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零七章 劍陣顯威

第二百零七章 劍陣顯威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雲錦美麗的眸子微微閃爍,隨即點了點頭。

不過心裡卻有些不屑。

那八個講武堂弟子,修為最高的也只是清微中期而已,連一名清微後期都沒有。

這樣的實力,派自己身後的幾名清微後期弟子去就可以了,為何還要自己親自出馬?

不過既然胡奇已經點名了自己,她也無法反駁,身形閃爍之間,已經朝向下方雲風渡和凌秋白等人飛速掠去。

「是雲錦!」

雲風渡目光閃爍,看向了那道急速而來的身影。

凌秋白等人也是臉色微變,化骨初期境界強者,如果換成是從前,他們只有逃走,或者是任人宰割的份兒,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不會有。

因為差距太大了。

但是現在,他們卻並沒有慌張,看著越來越近的雲錦,心思反倒平靜了下來。

「記住適才余寒教給我們的八卦劍輪陣,大家全力出手,與她戰上一戰!」

凌秋白凝重的聲音傳來。

而對於這八名內院弟子,雲錦還是比較熟悉的。

縴手一揚,捏動一個古怪的印訣。

「虹光劍!」

在距離眾人二十米左右的時候,她打出了那道印訣,化為一道虹光,夾雜著無匹鋒銳的氣息,朝向雲風渡斬落下去。

雲風渡是幾人之中最強的,所以她的目的很明顯。

擒賊先擒王!

虹光劍,是她以彩虹島的地階上品功法《落雨彩虹》自行祭煉出來的一道劍光。

十分厲害,也是她賴以成名的一道神兵利器。

如今全力催動,威力自然不可小覷,所以這一擊,那雲風渡絕對無法抵擋。

不死也會重傷!

雲錦對自己的這一劍很有自信。

只是就在這一劍刺出的那一刻,八名講武堂弟子身形齊齊動作,竟是各自佔據一方,通體都開始綻放出一道道刺目的光芒。

她的虹光劍,正好刺入到了八人的中心處。

「殺——」

八人齊齊出招,衍化八卦至理,雖然帶著幾分生澀的感覺,但隨著凌秋白將自己的百餘條道紋注入其中,並且按照之前觀想八卦靈輪陣的感悟和余寒的講解,竟然將那一絲不協調完全祛除掉。

「嗯?」

雲錦黛眉微皺,那一道虹光劍,沒有遇到應有的力量阻擋,彷彿泥牛入海一般,迅速的消失不見了蹤跡。

「陣法?」

以她的眼力,自然能夠看清楚八人聯手催動的這座便是陣法,當即目光也開始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座陣法,雖然看起來很普通。

但是每一寸陣法之間,都似乎有一道莫名的聯繫,讓她一時間竟是找不到出手之處,更加不知道下一招應該釋放到何處。

雲錦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

「不錯的陣法,連這些卑微的傢伙,都有如此手段了嗎?」山峰之上的胡奇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八名講武堂弟子此刻表現,也讓他感覺到了一絲驚訝。

「這陣法的確不錯,就是不知道,以你們的實力,能夠堅持多久。」

沉默了片刻之後,雲錦臉上的凝重之色終於散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冰冷蝕骨的殺機。

她嬌喝一聲,身形直接俯衝而出,整個身體都化為一道巨大的虹光,狠狠的朝向八名講武堂弟子籠罩下去。

「大家小心,全力抵擋!」

第一次運轉八卦劍輪陣就將雲錦擋住,雲風渡和凌秋白等人士氣大增,之前余寒的講述,加上他們自己的感悟不斷的在陣法中釋放出來。

這套劍陣越發純熟了起來,而且開始展現出了不同尋常的一面。

相比之下,雲錦則越打越是心驚,原本以為,以他們的實力,催動如此可怕的陣法,必定堅持不了多久。

卻沒想到,在逐漸的磨合之下,自己的壓力越來越大,甚至開始被壓制。

這讓她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不過卻沒有絲毫的辦法,陷入到了異常難受的地步。

與此同時,不遠處與衍錚交戰之中的余寒,也看到了這一幕。

最開始雲錦出手的時候,他心裡其實有一些擔憂的。

所以在應付衍錚那層出不窮手段的同時,分出一部分心神暗暗戒備,一旦凌秋白他們有所危險,即便捨棄了這一次擊殺衍錚的機會,也會出手相助。

只是沒想到的是,凌秋白等人的表現,超出了自己的預估,這套八卦劍輪陣所綻放出來的力量,也讓他驚訝不已。

眼見眾人的優勢越來越明顯,余寒終於徹底放下心來,看著對面被自己逼迫得焦灼不堪的衍錚,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他們的表現,出乎了我的意料,你是不是也感覺到很驚訝?所以接下來,我們之間,才是真正的戰鬥!」

他雙目微眯,雙手之間,兩彎新月漸漸升起,所有的心神全部都集中在了雙手之間。

白焰升騰,使得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那股冰冷蝕骨的氣息,讓衍錚都感覺到了威脅。

「二月焚天!」

兩彎月光狠狠的碾壓下來,帶動著周圍的空間,都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

那是一股可怕的波動。

衍錚不住的後退,然而身後,八卦靈輪陣和那巨大的神龍相互糾纏在一起,將他的退路再次封住。

能夠明顯感覺到,余寒是不想繼續拖延下去,所以要結束戰鬥了。

衍錚眼中的目光越發堅定,雙臂忽然狠狠一震,兩隻寬大的衣袖齊齊化為碎片。

精瘦的雙臂徹底裸露在了空氣中,竟是呈現出妖異的血紅之色,彷彿根本沒有皮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