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一十二章 聖獸死局

第二百一十二章 聖獸死局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齊州,余家。

從講武堂出事開始,余家便得到了消息,大門也因此緊閉起來。

余占元很清楚,一旦玄宗與講武堂之間的戰鬥徹底爆發,余家將會首當其衝,成為第一個被毀滅的對象。

當初玄宗雖然同樣出手逼迫,但卻始終沒有將余家徹底覆滅。

一方面是顧忌講武堂。

另一方面,也有以此來要挾余寒歸來的意思。

而現在,這兩方面,都已經成為過去,那麼余家,在玄宗眼裡也就沒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此刻的講武堂已經自顧不暇,更加不會理會一個世家的死活。

所以從他收到消息的那一刻起,便開始緊閉大門,等待著這場血雨腥風的到來。

余寒已經前往風之眼,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消息傳回來。

余占元雖然心中擔憂,卻沒有絲毫的辦法。

站在已經蕭條的演武場上,看著一片冷清的余家,他原本就蒼老不已的面孔上,更加增添了幾分落寞與悲涼。

「呼——」

衣袂破空的聲音傳來,隨即便是大門被轟破的聲音。

這已經是余家的大門,第三次被仙門轟碎。

踏著滿地碎片,十餘道身影魚貫而入。

余家弟子都聚集在了一起,廖青等人在余家的半年,以一種特殊的手法將他們的經脈全部封印住。

所以此刻,所有餘家弟子,都如同廢人一般。

但是,眼見著那十餘道身影闖入,每個人眼中,卻都燃燒著濃濃的戰意。

「廖青這蠢貨,竟然會在這裡栽了跟頭,真是丟人丟到了家。」

淡淡的聲音響起。

那十餘名仙門弟子中,有一道身影一步跨越了出來,微笑著掃向一眾余家弟子,最後將目光落在了余占元的身上。

「聽說,余寒回來了!」

他嘴角勾起一絲譏諷的笑容:「你們是不是以為,這樣就沒事了?」

「其實,我們一直都在等他回來呢!」

「只是有些可惜,沒有在這裡遇到他!」

此人乃是化骨中期境界,名叫周啟,雖然尚未啟靈,但實力卻不弱。

聽到周啟的聲音,余占元蒼老的面孔微微現出一絲不屑。

「如果寒兒在此,焉能容你這般囂張?」

周啟的臉色忽然陰沉了下來,在他看來,余家不過就是螻蟻,彈指之間便可覆滅。

然而這個螻蟻,卻看不起自己。

他眼中的光芒漸漸化為森寒的殺機。

「既然你都如此說了,那我便留你一命,讓你親眼看著,余寒是如何死在我的手上!」

說到這裡,朝向身後揮了揮手。

「殺——」

身影浮動,身後那十餘名仙門弟子紛紛抽出兵器,朝向余家這邊衝殺了過來。

余家的一眾弟子也握住了兵器。

即便他們已經失去了修為,沒有了戰鬥力,但卻依然還可一戰。

「要做無畏的反抗嗎?只會加速滅亡而已!」

那幾名沖在最前方的仙門弟子哈哈大笑,眼中滿是狂妄和不屑。

劍光在他們頭頂懸浮,身形也迅速的逼近,在他們看來,結局其實早就已經註定了。

然而,就在那些劍光即將落在余家弟子身上的時候,就在余家眾人身後的那扇內院大門裡,有一截黝黑的巨影探出。

帶動著一股強橫到了極點的可怕力道,狠狠抽打在仙門弟子祭出的劍光之上。

「蓬——」

光芒炸裂,那黑色的巨大軀體上,無堅不摧的力量幾乎在瞬間狂涌而出,一舉就將那些劍光砸成了漫天碎片。

為首的那幾名仙門弟子,臉上的笑容驀然凝固在那裡。

但卻已經來不及反應,他們甚至還沒有看清楚,那忽然出現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便直接被一股猛烈的勁風吞沒。

慘叫之聲響起。

玄蛇那堪稱龐大的身軀,終於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頭顱高高揚起,俯視著下方的眾人。

「三……三級巔峰妖獸?」

周啟的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看著那條巨大的玄蛇,心中也忍不住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不是說,余家已經徹底失去了戰鬥力,隨手可滅殺嗎?」

「那這條三級巔峰的玄蛇是怎麼回事?」

他很想弄明白,但卻不敢多逗留一絲。

三級巔峰的玄蛇,絕對堪比人類化骨後期巔峰的境界,?這等實力,已經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夠抗衡的。

所以,就在玄蛇全部現出身形之後,他身形閃爍,就要朝後退去。

但是,玄蛇沒有留給他們逃走的機會。

龐大的身軀狠狠捲曲,竟是將所有人全部都圈在了其中。

周圍不斷被一股嗜血的腥氣籠罩,帶著一股冷冽無比的殺機。

「吼——」

它仰天怒吼一聲,口中黑炎噴吐!

這是余寒交給它的第二個任務,一旦完成,便可去他那裡再去換一滴聖獸玉髓。

所以它必須要守護余家的安全。

那麼,這些膽敢挑釁自己威嚴的倒霉傢伙,全部都要死!

龐大的身軀橫衝直撞,朝向仙門一眾弟子碾壓了過去。

…………

趁著衍錚阻擋住余寒的片刻,胡奇終於鬆了口氣。

他已經來不及去考慮,余寒的修為如何進步如此之大。

目光全部都被那段聖骨吸引了過去。

探手一抓,便將那段瑩白的聖骨握在了掌心。

一股精純而又磅礴的力量湧入體內,忍不住通體舒泰。

「余寒,待我煉化了這段聖骨,便是你的死期!」

然而此刻,余寒因為丹田的示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