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九十五章 玄蛇

第一百九十五章 玄蛇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然而八卦靈輪陣被震碎的那股真氣餘波,卻比罡風行進的速度還要快,瞬間衝擊到了余寒的背後!

「轟——」

大乾坤明輪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那股震蕩直接將其透過,傳遞到了余寒的體內,讓他忍不住喉頭一陣腥甜。

余寒牙關緊咬,自知此刻半分也不能停頓。

強忍著壓下翻湧的氣血,借著這股巨大的推送之力,搶先一步從那洞口之中飛掠而出。

星河橫貫!

劍意星河瞬間在頭頂出現,一百零八顆大星飛速流轉,帶動周圍的可怕氣勢,在摔落在外的同時守護住了周身。

他目光緊緊注視著洞口,罡風呼嘯的聲音就在依然回蕩不休,然而卻並沒有追殺出來。

即便如此,余寒也不敢有半分的放鬆,劍意星河凌空呼嘯,帶著幾分凝重注視著洞口。

一旦那道罡風追殺出來,劍意星河也不一定能夠抵擋住,所以大意的結果就是隕落。

他眼中帶著幾分凝重之色,體內氣血翻湧,隨時都有可能壓制不住,但目光卻沒有半分的頹廢,因為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放棄,一直戰鬥到最後一刻。

罡風呼嘯的聲音漸漸微弱了下去,終於消失不見了蹤跡!

感覺到那道聲音逐漸遠去,余寒終於再也無法支撐,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劍意星河也微微扭曲,然後化為一道光芒,從頭頂沒入了進去。

他的臉色早已經蒼白如紙,傷勢達到了一種難以附加的程度。

之前由於一直處在危險之中,過度緊張之下,連一身沉重的傷勢也只要強行壓下。

如今終於暫時安全了下來,只覺渾身上下每一寸血肉都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痛楚。

「真夠勁兒啊!」

他強忍著鑽心般的疼痛,挪到了一株大樹旁,就那麼依靠著坐倒下來。

心有餘悸看著對面那道洞口,以及對面那滿眼的白玉山林,誰曾想到,這一行奪取八寶玉戎根,竟然會生出如此變故。

以至於九死一生,險些連性命都丟在了裡面。

「幸好有這條通道,否則的話,逃出來都難!」余寒看著那條通道,嘆息著的說道。

想到這裡,心中也隨之泛起了一絲疑問:「這條通道是誰弄出來的?」

因為通道直接通到了那座石台之下,那個打通這條通道的人,已經快要碰觸到那隻石碗,但卻沒有奪取,而是停了下來。

難道也是因為那道聖獸的意志?

余寒苦笑著搖了搖頭,想到聖獸的意志,他忍不住想到了懷中的那個小傢伙。

如此可怕的聖獸神魂它都能一口吞掉,為什麼面對罡風的侵蝕,卻躲在自己懷裡不敢出來?

正值疑惑之間,他餘光忽然暼及那洞口旁邊一團黑漆漆的東西上。

那黑漆漆的圓球,就那麼匍匐在洞口的角落裡,不住的起伏著,似乎在呼吸一般。

「是一條蛇!」

余寒眉頭一皺,雖然遠遠看去像是一個圓球,但明顯是活物,而且他也看到了那隻縮在身體周圍的腦袋,正是一條蛇。

這條蛇僅有拇指粗細,盤成一團,趴伏在那洞口的旁邊,氣息很微弱。

同時他看到了這條小蛇身上的傷痕,血跡斑斑,比起自己還有所不如。

見到這一幕,余寒的眸子里漸漸亮起了一道光芒,之前所有的疑問全部都解開了。

這條小蛇,赫然正是之前大發神威,與黃鳥激戰的玄蛇。

此刻應該是受到了嚴重的創傷,這才化為了這麼渺小的模樣,而且氣若遊絲,彷彿無法支撐下去一般。

「真是同病相憐啊!」

余寒搖了搖頭,眼中也閃過幾分淡淡的無奈。

玄蛇此刻也看到了余寒,腦袋輕微的動了動,似乎想要抬起頭來,只是努力了片刻,終究還是無力的垂落下去。

眸子里不禁閃過幾分凄楚和悲哀。

它的傷勢實在太重了,黃鳥最後一刻兩敗俱傷的攻擊,幾乎讓它喪命。

好在肉身足夠強悍,這才勉強留存了性命。

余寒看著對面的玄蛇,心中卻是微微一動。

它的生命力極其頑強,即便被攔腰斬斷,也可以很快生長出來。

此刻傷勢雖然極為沉重,但以它的恢復能力,只要花費一些時間,必定能夠痊癒。

所以他爬到了玄蛇的旁邊,坐倒了下來。

玄蛇似乎很奇怪,一雙小眼睛就那麼有氣無力的看著余寒。

心中大概也感到有些詫異,這個和自己一樣重傷的人類,為何非要到自己身邊來。

「這道石洞,是你弄出來的吧?」

余寒開口問道,除了玄蛇,恐怕這周圍的其他妖獸,沒有幾個敢打黃鳥的主意。

而且看這石洞內的大小和順暢的程度,他越發堅信這個猜想。

玄蛇依然一動不動,心想這個人類好煩,都受了這麼重的傷,還問這麼白痴的問題。

如此縝密的石洞,除了自己以外,還有誰有本事弄出來?

所以它乾脆閉上了眼睛,懶得聽這個傢伙繼續說下去。

見到玄蛇的表情,余寒卻釋然的點了點頭。

果然,這條通道是玄蛇開鑿出來的,其目的就是為了搶奪玉髓。

看來它也是折在了那道聖獸神魂上,所以即便已經將這條石洞打通,依然沒有搶奪。

「看在我們同病相憐,又這麼有緣的份兒上,一起療傷如何?」

余寒伸手碰觸了一下玄蛇滑溜溜的身體,感覺一陣冰冰涼的,很舒服。

玄蛇之前還無力抬起的頭顱,竟是忽然抬起了起來,怒視著余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