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八十章 青蓮空間

第一百八十章 青蓮空間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冷漠的聲音自余寒口中響起,他的目光在看向二十三名仙門弟子的同時,也看向了那些余家弟子。

當然還有站在最前方的教習,他的一條手臂是空蕩蕩的。

「如果你有那個能力,我會很樂意看到!」

廖青的聲音傳來,他眼中包含的,是一絲不屑,因為從未看得起。

即便對面這個傢伙,似乎在燕州很有名,然而還沒有有名到,讓他也恐懼的地步,因為他是玄宗弟子,清微後期。

所以他看著余寒的目光,是帶著幾分憐憫的,清微中期,或許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對手,那就不當做對手了。

他退後了兩步,身側有三名清微中期的弟子順勢踏前一步,看向了余寒。

「誰先來,其實都是一樣的!」

余寒的身形衝出,像是一頭出欄的猛虎,沒有半分停滯,虎下山林。

一名清微中期的仙門弟子迎了上來,單手一劍刺出,要將這頭猛虎斬成兩半,而且他似乎看到了那個結果,所以臉上帶著點點笑容。

那是一種很輕鬆的笑意,好像這一劍,就預示著戰鬥的結束。

他猜得也沒有錯,的確只有這一劍,戰鬥就結束了。

所以,他依然保持著揮劍的姿勢站在那裡,臉上的笑容也沒有褪去,只是眉心多了一道細長的傷口。

余寒站在他對面不遠處處,指尖有一道劍氣繚繞,他緩緩朝向那名仙門弟子走去,眸子里滿是淡漠的殺機。

「噗通」

那名清微中期的仙門弟子似乎很納悶,為什麼自己這一劍忽然間就停了下來,而那個人,也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一樣,就這樣朝著自己走來?

他想再試一試,可忽然感覺有些累了。

所以,那就只能睡一會兒。

然後,他倒在了地上。

另外兩名清微中期弟子見狀紛紛大驚,各自揮舞著兵器沖了過來。

他們一直都在看著那名同門出手,只是,卻沒有看到余寒出手。

兩道劍光,夾雜著兩人大強烈的不安,攻擊中,卻帶著幾分防守的劍勢,沒有將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用在攻擊之中。

交叉在一起的兩把劍,像是交匯的十字,封鎖了余寒周圍的路。

他臉上的表情幾乎沒有變化過,連同腳下的步伐,也不見緩慢分毫,還是朝向前方衝去。

並起的劍指有不斷的劍芒吞吐出來,錯亂中,帶著一種玄奧的頻率。

在身體衝到那兩道交錯斬來的劍氣時,他終於出劍。

「太沖」

劍氣噴涌,然後形成一朵完美至極的蓮花,在那兩把劍交匯的中心點綻放開。

「蓬」

劇烈的震蕩之聲傳來。

那劍道蓮花瞬間爆炸,卻並不是被那兩道劍氣斬爆,而是自行爆碎。

衍化為無數道散碎的劍意,穿透了虛空,幾乎在瞬間將那兩把劍吞沒。

「兩個一起,也不行嗎?」

說話的廖青,此刻他終於皺起了眉頭,看著從滿天散碎劍氣中穿梭出來,站在自己面前的那道身影,眼睛裡有一種驚訝在流淌。

「兩個一起上,也不行!」

說話的是余寒,這一次他沒有向前,吞吐的劍氣遙指廖青,卻沒有朝向他攻擊。

「三個了,還差二十個,就讓你先多活一會兒!」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的身影消失了,然後那道身影,直接撞入到了下面的人群中。

廖青臉上的驚駭之色,更加濃郁了起來,因為他發現,無論如何努力,也看不到余寒的身影。

那裡只有一道劍光,泛起冷冽的寒芒,在仙門弟子之中穿插。

仙門弟子顯得凌亂到了極點,因為他們不知道,下一刻那道劍光會出現在哪裡,如果正面對抗,以二十人的力量,絕不可能會被這般輕易攻破。

可是那個人沒有給他們正面對戰的機會,就沖入到了人群之中。

他的劍很快,很冷。

穿透身體的時候,也不是很疼。

「當我仙門無人嗎?」

看著一道道身影仰天栽倒在地,廖青終於忍不住了,這裡最強的就是自己,但他發現,自己或許也不是他的對手。

因為他做到的事情,自己做不到。

所以他害怕了,因為下面的那些人全部殺光之後,下一個就是自己。

他必須要在那個時候之前,將余寒的殺意阻擋住,將散亂的弟子們重新整合起來,然後與他真正的打一場。

這是唯一的機會。

所以才出劍了,劍氣夾雜著一股無與倫比的鋒銳,似乎要將正片虛空都穿透了一般,瞬間追趕上了那道在人群中穿梭的劍光。

「我要殺人,你能阻止?」

劍勢變化,那道劍光,竟然變得虛幻了起來,連廖青都生出了一絲錯覺,似乎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他咬了咬牙,感覺很屈辱,自己在玄宗,算不上是最核心的弟子,卻也是極被看好的後輩弟子,擁有莫大的潛力。

尤其是此刻,身為清微後期的強者,下一步一旦突破到化骨境界,便可以一步登天,晉陞上等弟子行列。

所以,他擁有著無限光明的未來,自然不能讓一個從講武堂走出來的小子就這樣在自己面前肆無忌憚的屠殺,那會很沒面子。

掌心忽然湧起一道道光芒,然後逐漸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光符。

與此同時,他左手微微撐開,一把青傘出現在掌心。

「呼」

青傘撐開,光符落入,使其綻放出一道璀璨的光芒。

周圍百米範圍,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你的身法,不是可以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