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八十九章 連城

第一百八十九章 連城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看著面前那道身影,目光漸漸凝固:「化骨初期,但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比邀景還要強大……」

「連城?」

他微微開口,逐漸收回了目光,看著那些退到連城身後的仙門弟子,並未出手阻攔。

連城冰冷的看了一眼旁邊早已經沒了氣息的邀景:「沒用的東西!」

眼中卻有一道寒芒掠過:「聽說你在燕州很有名,風生水起,創造了不小的奇蹟,但齊州不是燕州。」

「因為燕州沒有倚天教,而齊州,有玄宗!」

他的話很直接,燕州的三大仙門,只是一些小門派,只有玄宗和倚天教這等勢力,才算是真正的大派。

連城很驕傲。

卻有驕傲的資本,因為他是玄宗的弟子。

面對他暗流涌動的嘲諷,余寒淡淡一笑,知道他是在變相告訴自己,在燕州取得的成就,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那是因為倚天教的退出,但是現在在齊州,有玄宗,有他,所以不容許自己驕傲。

想到這裡,臉上的笑意更加濃了幾分。

然後抬頭看向連城,很認真的說道:「你傻逼嗎?」

不是特意要罵連城,而是他看到所有仙門弟子,都想這麼說。

「你說什麼?」

連城的臉色很難看,他想到余寒會不服,然後說一些其他的理由,但卻沒有想到他會直接說出如此粗魯的一句話。

「找死嗎?」

他咬牙怒道,尤其是看到余寒身後那些講武堂內院弟子憋得通紅的笑臉,越發的感覺到恥辱,看向他的目光也充斥著殺機。

余寒偏過頭來,目光也同樣逐漸變冷,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

「看來你不僅是傻逼,還挺賤的,非要我再罵你一遍才舒服,當年我連修為都被廢掉的時候,都能幹掉你們的護道者,就憑你,也有驕傲的資本?」

「嘮嘮叨叨的說那麼多廢話,要打就打,不想打就滾,看見你就忍不住想罵你傻逼。」

「既然你想找死,那就如你所願!」

連城發現,他再也不願意和余寒說話,因為這傢伙太低俗了,所以那就只能動手了。

「攝魂鈴!」

一隻小巧的銅鈴出現在了他的頭頂,輕輕搖曳,有一圈圈淡淡的波紋蕩漾開來,那是震散開的鈴音。

余寒眼中精芒閃爍,心中卻湧起一絲凝重。

「這道鈴音竟然隱約可以透過真氣的防禦,直透靈魂深處,是一件具備元神攻擊的法寶,真是厲害,怪不得之前凌秋白說他法寶眾多,一上手便用出這件神物!」

毀滅之眼沒有張開,但是那股毀滅的力量卻開始在周身繚繞,將那些鈴音全部抵擋在外,無法侵入本身!

他微微一笑,當初得到毀滅之眼的時候,那股毀滅的力量,便無孔不入,連同肉身和神魂都會遭到它的鎮壓,從而毀滅。

所以此刻感覺到那道鈴音的厲害,試探性的催動部分毀滅之眼力量進行阻擋,沒想到竟然真的將其阻攔了下去。

不過他可以不被這些鈴音所擾,但是身後的那些內門弟子卻不能。

他們修為本就不如余寒深厚,再加沒有如同毀滅之眼一樣能夠抵擋神魂的力量,此刻被那股鈴音所擾,心神紛紛受到了震蕩,目光也變得漸漸迷離起來。

「不好!」

余寒眉頭終於皺了起來,本想繼續試探一下連城還有什麼手段,然而身後那些講武堂弟子的狀況,讓他很是擔憂。

「毀滅」

他冷哼一聲,眉心豎眼張開,毀滅的力量翻騰而成,形成一股可怕的風暴,將那些鈴音盡數遮掩了下去。

事已至此,只能選擇率先發動攻擊。

毀滅力量的翻騰,瞬間就將那些緩緩滲入過來的鈴音卷碎,繼而朝向那隻銅鈴蜂擁而去。

凌秋白等人的眸子終於漸漸回復了清明,同時也生出一層冷汗,適才那一幕,便如同從地獄走過了一遭,饒是此刻重新恢復,依然忍不住心有餘悸。

「怪不得如此囂張,果然有幾分手段,不過比手段,你還差的太遠。」

連城臉上閃過一絲自信的光芒,比起諸多手段,即便整個玄宗,能夠超過他的不多,因為他曾經得到過一整個傳承。

所以,當那道毀滅力量蜂擁過來的時候,他臉色不變,單手一招,一隻圓盾出現在掌心。

那圓盾上面,刻畫著密密麻麻的紋理。

毀滅力量所化的浪潮,盡數被這面圓盾抵擋住。

圓盾上的道紋飛速流轉,不斷形成一道道玄奧的圖形,綻放出大道軌跡。

「呼」

儘管毀滅力量瘋狂肆虐,卻始終無法衝破那道圓盾的阻擋。

他身後那些劫後餘生的仙門弟子,眼見著連城師兄大發神威,依靠著諸多奧妙無窮的手段抵擋住了余寒的攻擊,臉上全部都露出一絲笑容。

「連城師兄當年得到了一位大人物的傳承,單單是身上的法寶一件件施展出來,便足以讓這小子累死!」

「哪有那麼麻煩,連城師兄這還只是施展了一些比較平庸的法寶而已,如果用那幾件威力強大了,這小子根本抵擋不了幾下。」

「說的也是,看來連城師兄還不想這麼快結束戰鬥,這小子殺了邀景師兄,總該好好羞辱一番才讓人解氣!」

仙門弟子議論紛紛,對連城抱有極大的信心,但多數還是因為之前余寒險些以八卦靈輪陣將他們盡數擊殺,心中怨恨之下這才更加希望余寒能夠凄慘結局。

「烏龜殼子倒是挺堅硬的!」

余寒眼中也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