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掌心道紋漸漸消失,一隻小巧的戰船忽然出現。

「為了這個傢伙平白耽擱了這麼久的時間,真是不妥當,不值得,不過,也挺有趣的!」

渡雲舟逐漸放大,余寒終於一步跨越了上去,破空而去!

…………

齊州,余家。

到處都是死一般的寂靜,飄落的黃葉幾乎覆蓋了所有的角落。

那些下人和普通的弟子們,早就被辭退了,如今沒有人打理,讓這偌大的家族,顯得愈發蕭條。

一些核心弟子也無精打採的待在屋內,很少出去走動。

「余占元愧對余家列祖列宗,讓先祖留下的家業,沒落在我這裡,占元有罪!」

那塵封了多年的余家祖祠,余寒的父親,也就是當代余家家主跪伏在地上,臉上滿是愧疚、不甘和無奈。

如果此刻余寒在場,必定會忍不住辛酸,因為此刻父親的頭髮,已經化為滿頭寒霜。

他臉上布滿了縱橫相間的皺紋,看起來比一年前蒼老了幾十歲。

「家主……」

一道身影出現在門口,那是余家的教習,余寒和余飛都是在他的指點下才凝聚出了武魄,在他手裡,不知走出了多少余家的棟樑。

然而此刻,他右臂,只剩下孤零零的衣袖,隨風漂浮。

「余海!」

聽到這個聲音,余占元收攝了心神,走到他的而前,看著對面那道身影,眼中閃過一絲不忍。

「玄宗的人,又讓我過去了嗎?」

余海僅剩的左臂拳頭緊緊握起,看著家主那遠遠超過年紀的蒼老面孔,心中隱隱發酸,但此時卻只能無奈的點頭。

「家主,這樣……還要持續多久?」

余占元輕輕嘆了口氣,嘴角有一抹蒼白的笑容綻放出來:「或許,持續不了多久了!」

他搖頭走出了祖祠,走入到了瑟瑟寒風之中。

…………

一日的趕路,余寒的渡雲舟,終於進入到了齊州的境內。

當然,是齊州境內的十萬大山,他刻意將渡雲舟壓低了一些,目光落在下方的一片片叢林上。

「已經快要接近齊州了!」

下面景物漸漸熟悉了起來,余寒眼中也划過一抹複雜的情緒,將渡雲舟收起,朝向下方飄落過去。

雖然還在十萬大山之中,但接近了齊州境內,不免會有一些進入十萬大山修鍊或者是做任務的齊州講武堂和各大世家的弟子。

自己此次心系余家,但卻只能偷偷的回去,因為尚且不知道,余家到底是什麼情況。

無論莫道還是血燃,都曾經說過玄宗懸賞追殺自己的事情。

如此的話,玄宗很可能已經動手了,自己一旦就這樣暴露了身份,很可能會直接讓余家也惹禍上身,到時候反倒害了余家。

「如果這一年裡,余家已經安全,那麼現在的余飛,很可能已經進入講武堂修鍊了,如此的話,我可以從講武堂入手,先聯繫一下余飛。」

想到這裡,余寒身形閃爍,朝向講武堂的方向迅速掠去。

在他前方大約三百多里的距離外,有一座小山谷,天地靈秀,充斥著一股靈韻。

小山谷內有隱約的白氣繚繞,使其更加增添了幾分莫名的仙意。

有十餘道身影,此刻站立在小谷內,他們的目光有些緊張,注視著那不足十米寬度的谷口,目光中帶著幾分擔憂。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這十餘人全部都握緊了拳頭。

「凌師兄,是仙門的人,他們要過來了!」旁邊的一名弟子有些緊張的開口。

凌師兄應該是這十餘人中的領頭者,此刻目光閃爍,卻沒有回答他。

他一步步的朝向谷口走去,掌心翻騰,百餘條道紋激射而出,迅速的瀰漫,然後構建成一道陣法,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