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在這裡等你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在這裡等你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站在清風谷外,聽著罡風摩擦空氣的聲音,刺耳而又狂暴。

這裡對他來說並不陌生,小時候也多次來到這裡試煉,也聽教習說過關於清風谷的傳說。

但卻從未進去過,以當時他的實力,無法進入其中。

即便此刻,依然不敢大意。

不是害怕那些罡風會撕裂自己的肉身,而是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走進去。

「教習說過,武魄後期境界的護體真氣,絕對無法抵擋住這些罡風的力量,清微初期,或許也很艱難,而清微中期,只怕也不輕鬆。」

「我身上沒有法寶守護,而陣法的力量或許可以,但如果在裡面構建陣法,那些扭曲的大道紋理,恐怕會激起這些罡風的反擊。」

妖獸有自己的領地,人族也劃分自己的勢力,而大道,同樣有著自己的領域。

所以他毫不懷疑,在這個以風之力為主的清風谷內,如果其他大道道韻的力量一旦會讓這些罡風感覺到威脅,那麼下一刻必定會遭到強烈的反擊。

所以陣法應該要排除。

而縱觀自己所有的神通之中,或許只有不動如山的大乾坤浮屠,才足夠保險。

他深吸一口氣,準備進入清風谷內。

忽然,一道細微得聲音傳來,余寒不禁眉頭一皺,轉頭看去,一道身影由遠及近,迅速的朝向這邊靠近過來。

「是他?」

他雙眸微微眯起,看著那來到自己面前,有些微微喘息的少年

「你怎麼也來了?」

這少年,正是之前在十萬大山中所救的那個凌師兄。

凌師兄拍了拍胸口:「我早就來了,而是一直都沒有進去,就在周圍。」

「等我?」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回頭看了一眼那座小谷:「你知道我會來?」

凌師兄搖了搖頭。

「我勸他們,不要擅自進去,因為這個決定,很有可能已經被仙門知道了,必定會有所行動,但是他們不聽,我便沒有跟他們一起進去!」

他看著余寒,臉上帶著幾分苦澀,然後繼續說道。

「本來我是想要去余家找你的,只是還沒有來得及離開,胡奇他們就到了,我不是他們的對手,只能躲到了一旁,沒想到你竟然也追來了!」

「恭喜你,解決了余家的事情。」

他由衷道,但是眼睛裡沒有多少輕鬆。

余寒也一樣,他知道凌師兄眼睛裡的擔憂是什麼,余家的事情雖然解決了,但是齊州的事情還沒有解決。

他在告訴自己,齊州的事情不解決,余家的事情也同樣沒有解決。

這個道理,他也知道。

「胡奇,我打不過,所以你即便在這裡等我,也沒有多少希望,整個齊州講武堂都沒有把握,多我一個人,又有何用?。」

「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清微中期。」

「可終究還是清微中期!」

「裡面除了胡奇之外,還有兩名化骨初期的玄宗弟子,清微後期和清微中期更是不少,這是玄宗的實力,除了他們之外,洞明宗和彩虹島的核心弟子,也都不弱,雖然他們最天才的弟子並未來此,但依然不容小窺!」

凌師兄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直接將仙門這一次的實力詳細說了一遍。

余寒微笑著看向他,卻沒有說話。

「我們進入其中,只取八寶玉戎根,堂主傷愈後,仙門自然不足為懼!」

「當然,我之所以等你,更重要的原因是,別人我信不過,你,是我唯一能夠信任的人!」

這個理由,已經得到了余寒的認可,但是他依然沒有開口。

凌師兄一直都注視著余寒的表情變化,心中卻有一絲苦澀湧起,然後搖頭露出一絲苦笑。

「好吧,既然我要與你一同進入,便不再瞞你,那風之眼,是一處小世界,而且很可能是當初隕落在洪荒的一頭聖獸所化。」

這一次,余寒臉上的表情終於有了變化。

聖獸,那是傳說中的存在,整個洪荒,甚至都從未出現過,然而這清風谷,當真是隕落的聖獸所化,那麼仙門的目的,也漸漸清晰了。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他終於開口,朝向凌師兄問道。

凌師兄說道:「我叫凌秋白,當年第一個進入風之眼的人,便是我的先祖,這件事情,是先祖流傳下來的,不過卻一直都告誡後世人,不要說出去。」

「可是據說,凌家先祖隕落的很突然,他自己甚至都不知道,然後就突然被罡風透體,如何還會將這件事情告知後世人?」

「罡風入體,先祖早就有所察覺,只是他不敢說,只能選擇自行閉關,同時也交代好了後世,他唯一沒有料到的,恐怕就是那道罡風,讓他那樣的境界都無法抵擋!」

「先祖曾經說過,他在風之眼內,看到了一段骨,那是一段有靈性的骨,而前些日子,講武堂幾位核心師兄,也同樣看到了那塊骨。」

「他們只是看到了,然後那塊骨就自己離開了,先祖懷疑,自己體內的罡風,就與這塊骨有關係,而這塊骨,很有可能就是當初那隻聖獸留下來的骸骨。」

余寒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或許還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個胡奇,已經是化骨中期境界,他已經啟靈,但沒有融骨!」

凌秋白聞言不禁渾身一顫,怪不得胡奇竟然會親自出手,他或許並不是真正的想要阻止講武堂獲得八寶玉戎根,而是要得到那塊骨。

「如此的話,恐怕這一次,沒有那麼簡單了!」

凌秋白眼中光芒閃爍不定,最後終於露出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