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九十八章 玄宗布局

第一百九十八章 玄宗布局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怨風不可思議的看著透過胸口的那道雪亮的劍尖,眼中漸漸化為一片駭然。

劍鋒之上的劍意,早已經撕碎了他的生機。

然而他依然轉過頭,看著握住長劍,眼中殺機閃爍的七律,然後伸出手,顫巍巍的指向旁邊的余寒,眼中滿是不甘。

那句質問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便倒下了。

「謝謝!」

七律面無表情的抽出長劍,沒有收入劍鞘,卻將其拋到了旁邊。

面對余寒,他根本無力反抗,而且適才余寒有意給了自己一個機會,將怨風擊殺。

雖然目的是利用自己來清理門戶,也不算破了之前他對怨風諾言。

但畢竟也給了自己一個殺死他的機會。

所以看向余寒,淡漠的聲音響起:「任你處置!」

余寒搖了搖頭,眼中帶著幾分憐憫看向他。

「我只是討厭你的為人而已,卻並非一定要殺你!」

他微微嘆了口氣,然後轉頭看向了以冷川為首的講武堂弟子。

「他背叛的是講武堂,也是你們的師兄弟,如何處置,就交給你們吧!」

冷川拳頭微微緊了緊。

他很痛心,七律可以說是自己看著一步步成長起來的,這個少年的執著,連他都忍不住敬佩。

從一個卑微的雜役弟子,逐漸成長為內院英雄榜第一,創造了無限的榮耀。

但是他卻在最關鍵的時刻,選擇了一條無法回頭的路。

帶著幾分痛苦緩緩走到了七律的面前。

「你知道嗎?這個姦細,無論是怨風還是秋白,我都不會痛心,只會恨,但為何,偏偏會是你?」

「人各有志,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師兄,動手吧!」

七律目光閃爍,眸子里沒有後悔。

余寒也有些驚訝七律的執著,不知道仙門到底給了他什麼好處,才會讓他如此意志堅定,甚至到此都沒有悔意?

「鏘——」

冷川的長劍終於出鞘,手臂微微顫抖,他沒有抬頭,卻一劍揮出。

劍鳴之聲大作,所有人都別過頭去……

七律的事情,讓一眾講武堂弟子的心情出奇的沉重,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余寒嘆了口氣,微微開口:「胡奇是化骨中期的修為,一旦融骨成功,實力將會暴漲,尤其是他所融合的還是聖骨,所以能夠達到什麼樣的程度,誰也不知道。」

他的這句話,將冷川等人的思緒漸漸拉了回來。

「你有什麼好辦法?」

余寒搖了搖頭,眼中閃過幾分凝重。

「你們護送八寶玉戎根回去,如果堂主可以恢復傷勢,那麼一切都還有希望,否則的話,我們做再多的事情,也無濟於事。」

他看向了風之瞳所在的方向,雙目微微眯起。

「胡奇那邊,我去吧!」

…………

十萬大山中,那無邊無際的林海上方,一艘古老的戰船緩緩行進,目標赫然正是齊州的方向。

那艘戰船上,有四道身影迎風而立,目光全部都看向了齊州的方向。

「那個小子,竟然還敢在齊州出現,膽子真是不小。」

眾人之中,一名白髮老者微微開口,語氣平靜,卻帶著幾分肅殺之意。

「何止是不小,我看是猖狂的過了頭!」

老者身旁,一名懷抱著長劍的中年人輕輕哼了一聲。

「聽說他的實力不弱,這一次那三個小門派的廢物們折損在燕州,也是拜他所賜。」

「所以大長老才會派我們來此?」

「當然,因為這個余寒,必須要死!」

「齊州有胡奇,已經啟靈的化骨中期,如果連他都解決不了,玄宗還有何臉面存在?」

中年人似乎很不屑,嘴角也帶著幾分漠然。

白髮老者輕輕搖了搖頭:「那裡畢竟是齊州,講武堂的實力也不弱,我們若是不去,一旦那幾個老傢伙出手,胡奇他們也無可奈何。」

抱劍的中年人微微冷哼了一聲,依靠在了船舷上,雙目微眯。

「不是還有劍明嗎?」

「劍明還有其他的任務,暫時不會暴露身份!」

白髮老者抬頭看了看已經灰暗下去的天色,嘴角泛起一絲淡淡的光芒:「現在,那個局,也差不多應該布下了。」

…………

齊州講武堂,一座山峰之上。

數道身影坐在山頂,感受著晚霞灑落下來的靈氣,周身光芒不斷繚繞,釋放出一道道渾厚的氣勢。

「呼——」

為首一人,身穿一身麻布衣衫,竟是仙門雜役弟子的打扮。

然而此刻他卻坐在了其他數名仙門弟子的正中心。

見到他醒來,旁邊的幾名仙門弟子也紛紛將目光投遞了過來。

「劍明師兄!」

他就是劍明,一直都以雜役弟子身份隱藏在講武堂的玄宗此行的真正最強者,化骨巔峰境界。

他是真正的核心弟子,地位極其崇高。

看著周圍的那些弟子,劍明嘴角勾起一抹驕傲的笑意,緩緩在站起身來。

「時間也差不多了,這一次胡奇去找聖骨,估計受到了阻力不小。」

「到現在也沒有消息傳遞迴來,也不知道,八寶玉戎根有沒有到手!」

旁邊的一名化骨中期弟子聞言立刻踏前一步。

「適才連城有消息傳遞迴來,他們的第一次截殺,失敗了。」

「嗯?」

劍明眉頭一皺,講武堂核心弟子的水平他知曉,即便加上內院那幾個廢物,也根本不可能會是胡奇等人的對手。

即便胡奇不出手,單單是邀景和連城,便足以搞定這件事。

但他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