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百九十九章 影子衍錚

第一百九十九章 影子衍錚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風之瞳內,一片安靜祥和,這裡沒有一道罡風存在,甚至連一絲風都沒有。

不像是風之眼一般,那片寧靜之下,是可怕的暗流涌動,殺機暗藏。

這處小世界,是整個清風谷的最中心。

周圍儘是陡峭的山石,好像太古時期的洪荒,充斥著一種亘古久遠的味道。

在風之瞳的最中心處,有一個巨大的山崖,蔓延出足足十餘里長度,彷彿是一道天塹,隔絕了古今。

那天塹對面的一座山峰上,兩道身影並肩站立在那裡,目光遠遠注視著那雄偉的山崖。

「據說,聖骨就在這裡。」

胡奇微微開口,像是自言自語。

他旁邊的那道身影,很瘦小,瘦小到站在人群中,不會有人感覺到他的存在。

寬大的道袍隨意的低垂著,流轉著一股莫名的寒意。

「如果是真的,應該就在那裡!」

胡奇伸手指向天塹正中心上豎立的一塊石碑上。

那塊石碑有十餘米高度,然而比起巍峨聳立的天塹,算不上多麼氣勢恢宏。

然而它矗立在那裡,卻很穩,一種帶著特殊氣息的穩。

石碑上只有一個字。

「劍!」

筆畫如鋒,即便相隔如此遠的距離,都覺得有些刺目的痛。

所以胡奇不敢將目光停留在那石碑上面的字跡上。

「可我總覺得,有一種危險的氣息,以我的實力,都不一定有把握取得那段聖骨。」

「我可以去試試。」

旁邊那道身影終於開口。

胡奇看向他,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寬大的道袍微微掀起,無風自動。

他那蒼白如紙的面孔,病懨懨的低垂目光,讓人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衍錚!」

胡奇的臉上帶著幾分淡漠。

「你看那天塹,好像是一片天空一樣,看似空曠,卻暗藏玄機。」

他伸手在那道巨大的山崖指指點點,一面說道:「這上面,一共有七個山洞,排列成北斗七星的形狀,好像是一座陣法。」

衍錚目光微閃,卻沒有開口,也沒有思考。

因為他不需要思考,一切有胡奇開口就好了,他只是他的影子。

僅此而已。

「你還記得剛剛進入風之瞳的時候,我們看到的那幾座山峰嗎?」

衍錚點點頭,想到那幾座形狀很特殊的山峰。

它們的山頂是圓形的,而且與山峰並不是一體,而是一顆圓形的大石降落在上面。

「你不覺得,那些山頂的大石,正好能夠填補到這些洞口嗎?」

衍錚低垂著頭,目光涌動,還是沒有開口。

胡奇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雖然當初我救過你,可在我心裡,你是我的兄弟,所以以後,有什麼就說什麼,我需要的不是一個影子,而是一個可以並肩作戰的兄弟。」

衍錚身軀微微一顫。

「帶著洞明宗和彩虹島的那些傢伙們,把那些石球拿回來,或許,天塹便可以開啟了。」

衍錚點了點頭,身形閃爍,瞬間就消失了原地。

他的速度很快,好像真是一道影子般。

…………

余寒也終於進入到了風之瞳內。

感受到周圍那份安靜的氣息,他的眼中閃過一絲訝然。

「沒想到,這殺機暗藏的風之眼內,竟然別有洞天,還有這樣一處安靜祥和的地方。」

凌秋白也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比起外面,這裡真讓人陶醉。」

「那你不妨多住一些時候,等住夠了再離開便是。」

余寒忍不住開口道。

凌秋白訕笑了兩聲,湊到余寒的身旁,壓低了聲音。

「你還記得,之前你療傷之前,我拚命的給你使眼色嗎?」

余寒點頭笑道:「當然記得,所以後來我傷勢恢復之後,就配合你演了一齣戲,然後把七律和怨風抓了出來。」

聽到余寒的話,凌秋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嘴角也湧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你……該不會以為,我那時候給你使眼色,是要和你共謀這件事情吧?」

「難道不是嗎?」

凌秋白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余寒心有餘悸道:「天可憐見,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我是聽到了你喊我名字之後,這才猜出你要用這種方法的,所以才配合的你。」

余寒也忍不住有些訝然,竟然誤會了,然而,這樣也能行?

「不得不說,你的反應還真是挺快的。」

凌秋白一臉的苦澀:「拜託你以後不要開這樣的玩笑了好不好?太嚇人了。」

余寒微笑著看向他:「那你之前給我使眼色是什麼意思?」

「我是在告訴你,你旁邊的那個看起來瘦不拉幾的小黑蛇,很可能就是之前那條玄蛇。」

「我知道啊!」

「你知道你還敢在他旁邊修鍊,你知道那傢伙有多可怕嗎?冷川師兄他們聯手,都險些無法將其鎮壓了。」

余寒點了點頭。

「對呀,怎麼了?」

「我……」

凌秋白忽然覺得,自己不知道該怎樣繼續說下去,因為余寒的回答,讓他無話可說。

「我再和你說正經事,能不鬧嗎?」

他只能這樣開口。

「我沒鬧啊,我知道它是玄蛇,可是它也沒有影響我,不是嗎?」

這一次輪到凌秋白愕然了,他只知道,當時看到玄蛇在余寒旁邊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所以此刻才開口提醒,但是現在想來,玄蛇的確沒有傷害余寒。

而且在他們離開的時候,他還特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