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八十三章 是討債的時候了!

第一百八十三章 是討債的時候了!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這麼快嗎?」

余寒皺眉,殺了那幾個傢伙,距離現在也不過幾個小時的時間,就有仙門的弟子過來了,速度的確有些快了。

「他們好像不知道廖青等人的死訊,嚷嚷著要見他們,弟子們好些人都在盡量拖延,不過恐怕也拖延不了多久了!」

「這樣才好,要不然,會很讓人心痛的!」

余寒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不喜歡殺人,但卻殺了很多人,因為不得不殺,但最害怕的,是手上沾染了自己人的血,好在不是。

所以他很慶幸,讓這名弟子扶著父親回去,自己則是朝向前廳走去。

「聽說玄宗這一次來的弟子叫胡奇,化骨中期的修為,這個境界,應該快要達到三大仙門長老的水平了吧!玄宗,果然不簡單。」

「以我現在的實力,不是胡奇的對手,即便手段盡出,所以,要儘快突破到清微後期才行!」

他的突破,來源於掠奪,掠奪天材地寶中的天地元氣來尋求最快的晉陞。

麒麟果雖然算是品級不錯的天材地寶,但與那些孕育在鐘山靈秀之地的那些天材地寶不同,它更多存在的還是生命精華。

是一株療傷聖葯,所以能夠給他帶來的提升有限。

齊州與燕州不同,但又相同,只是或許,胡奇不會留給自己太多的時間了。

他就這樣一路想著,已經來到了前廳。

兩名仙門弟子的叫罵聲,早就遠遠的傳了過來。

「讓你們去找個人,在這裡磨磨蹭蹭的做什麼?打斷了你們一隻手看來都是輕的,都應該丟到後院去!」

仙門弟子的聲音很囂張,一如既往,只是可惜,今天出門的時候,沒有看黃曆。

余寒推門而入,目光在那兩名仙門弟子身上掃了一眼,然後笑了,一個清微中期,一個清微後期,這樣的境界,還算不錯。

所以他就那麼堂堂正正的走了進去,在那兩人的目光轉移到他身上的時候,輕輕哼了一聲。

「你說的不錯,是該丟到後院去!」

「余寒?」

見到他出現,兩道身影猛地站起身來,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心中也同時生出一絲不祥的預感。

他既然出現在這裡,而且如此囂張,那麼廖青他們,應該出事了。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還敢回齊州?」那名清微後期的弟子冷聲道,他叫清流。

余寒伸手朝向下方輕輕壓了壓,表情說不出的輕鬆。

「別那麼激動,坐下來好好談談如何?」

兩人看著對面的那個年輕人,不由自主的輕輕坐下,卻如坐針氈,臉色也是一陣青白,連剛剛那一句質問,似乎都變得蒼白無力。

他們知道,這個余寒很可怕,而在這裡,一共有二十多名仙門弟子,還有以廖青為首的玄宗弟子,實力絕對超過他們兩個。

可他們依然出事了,這只能證明,余寒很可能比他們想像的還要可怕。

正因為如此,他們沒有反抗,坐下來的時候,帶著深深的警惕。

「先回答你的問題吧!」余寒輕描淡寫的說道:「這裡是我的家,我為什麼不回來?至於膽子,我的膽子一直都很大,否則也不會連你們的護道者都敢殺。」

兩人低頭不語,心中卻生出一絲莫名的寒意,聽著余寒繼續說道:「好了,現在輪到我來問你們了!」

「你們來這裡找廖青他們,是胡奇要有什麼命令嗎?如果有,不妨說來聽聽!」

「不可能,你別」

說話的是那名清微中期的仙門弟子,然而這句話他沒有說完,脖頸一涼,便被一道劍光劃破了喉嚨。

但他卻沒有死,因為余寒沒想到讓他死。

「帶他到後院吧,他剛剛說過的,別讓人家失望了!」

幾名守在一旁的余家弟子心中一陣暢快,這半年來,後院一直都是他們心中的噩夢,那裡不知道死去了多少余家弟子。

但是此刻,他們要將仙門弟子也丟入進去,想想就覺得很解氣。

所以他們速度很快,將滿臉驚恐的清微中期弟子抬了出去。

余寒微微抬起手臂,那道劍光繞著指尖不住的旋轉,每一次旋轉,都讓清流的臉色蒼白幾分。

清流的心劇烈的收縮著,此刻他忽然感覺到,整顆心都是冰冷的,那道劍光太快了,快到連自己,似乎都很難抵擋。

「我如果告訴你,你會放過我嗎?」清流忽然抬頭問道。

余寒搖了搖頭,讓他臉色再次蒼白幾分。

「至少我不會把你丟到後院!」

「余寒,你逃不掉的,即使今日你殺了我,你和余家依然還是會滅亡,因為你們,不是胡奇師兄的對手!」

「這個不牢你費心,不過如果你不相信,我會留你到那個時候!」

明知必死,清流的臉色開始沉穩了下來,他深深的看了余寒一眼。

「你想知道的,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還去不了那裡!」

余寒撤掉指尖流轉的真氣,在他旁邊坐了下來。

「激將法現在已經沒有必要用了,還是說正事吧!」

清流咬了咬牙:「講武堂弟子,在十萬大山內,發現了一座古迹,很可能是太古時期大能強者留下來的。」

余寒瞳孔微縮,有一絲精芒流淌出來,卻沒有接話。

「胡奇師兄召集所有人一同前去,就是要趕在講武堂弟子進入之前,將裡面的東西全部都帶出來!」

「裡面有什麼?」

清流似乎沒想到余寒會問出這個問題,目光有幾分閃躲,沉默了片刻,終於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