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一十三章 余家的末日?

第二百一十三章 余家的末日?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情況如何了?」

劍明懶洋洋的躺在一塊大石上,沒有回頭去看剛剛走過來的幾道身影,直接開口問道。

那幾名仙門弟子微微躬身。

「除了執法堂和護法堂之外,其他的堂口,已經盡數被控制住了。」

劍明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只剩那兩個老傢伙了嗎?」

講武堂的崩潰,比他想像中的還要迅速幾分。

甚至可以說是不堪一擊。

那幾道命令下達之後,所有仙門弟子和當初埋藏在講武堂內的釘子幾乎同時發動,立刻佔據了講武堂的半壁江山。

而且隨著他們勢力的不斷壯大,早已經形同朽木的講武堂,正在迅速的走向滅亡。

執法堂和護法堂,是齊州講武堂的根基。

這兩大長老在齊州講武堂的地位,相當與三大森羅長老在燕州講武堂的地位。

所以劍明也不敢大意。

尤其是現在,成功在望,更不想因為自己的疏忽大意,導致滿盤皆輸。

「執法堂和護法堂依然沒有任何動靜,那兩個老傢伙,不知道在想一些什麼。」

「不過我們已經派出不少弟子散落在周圍,密切關注,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我們的眼睛。」

劍明終於坐起身來,眼中的懶散盡數褪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凝重。

「越是到了這種關頭,就越不能大意,你們一定要小心。」

那幾名弟子同時點了點頭。

「劍明師兄,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硬攻,為何……」

那弟子欲言又止,沒有繼續說下去。

劍明的嘴角卻露出幾分淡淡的笑意:「現在還沒到時候,余家那小子還未歸來呢!」

呼!

衣袂破空之聲傳來,又是一名玄宗弟子出現在他們面前,臉上帶著幾分慌張。

「什麼事?大驚小怪的!」

劍明淡淡的開口,眉頭微微皺起。

那弟子咬了咬牙:「周啟師兄那邊,出事了!」

「什麼?」

劍明臉色一變,周啟是化骨中期境界,實力在他們這些玄宗弟子中,也屬於上等的存在。

所以儘管知道,憑余家那些登不上檯面的螻蟻,派出他完全是浪費。

但一向謹慎的他,還是這樣做了,目的就是不想出什麼意外。

「余寒回來了?」

他第一時間想到了余寒,因為余家除了他之外,根本沒有人還值得他重視。

那名弟子搖了搖頭,心有餘悸的說道:「是玄蛇,化骨巔峰的修為!」

劍明眼中精芒閃爍,帶著一股深深的震撼。

「玄蛇,好像是在守護那個余家,周啟師兄帶著幾人剛要出手,就被那頭畜生阻攔了,而且,它竟然下了殺手,幾位師兄和師弟……都回不來了!」

「哼!」

劍明冷哼一聲,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寒意。

「好一個余家!竟然還有這等後手,真讓人意外啊!」

他咬了咬牙,雙目微微眯起:「讓耀輝和秦宣過去!我就不相信,兩名化骨巔峰,還拿不下一個余家?」

一股冰冷的殺機從他眼中浮現出來。

儘管出手的是玄蛇,但很明顯,這忽然出現的玄蛇,一定與余寒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此刻齊州的這個局,是自己布下。

而且一切都按照計劃順利進行著,唯獨這一次,被余寒勝了一籌。

劍明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失去的尊嚴,一定要奪回來!

那弟子猛地抬頭,沒想到師兄竟會下達如此決絕的命令。

「可是師兄,如果耀輝和秦宣兩位師兄過去的話,一旦講武堂那兩個老傢伙拚死反撲,我們的優勢也就沒有了。」

劍明眸子里掠過一抹淡然,轉頭看向了這名弟子,似乎要將他看穿一樣。

那弟子急忙低下頭去,同時心裡忍不住一陣駭然,背後已經生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他是胡奇的親信,但一直隱藏得很好。

此刻眼見著劍明的目光漸漸冰冷,心中立刻懊悔不已,適才不該這般直接的提出質疑。

劍明忽然笑了起來,走到這名弟子的身旁,語重心長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四奇長老,應該快要到了。」

…………

風之瞳內,聖獸所釋放出來的可怕力量,直接將所有人全部都圈入到了其中。

距離那段聖骨最近的幾名玄宗弟子,率先抵擋不住,一身精血立刻被吸干,化為一副枯骨,散落在地。

胡奇催動乾坤缽,拼力的抵擋著那股碾壓下來的可怕力量,臉色蒼白如紙,卻依然心有餘悸。

如果適才不是斷去一臂,自己的下場,也會與那幾名弟子一樣。

「師兄,我們該怎麼辦?」

雲錦俏臉帶著莫名的恐慌問道,此刻那股絕強的力量鎮壓之下,他們只能拼力抵擋,根本無法挪動分毫。

這跟等死沒什麼兩樣。

因為隨著聖骨上面流轉的青色光芒越來越濃郁,周圍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

他們終究會有支撐不住的那一刻。

胡奇的臉色也出奇的難看,誰也不會想到,已經隕落了這麼多年的聖獸,竟然還布下如此驚天殺局,以至於讓他們陷入到了無比的危機之中。

遠處,余寒等人雖然提前逃離,可還是沒有逃開危機籠罩的範圍。

眼見著他們也同樣陷入到了苦戰之中,胡奇心中稍微平衡了一些。

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乾坤缽雖然是上品法器,威力不俗,但隨著聖獸力量的越來越強橫,乾坤缽所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