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九十七章 風之瞳

第一百九十七章 風之瞳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說完這句話,目光遠遠朝向凌秋白投遞了過去。

而幾乎是在同時,凌秋白的身形動了,早已經不知何時來到冷川身旁的他,閃電般出手。

單手一指點在了冷川的手腕上,趁著他吃痛鬆懈之際,一把將八寶玉戎根搶奪了過去。

然後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朝向一側飛掠了出去。

這一動作行雲流水,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都不會相信,一向以陣法著稱的凌秋白,還有這等手段。

「哈哈!」

凌秋白的面孔有些扭曲,一面笑道:「沒想到最先發現我的,竟然會是一個外人!」

他緩緩將手中的八寶玉戎根舉起,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的不屑。

「只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現在八寶玉戎根已經在我的手裡,你們誰敢動一下,我立刻就將它毀掉!」

「這樣……就一了百了了!」

那幾名想要動作的講武堂弟子紛紛停住了腳步,如果凌秋白真的發瘋,將八寶玉戎根毀掉,那麼這一次,所有的希望都將會化為泡影。

「講武堂待你不薄,又有長老傳授你陣法,待你恩重如山,為何要這般選擇?」

冷川冷冷的看著凌秋白,畢竟他是從自己手裡搶走的八寶玉戎根,所以臉色十分難看。

凌秋白聞言不禁嘿然笑道:「待我不薄?我能夠有今日的成就,都是因為玄宗的支持,和講武堂有什麼關係?」

他冷哼一聲,目光在所有人身上一一掃過。

「只能怪你們太過愚蠢了,不,應該是愚忠,堂主一直沒有出現,那些長老們膽小如鼠,讓仙門有機可乘,現在的講武堂,已經不再是講武堂了。」

「或許用不了多久,齊州將不會再有講武堂」

「如此,難道不是愚忠嗎?」

他臉上帶著幾分寒意,然後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不過我很奇怪,你是如何能夠看破我身份的?」

余寒淡淡一笑,似乎眼前的一切,與他沒有任何關係一般。

事實上,也的確沒什麼關係。

所以他看著凌秋白說道:「很簡單,可我偏不告訴你。」

話音落,一步步的朝向凌秋白走了過去。

「其他人害怕你毀掉了八寶玉戎根,對我,卻沒有什麼,毀就毀掉了吧,大不了我帶著余家眾人離開就是了!」

「然而我最討厭的,就是背叛宗門之人,無論有任何理由,都不行!」

「這是原則!」

「所以你必須要死!」

一抹殺機從他身上流淌出來,可怕的氣息不斷朝向周圍沸騰。

可怕的氣勢翻滾著朝向凌秋白蜂擁了過去。

凌秋白臉色一變,沒想到余寒在這種情況下也敢出手,當即臉色一變,竟沒有第一時間毀掉八寶玉戎根,而是抽身朝後退去。

然而身法還未來得及展開,便感覺周圍的空間一陣凝固,身形變得遲滯了許多。

「風雪冰凌陣!」

他口中輕哼一聲,掌心道紋交織,迅速構建出一座陣法。

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有隱約的雪花飄落而下。

余寒單手一揮,光芒搖曳,漫天剛剛揚起的雪花迅速的被盪開,連同那些冰寒之氣,也瞬間被撐開,還未完全成形,就徹底破碎了。

「在我面前施展陣法?」

余寒淡淡一笑,嘴角勾起一絲不屑:「似乎有些班門弄斧了!」

凌秋白手臂緊緊握住八寶玉戎根,臉色變得蒼白之極,周身盡數被一股力量牽引住,竟然一動也無法動彈,眼中不禁閃過一絲駭然。

「我以道紋之力將你周圍的空間全部封鎖,你還如何逃脫?今日便給我伏誅了吧!」

話音落下,他再次邁步朝向凌秋白緩緩走去。

冷川等人誰也沒有動手,看向余寒的目光再次微微一變。

竟然在舉手投足之間就鎮壓了凌秋白,這份實力,當真是可怕之極。

「呼——」

兩道劍光忽然從兩側交錯著斬出,然後在半空中形成一道交叉的十字。

璀璨的劍氣凌空肆虐,硬生生的將余寒投遞過來的道紋斬開,轟然破碎了開來。

與此同時,兩道身影從斜地里掠出,擋在了凌秋白的面前。

怨風與七律相視一眼,紛紛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秋白快走,我們兩個掩護,立刻帶八寶玉戎根回去,連城師兄會在入口處接應你,如果帶不走,一定要將其毀掉,萬不可落入講武堂之手!」

怨風淡漠的聲音傳來。

同時,兩人手中長劍遙指余寒。

「你們不是講武堂的弟子嗎?」

一聲質問從他們身後響起,讓兩人忍不住臉色瞬間大變。

怨風咬了咬牙,眼中帶著幾分不甘和後悔,然後轉頭看向一臉痛心的凌秋白。

「你們竟然用苦肉計!」

他臉色漸漸蒼白了起來。

七律此刻也抬起頭,然後看向了余寒,因為此刻余寒不僅遙遙將自己鎖定,而且從自己還未出手開始,就朝向自己這邊移動。

他已經站在了攻擊範圍之內,冰冷的眸子正看向這邊。

好像算準了自己就會站在此處一般。

「你早就知道了?」

他淡淡的看著余寒,比起怨風,表情顯得淡定了許多。

余寒分毫不讓的與他對視:「之前只是懷疑,所以我才和秋白演了這場戲,尤其是適才秋白帶走八寶玉戎根時候,除了你顯得很猶豫之外,別人都還很正常!」

「就憑著些?」

七律很鎮定,出乎意料的鎮定。

余寒伸手撣去肩頭飄落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