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九十四章 罡風?

第一百九十四章 罡風?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做完這一切,余寒的目光,終於落在了黃鳥布下的那道禁制上。

禁制一道,與陣法殊途同歸。

對於黃鳥這隻妖獸能夠布置出這種禁制,他感到很驚訝。

但相比於自己的陣法而言,這禁制顯得簡單了許多。

而且禁制不同於陣法,是由道紋來控制,禁制的觸動,一般都由布置者留在其中的靈魂烙印來催動。

「小傢伙,還得靠你,把那道靈魂烙印吞了!」

他伸手敲了敲噬空鼠露在外面的小腦袋。

噬空鼠咧了咧嘴,眼中閃過一絲不屑,有些臃腫的身形再次從余寒的懷中掠出。

它落在了那道流轉著光芒的禁制上面。

目光閃爍之間,便清晰的捕捉到了黃鳥留在上面的靈魂烙印。

然後雙爪探出,準確的將其抓住!

它又開始拔蘿卜了!

仰頭咬牙,運足了力量。

可能是因為吃的太多的緣故,也可能由於用力過猛。

口中的「吱吱」聲和「噗噗」的響屁交織成一曲動人的樂章……

余寒很想笑,但想到噬空鼠是為了救自己的命,這樣笑出來,似乎不太妥當,所以強自忍耐了下來。

噬空鼠沒有辜負他,終於成功將那道靈魂烙印抽取了出來,抓在了掌心。

然而它卻並沒有如同之前那樣,將其送入口中,而是放在鼻子間聞了聞。

然後表情變得有些苦惱,甚至乾嘔了幾下,急忙一把將其丟了出去!

余寒一怔,眼中也閃過一絲無奈。

因為適才噬空鼠的表情,明顯是有些嫌棄。

它竟然嫌棄了黃鳥的靈魂烙印!

而此刻,被困陣暫時束縛住的黃鳥似乎有所感應,不可思議的抬頭看向了這裡。

當它的目光落在噬空鼠身上的時候,雙眸忽然閃過濃濃的驚懼。

「呼」

失去了黃鳥的靈魂烙印,那道禁制終於破碎了開來。

「蓬」

幾乎是在同時,黃鳥也成功將那十餘座困陣崩滅,降落在了一旁。

余寒臉色驀然一變,原本以為這些困陣能夠堅持一些時間,卻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被震碎,眼中不禁閃過一絲凝重。

然後抬頭看向黃鳥。

他在等黃鳥的選擇,是要先擊殺自己,還是去取自己留下來的那隻石碗。

心情也在這一刻變得緊張之極,體內真氣狂涌,隨時準備應對黃鳥的攻擊。

黃鳥終於動了,它顯得很拘謹,一面緊張的注視著這裡,一面朝向那隻石碗挪動了過去。

「走」

余寒再也不敢逗留,好在那黃鳥沒有釋放出氣勢將自己鎖定,否則這一次,還真是難以逃脫。

身形閃爍之間,直接從那洞口鑽入了進去。

黃鳥的身形,根本無法從這麼小口中進入,所以只要進入到這裡,他就不擔心其追趕下來。

大乾坤浮屠籠罩住了周身,生怕黃鳥會從自己背後發動攻擊。

不過好在,那傢伙很安靜。

而此刻,眼睜睜看著余寒離開的黃鳥,眼中卻沒有多少憤怒,沒有多少不甘,相反,還帶著幾分濃濃的釋然。

它默默的走到了那隻空空如也的石碗面前,尖喙探出,輕輕啄了啄。

雖然余寒在將它丟出的時候,已經倒出了所有的玉髓,但那玉髓如此粘稠,依然眾人沾染了一些。

黃鳥卻很不嫌棄,聊勝於無,守護了這麼久,現在只剩下了這麼一絲,然而幸好還有一絲。

衝出了洞口之後,余寒一路急速飛行,速度飆升到了極致,身後沒有傳來黃鳥的攻擊,這讓他忍不住鬆了口氣。

看著重新鑽入懷中的噬空鼠,目光變得複雜之極。

這隻噬空鼠第一次展現出不凡的時候,是在隕落之地的那片地下藥園內,當時它以一種巧妙的方式打開了葯園的陣法。

而此刻,它不僅生吞了聖獸神魂,很明顯黃鳥最後的態度轉變,也與它有著莫名的聯繫。

「你到底是什麼?」

余寒看著它忍不住問道。

噬空鼠眸子一陣嘰里咕嚕的亂轉,一雙爪子不斷比劃著。

余寒忍不住苦笑著搖了搖頭。

「差點忘了你這傢伙不會說話了!」

「呼」

他的話音方落,噬空鼠忽然將他的衣襟扯過,連頭一起全部都深深的埋入到了其中。

繼而,余寒感覺到它在自己胸口輕輕撓了兩下。

一股危機從心底瀰漫而出!

與此同時,一聲音爆忽然在身側響起!

那是罡風呼嘯的聲音。

從進入到玉山之後,罡風已經明顯變得少了許多,除了在八寶玉戎根外面守護的那道之外,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然而此刻卻在他的身旁,有一道罡風划過。

「大乾坤明輪!」

許久沒有施展出來的大乾坤明輪赫然出現,帶著飛速旋轉的力量,迎上了那道罡風。

隨後,他身形扭轉了方向,避開了罡風的鋒芒。

大乾坤明輪,很明顯抵擋不住那道罡風,卻是他能夠最快催動的神通。

「轟」

那道看似不起眼的氣旋,剛一碰觸就將大乾坤明輪撕成了靡粉。

好在余寒已經側身避了過去,躲開了那道危險。

但是,他閃爍的目光中,卻沒有絲毫的放鬆,反而帶著幾分不可思議,再次看向了那道席捲過來的罡風。

「怎麼可能?」

在這之前,他與凌秋白遇到過不少的罡風,都隱藏在了虛空之中。

不過卻沒有一道如同此刻這道一般,不依不饒的朝向自己發動攻擊。

他臉色微微一變,趁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