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八十二章 洪荒之力

第一百八十二章 洪荒之力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渾身一顫,眉心處,那隻毀滅之眼所化的紅痕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道金黃色的符文。

符文綻放著妖異的金黃色光芒,奪目而耀眼。

然後,將這一方不大的空間照的雪亮。

整個空間內,只有兩個發光點,一個是余寒眉心的符文,另一個就是那隻墨玉麒麟。

而就在那道符文亮起的時候,墨玉麒麟似乎不甘心光芒被蓋過,同樣也開始綻放出一道道光芒。

「吼」

低沉的咆哮聲,好像從他心頭響起。

余寒微怔,抬頭看去,正好迎上了那雙閃爍著光芒眸子。

那是墨玉麒麟的眸子,卻在這一刻變成了妖異的紅色,不僅如此,隨著光芒明滅不定,那雙眸子,好像是在眨動一般。

「它……在眨著眼睛?」

或者說,它在呼吸,因為那閃爍的頻率,與余寒呼吸的頻率完全一致。

他獃獃的看著這一幕,饒是已經有過心理準備,依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此密閉狹小的空間,自己一個人,然後對面有一隻墨玉麒麟……會眨眼的……

不知不覺間,背後已經生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然後,似乎在回應他一般,那隻墨玉麒麟周身的光芒也越來越盛,似乎要綻放出這個世界上最璀璨的光芒一樣。

但卻並不是整個在燃燒,而是上面的紋理,一條條緻密的紋理,開始不斷沸騰起來。

余寒忽然感覺到,眉心處傳來一陣滾燙,那股力量,竟然連毀滅之眼都被輕易壓制了下去,無法翻身。

繼而,那股熱力開始朝向周身蔓延。

他微微張口,吐出一道白氣。

隨後,胸口、四肢開始不斷的變熱,似乎有一種力量壓制不住,要爆發出來。

「這是血脈的力量嗎?可是怎麼會……如此強大?」

那股可怕的力量,讓他有些掌控不住,身體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

隨著墨玉麒麟上面的紋理越來越深刻,光芒越來越強烈,那種感覺也越來越猛烈。

祖祠外,花白頭髮的余占元目光閃爍,他看不到裡面的余寒,卻可以看見外面所有的靈牌,都在顫抖了起來。

好像是在戰慄,又好像是在歡呼,然而他知道,那是在共鳴。

與余寒的共鳴。

「那是我兒子!」他握緊了拳頭,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很欣慰。

「我說,余飛是這座祖祠的繼承者,因為他體內擁有和余荒先祖一樣的龍魄!可我沒有告訴你,你體內流淌的,才是余荒前輩的血脈。」

「因為你出生的那天,我聽說,祖祠上面所有的靈牌,全都倒了!」

「之前我原本以為,是受到了震蕩,但是後來,聽大長老說,那些靈牌倒下的方向,就朝向了你出生的那間屋子!」

「然後他說,那好像是在朝拜!」

「我其實並不怎麼相信,所以我打開了密室,然後看到了墨玉麒麟的眼睛亮了起來!」

他蒼老的面孔帶著幾分淡淡笑意,這一刻,是半年來第一次感覺到輕鬆,目光所及處,靈位上面的靈牌又一次倒了。

而這一次,卻朝向了那間密室的方向。

余占元微微閉上雙眸,氣息變得寧靜而深遠:「余飛繼承的是余家,而你集成的,是余族!」

…………

萬里之外,那座山巔之上的孤城。

子魚正在與對面的步輕煙說著話,整座城裡,她也只能和她說話。

曾經的對手,現在的朋友,轉變的時候,那一刻突如其來的氣氛,讓人應接不暇。

「昨天,華正陽又來找你了,他似乎對你有意思!」

子魚眼皮不抬,嘴角卻噙著笑容:「我的心就那麼大,他要怎麼樣,我管不得!」

「可我感覺,他好像不會死心!」

步輕煙有些擔心,越是得不到,就會愛之深,如此之下,一旦余寒有一日前來,那份愛,變會轉化為仇恨,然後落在他的身上。

子魚知道她這句沒有說完的話,到底指的是什麼,而她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一天,但卻只是看著步輕煙,目光不再冰冷,卻很淡。

「余寒能做到,不是嗎?」

步輕煙深吸了一口氣,子魚是睿智的,她知道會發生什麼,可偏偏不去阻止,不是因為生性冷漠,而是她明白這個時候,要留給余寒。

心裡不由得生出一絲嫉妒,僅僅是嫉妒。

「不管你們的事情了,都是同一種讓人討厭的人。」

她說的討厭,不是那種討厭,而是喜歡的討厭。

便是在這個時候,子魚忽然站了起來,以她為中心,一道恐怖的氣息開始蔓延。

「子魚,你怎麼了?」

步輕煙有些焦急,想要上前,卻被那股力量推送的漸漸遠去。

「不要過來,我沒事!」

子魚的聲音讓她心裡安定了不少,黛眉微微皺起,眼睛裡的擔憂卻沒有褪去。

那張完美無瑕的俏臉,此刻帶著幾分淡淡的光暈,尤其是她的額頭,有一枚血紅色符文亮起,與余寒一模一樣的符文。

只不過,它現在還是最初的紅色。

子魚的嬌軀微微顫抖,貝齒也輕輕咬起,她的目光,卻似乎穿透了重重虛空,看到了一道身影。

他站在一片黑暗之中,額頭上,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符文亮起,然而那是金黃色的。

「余寒……是你嗎?」

她輕輕的呢喃,周身沸騰的氣息漸漸升騰而起。

額頭上的那枚紅色符文,也開始漸漸變了顏色,瑩白如玉。

…………

那片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