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零八章 你選骨,我選劍!

第二百零八章 你選骨,我選劍!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身形一閃,朝後飄飛而出,嘴角帶著點點笑容,看向了出手的胡奇。

衍錚的那一招,終究還是沒有施展出來,胡奇在將余寒的兩座組合陣法轟破之後,又一掌拍在了他的背心上,將幾乎快要凝聚成型的氣勢拍的粉碎。

而衍錚的目光,同樣落在了站在自己身旁的胡奇身上,帶著濃濃的愧疚。

「我失敗了!」

他低下了頭,眼中閃爍著屈辱,餘光卻瞥向了余寒,顯然心有不甘。

胡奇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聲音帶著一種莫名的魅力:「我說過,我們是兄弟,雖然給你的任務是讓你殺了他,但你的性命,比他重要多了。」

衍錚眼中划過一絲感激,沒有說話。

胡奇卻微微嘆了口氣:「你先守在旁邊吧,接下來,由我與他交涉。」

看著身形逐漸消失在眼前的衍錚,胡奇終於將目光轉移到了余寒的身上。

「不得不說,你還真是讓人意外啊!」

「只是很可惜,你以為殺了角之涯,或者是戰勝了邀景、連城,甚至是衍錚,就有足夠的實力與我抗衡嗎?」

他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殘忍而又冰冷的笑容:「別做夢了,你差的太遠了,那是天與地之間的差別,所以我真為你感到可惜……」

話音落,他右手不斷的在身側划動。

每一次划動,都有一道道璀璨的光芒亮起,那些光芒,似乎從周圍的空間中抽取出來,蘊含著一種無與倫比的強橫力量。

「剛剛那三道月光的白焰,的確厲害,不知道比我這天地萬化拳如何!」

他眼中帶著一絲驕傲。

天地萬化拳,在玄宗,也絕對是屬於排名靠前的神通,催動到極致,可藉助天地萬物之力,融入這一拳之中。

余寒也感覺到了那股可怕的力量,雙目微微眯起。

那拳芒包裹之下,每一道線條都充斥著一種大道的紋理。

曾經聽父親說過,洪荒大地是一片封印的世界,被剝奪了靈源。

在這裡,沒有天道,沒有靈氣,是一片匱乏的天地。

然而胡奇的這一拳,卻儼然有一絲大道的痕迹流轉其中。

他目光微微閃爍,眼看著周圍不斷有力量被他抽取到這一拳的力量之中,心中卻漸漸生出一絲明悟。

「原來,並非是真正的諸天大道,而是藉助天地萬物的力量,從而衍出萬物形成的軌跡和紋理,模擬大道。」

「雖然也算是不錯,然而終究也只是贗品而已!」

想到這裡,他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試一試也好!」

雙手平伸而出,掌心之上,各自出現了兩彎新月。

「四月焚天!」

不是三月,而是四月!

修為突破到了清微後期之後,《九月焚天》的力量再次晉級。

但余寒一直都沒有機會將其施展到極限。

如今面對著天地萬化拳的可怕威力,強如余寒,也不敢有分毫的大意,直接將這套神通催動到了極致,凝聚出四彎新月,威力倍增。

四道彎彎的月牙看似羸弱,然而每一次閃爍之間,都有無匹的氣息流淌出來。

胡奇終於感覺到了一絲壓力,同時眉頭微微皺起,天地萬化拳全力催動,一道道力量在拳頭表面匯聚。

然後,一拳轟出!

「嗡——」

真氣透過拳頭爆射出去的光芒,似乎要將空間撕裂了一般,無與倫比的巨力開始沸騰不休。

余寒眼中也變得凝重了起來,胡奇的強大,是他平生僅見,四月焚天已經是他目前為止,所能催動出來的最強大力量,如果不行的話……

來不及多想,兩股力量終於在半空中相互碰撞到了一起。

「轟——」

可怕的衝擊波朝向四面八方擴散,白焰破碎,無數道森寒的火光被湮滅。

但是,天地萬化拳同樣也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一條條大道紋理全部被撕碎,甚至有些被那些冷到了極致的火光燒成灰燼。

兩道身影一觸即分,各自朝後退出。

只不過胡奇僅僅退出三步,而余寒則是足足退出了十多步距離,臉色也掠過幾分蒼白。

「竟然擋住了!」

即便如此,胡奇眼中依然流淌著一絲震驚。

天地萬化拳的力量,能夠輕易擊殺一名化骨初期境界的強者,然而卻被余寒抵擋住了,即便佔據了一些優勢,比其他之前的預想,卻差了太多。

這一擊交手之後,峰頂上那幾名清微後期的弟子也忍不住嚇了一跳。

甚至包括剛剛回到峰頂的衍錚,看著余寒頭頂那四彎光芒暗淡了不少的新月,眼中也閃過幾分複雜之色。

他記得,適才余寒與自己對戰的時候,催動的僅僅是三彎新月而已,饒是如此,自己都被逼的差點用出了那玉石俱焚的招式。

如果當時他直接就施展出這四彎新月的神通,自己根本就無法抵擋住。

想到這裡,衍錚的心裡就忍不住抽搐了幾分。

作為胡奇的影子,他自然清楚天地萬化拳的力量已經達到了怎樣的程度,但卻依然被對方抵擋住了。

看來,余寒說的沒有錯,自己即便當了這麼多年的影子,骨子裡的驕傲依然沒有斂去,這將會成為這一條道路上,最大的阻礙。

他微微閉上雙目,心神卻在這一刻得到了升華。

余寒甩了甩震得生疼的手臂,頭頂的四道月光也悄然散開,目光注視著胡奇。

胡奇收起了眼中的那一絲驚訝,漸漸生出一絲戲謔的笑容。

「怎麼?不打了嗎?還是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