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零九章 劍碑

第二百零九章 劍碑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好可怕的氣息!」

胡奇眉頭緊皺,看向余寒手裡的那枚玉簡,渾身氣息不斷攀升。

那枚玉簡,透露著一股肅殺之氣。

那是一種無法比擬的氣息,甚至讓他感覺到了威脅。

所以,他不敢有半分大意。

真氣在體內瘋狂運轉,化骨中期的力量直接攀升到了極致,隨時準備出手。

看著胡奇如臨大敵的模樣,余寒嘴角漸漸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如果破開這座陣法,我可以考慮一下,能不能與你合作!」

「八門戮仙陣!」

沒有錯!

此刻余寒手裡的這枚玉簡,赫然正是之前在血燃手中搶奪過來的那枚蘊含著八門戮仙陣的陣法玉簡。

雪藏了這麼久,終於在這緊要關頭施展了出來。

隨著一千多條道紋的注入,玉簡光芒大盛,可怕的氣息一瞬間狂涌而出。

然後,竟然自動從他掌心脫離而出,高高升起,懸浮在半空中。

無數道金色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灑落下來。

胡奇的周圍,八座巨大的門戶同時開啟,源源不斷的殺戮之氣轟然逆卷。

之前血燃催動八門戮仙陣的時候,本身並不是陣師,卻使得這座陣法,釋放出逆天的可怕力量。

如今余寒親手將其催動,三級陣師的道紋盡數融入其中,威力比起血燃施展的時候,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而且,這是他最後的底牌,就是為了胡奇而準備的底牌。

所以,在八座金門出現的那一刻,胡奇的臉色變得難看到了極點。

他也沒有想到,一個在洪荒出生的野小子,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實力。

周圍那八座金門綻放出來的氣息,足可以用恐怖來形容。

那些殺戮的氣息,還未臨近,便讓他忍不住感覺到一陣通體冰冷。

這座陣法,竟然擁有足以擊殺自己的力量。

「乾坤缽!」

感受到了來自生命的威脅,胡奇再也不敢有半分的保留,將長老臨行時賜下的那件上品法器施展了出來。

金黃色的缽盂赫然出現在頭頂,然後,隨著他真氣的注入,化為巨大的虛影投遞出來。

那大巨大的乾坤缽虛影,猶如一頂穹廬,將他周身盡數守護在了其中。

然後,任憑無窮無盡的殺戮氣息臨近,全部都被這頂穹廬阻擋了下來。

感受到來自乾坤缽傳遞過來的龐大壓力,胡奇的臉色卻沒有多少輕鬆。

咬牙全力催動乾坤缽,抵擋著八道殺戮氣息。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

八門戮仙陣真正的力量,是八門開啟之後,裡面蘊含的八道殺戮劍意。

當初如果不是自己在最後一刻將這座陣法破開,很可能早已經隕落在這八道殺戮劍意之下。

所以,那八道劍意才是他最終極的手段。

但現在,他並未著急將這一招施展出來。

因為胡奇催動的那尊乾坤缽,同樣讓他感覺到了強大。

那股守護的氣息,十分厚重,與自己的大乾坤浮屠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而且在氣息上,還稍微強大一些。

雖然大乾坤浮屠並未成長到極致,但這乾坤缽如此厲害,已經能夠讓他足夠重視。

尤其是後面還有衍錚等人虎視眈眈,一旦八道殺戮劍意出現,將胡奇逼迫到絕境,並且無法迅速的將其擊殺,那麼下一刻衍錚出手,事情就麻煩了。

因為自己不是一個人,身後還有八名講武堂弟子。

所以,他沒有過度的逼迫胡奇,而是催動八座金門,釋放出無盡的殺戮氣息,進行鎮壓。

「果然還算是不錯,現在,你可以考慮一下我之前的提議,是不是需要合作。」

說到這裡,他微微一笑,嘴角帶著幾分淡漠。

八座金門同時顫抖,各自有一截劍尖從那巨大的門戶之中探出。

無匹的殺戮氣息從那八座金門中探出的八截劍尖中狂湧出來。

胡奇渾身一震,乾坤缽不斷傳來一道道可怕的壓力,而且隨著那八截劍尖的出現,越發的沉重了起來。

「這個混蛋,陣道的修為怎麼會如此可怕?」

他牙關緊咬,眼中滿是不甘與憤怒。

這個余寒,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底牌,將自己逼入到這般境地,徹底失去了主動。

不過好在,他也有所顧忌,所以並沒有將那八座金門之中的殺機徹底激發出來。

胡奇也樂得如此,見到余寒給了自己一個台階,當即點頭道:「你也的確有這個資格與我合作。」

余寒微笑著搖了搖頭。

真是死要面子。

都這種地步了,還在言語上不肯認輸,虛偽的可憐。

周圍觀戰的仙門弟子臉色一陣青白,對他們來說,胡奇作為護道者,絕對是他們的核心和依靠。

至少在整個齊州,能夠勝過他的人不多。

但此刻,卻被一名講武堂的弟子逼迫到了如此地步。

這讓一直都等待著他擊殺余寒,讓講武堂這一次截殺行動徹底失敗的他們,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恥辱。

「既然如此,我們同時撤去攻擊!」

余寒微微道,掌心道紋密布,湧入到了那枚玉簡之中。

胡奇心裡暗暗鬆了口氣,同時漸漸撤去了乾坤缽的力量。

直到兩人的氣息全部消失,胡奇這才略微平息了一下翻騰的氣息,目光閃爍。

「之前你說過,你要的是那座石碑,不會與我搶奪聖骨。」

「的確,不過那是出手之前,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如果我拚死一戰,你也不一定就會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