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零四章 天塹

第二百零四章 天塹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等到凌秋白等人趕到的時候,余寒正坐在旁邊的一塊石頭上,目光注視著遠處那依稀可見的天塹,兩顆石珠隨著指尖的跳動在掌心噼啪作響。

然後他們看到了渾身被一層白霜籠罩,經分辨不出模樣的幾具屍體,零零散散的倒在旁邊。

「別告訴我,這就是角之涯他們五個!」雲風渡兀自不敢相信。

凌秋白的表情也有些驀然,但卻點了點頭:「數量對上了,應該不會錯。」

雲風渡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

角之涯在講武堂內院弟子心中,絕對屬於首屈一指的存在。

即便他僅僅是洞明宗的弟子,依然改變不了強大的事實。

而洞明宗之所以將他派過來,目的十分明顯,就是希望這這一次與講武堂的對弈中,展現出自己的才華,從而加速進入玄宗的腳步。

而角之涯也沒有讓洞明宗失望,通過一系列的出手,驗證了他過人的天分。

玄宗甚至已經同意,齊州事情一了,便准許他入玄宗修鍊,並且成為核心弟子。

如此高的評價,至少可以證明玄宗對他的肯定。

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妖孽般的天才弟子,竟然就這樣隕落了,隕落在齊州弟子的手裡。

他們依稀記得,余寒是剛剛才突破的清微後期境界。

如此修為,竟然就這樣將角之涯,甚至還有四名清微後期境界的仙門弟子全部誅殺。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雲風渡甚至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尤其是此刻的余寒,坐在石頭上顯得十分悠閑,好像這件事情與他根本沒有任何關係一般。

他搖了搖頭,心中泛起了淡淡的苦澀,卻不願意繼續想下去。

凌秋白先一步走到了余寒的身旁。

「你們來了!」余寒抬頭。

然後不等他率先發問,伸手指了指前方那橫貫東西的巨大天塹。

「下一步,我們應該去那裡了!」

凌秋白微微皺起了眉頭,看向了他手裡把玩的兩顆石珠。

「你之前不是說,要多弄一些石珠過來嗎?現在才兩顆而已,此時去天塹那邊,會不會有些太早了一些?」

余寒微微站起身來,順手將兩顆石珠揣入懷中,眸子里閃過幾分深邃。

「之前,我是有些猶豫的,不過現在看來,似乎不需要那麼麻煩了。」

「石珠上面刻畫的是陣法,應該是開啟某座大陣的鑰匙。」

「如此的話,搶奪一顆還是兩顆,已經不那麼重要了,因為我的目的已然達到。」

雲風渡緩緩走到了余寒的面前,先是與凌秋白對視了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余寒,如果真的面對胡奇,或許我們真的無法幫得上你,但我們接到的任務就是,拚死來協助你的行動。」

「所以到時候一旦發生混戰,不必理會我等,一定要破壞胡奇獲取聖骨!」

余寒轉頭看了他們一眼,不禁微微一笑。

「怪不得這一路上你們都死氣沉沉的,原來早就抱了死志!」

「不過,還沒有那麼糟糕——」

他掌心光芒涌動,一道小巧的八卦自掌心升騰而起。

「你們的實力或許不行,但有了這個,要保命應該不難。」

「這是什麼?」

江別枝和許驚鵲等人也紛紛靠攏了過來,看著余寒掌心不斷流轉著玄奧氣息的八卦。

「八卦靈輪陣?」

凌秋白想到之前余寒所施展的那套陣法,不由得渾身一震。

余寒點了點頭,看向凌秋白。

「你也是陣師,應該不難理解,不過現在,不應該叫八卦靈輪陣,我們也可以稱之為——八卦劍輪陣!」

這也是適才余寒坐在大石上想通的一件事情。

身邊的講武堂內院弟子一共有八人,正好可以補足八卦之位,然後各守一個卦位,以真氣來模擬八卦靈輪陣的道紋運行路線。

力量上,或許不如真正的八卦靈輪陣,但卻能夠讓他們的實力增加數倍。

至少這片混亂之地,能夠多幾分安全。

當即,他耐心的將八卦劍輪陣的奧義說給了眾人聽。

能夠在內院無數弟子中脫穎而出,八名弟子的悟性自然都是一流,所以很快就將其吃透,暗暗體悟起來。

余寒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凌秋白。

「秋白,這裡只有你一個人是陣師,雖然經過我適才的推演,以真氣來模擬道紋的運行路線,但倉促之間,總會出現一些特殊的問題。」

「所以一旦逼到必須要施展這套劍陣的時候,你一定要居中調度,以道紋來彌補陣法的補足,這樣的話,把握還能再大幾分!」

凌秋白重重的點頭。

這套陣法可以說複雜至極,余寒卻可以直接將其推演出來,轉化為劍陣,對他來說,此刻心中全部都是滿滿的欽佩。

余寒再次將目光轉移到了天塹的方向,雙目微微眯起。

「胡奇,也必定會以為我們接下來會攻擊他派出的其他獲取石珠的弟子,所以必定有所準備,可惜,他猜不到,我敢直接站在他的面前。」

話音落,嘴角有一絲笑容綻放開來。

「余寒!」

一直沒有開口的江別枝忽然走了過來,臉色有些凝重。

在余寒將目光投遞過來之後,繼續說道。

「胡奇當初第一次在講武堂出現的時候,冷川師兄他們正在與那些仙門弟子發生衝突,那個時候他展現出超凡的實力,鎮壓住了局面,還打傷了冷川師兄等人,最後逼得我講武堂的執法長老出手。」

余寒偏過頭,不知道他為何會說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