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一十五章 越界了!

第二百一十五章 越界了!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劍明師兄!」

一名弟子急速飛掠而來,臉上也帶著幾分急切。

劍明眉頭一挑,雙目微微眯起:「發生了什麼事?」

那弟子因為急速趕路,努力平復了一下有些喘息的胸口。

「執法堂和護法堂那兩個老傢伙出動了!」

「現在就出動了?」

劍明眉頭皺起,隨之從那塊大石上站起身來,眼中閃過幾分淡淡的凝重。

玄宗來到講武堂的化骨巔峰弟子一共三人,加上洞明宗和彩虹島那兩名化骨巔峰長老,一共有五名強者。

當然,如果胡奇能夠融骨成功,實力也不下於普通的化骨巔峰境界強者。

如此的話,可有六人作為中流砥柱。

而此刻胡奇未歸,耀輝和秦宣已經前往余家。

留在講武堂的化骨巔峰強者,即便加上自己,也只剩下三名而已。

講武堂那兩個老傢伙,都是晉入化骨巔峰境界多年的人物,而且又手握講武堂重寶,所以一旦真正開戰,不一定就穩操勝券。

他布局了這麼久,每一步都走的很紮實,確保萬無一失才可行動。

唯獨一次就是在余家的事情上吃了一個啞巴虧。

而此刻,聽到講武堂那兩個老傢伙竟然選擇在這個時候有所動作,自己剛剛才派出耀輝他們兩個,力量正是薄弱之時,不由得陷入到了兩難的境地之中。

想到這裡,劍明的臉色就越發的難看起來。

「他們去了哪裡?」

他聲音低沉,帶著森寒而又恐怖的殺機。

那弟子被他的目光觸及,忍不住心頭一顫,連忙回答道:「好像是講武堂堂主被困的洞府。」

劍明目光閃爍:「竟然是奔著星辰石去的,野心倒是不小!」

然後,他臉色一瞬間變得出奇的凝重,同時雙目微微眯起。

「召集所有人,我們也立刻趕過去!想要救人,可沒有那麼容易。」

那名弟子聞言愣了一下,隨即有些不解。

「可是劍明師兄,我們現在的實力,恐怕無法穩操勝券,反而還會陷入到危機之中。」

劍明嘴角漸漸咧開一絲笑容。

「我們此行,並非要滅了他們,也不是要進行決戰,阻止一下就好了,耀輝他們兩個,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

「而且,算算時間,四奇長老應該也差不多了!」

「我們的後手源源不斷,但他們的資源,卻根本不足以支撐那麼多後手,更加無法與我們抗衡,所以一切的努力都將會是枉然。」

說到這裡,劍明心中的怒意終於微微平復了一些。

那個叫余寒的傢伙,最好不要死在胡奇的手裡,竟然讓自己的道心受到震蕩,險些陷入其中,影響到正常的指揮。

所以,自己一定要親手將其擊殺,只有這樣,才可泄心頭之恨。

「馬上行動吧,講武堂的兩個老傢伙既然已經全部出動,那麼他們最後所有人,也應該都會去那裡,如此的話,我們也不要耽擱了!」

…………

堂主所在的那處洞府。

看著面前高大的星辰石,上面諸天星辰繚繞,運行著一道道特殊的軌跡,不斷充斥著可怕而又厚重的力量。

執法長老目光閃爍,與身旁的護法長老對視了一眼。

「陣法一道,還是你比較在行,就交給你了,我只管出力就好!」

護法長老卻搖了搖頭,嘴角勾起一絲苦澀。

「這是天然形成的陣紋,非人力所能影響,所以想要以巧力破之,幾乎就不可能!」

「那該如何破解?」

執法長老眉頭微微皺起,帶著幾分凝重。

「星辰石是仙門用來封印的一種特殊奇石,根據所有傳聞來看,除了直接將其移開或者是轟破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

「既然如此,那我們只有試一試了!」

兩人同時點了點頭。

可怕的氣勁在彼此之間不斷的流淌,化骨巔峰境界的修為一瞬間催動到了極致,在半空中凝結成兩隻巨大的手掌。

「起!」

兩隻大手同時握住了那塊星辰石,狠狠朝向上方提了起來。

巨力灌注之下,星辰石微微顫抖,帶動著整個洞府,都不住的搖晃。

然而兩名長老的臉色卻越發的難看,此刻的他們,幾乎催動了自己最強大的力量,可只能將其撼動,卻無法移開。

「試試能不能轟破!」

執法長老單手捏動一個印訣,無與倫比的氣息肆虐而出。

與此同時,護法長老也打出一拳,道紋在拳頭表面流轉不定,竟是化為一個小型的陣法,融入到了這一拳之中。

「開!」

兩隻拳頭,再次同時轟擊在了星辰石之上。

星辰石光芒搖曳,裡面星辰閃耀,飛速的運轉了起來,每一次星芒閃爍,都將兩人傳導到其中的力量瓦解一部分。

呼——

無論他們如何催動真氣,卻都被那星辰石阻擋住,無法寸進。

兩人同時嘆了口氣,收拳而立,目光帶著點點無奈。

「怎麼可能如此堅固?連我們兩個聯手都無法將其轟破?」

執法長老雙目微微眯起,森寒的光芒從眸子里激射而出:「看來,只有催動天罰鐘的力量了。」

他看向護法長老,繼續說道:「我來催動天罰鍾,你調動護宗大陣,這一次如果還不成功,只怕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天罰鍾是齊州講武堂的護宗神器。

便如同天玄鏡在燕州一般,都是講武堂的根基。

而執法長老,便是執掌天罰鐘的長老,可借用其一部分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