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交鋒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交鋒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玄蛇那巨大的身體出現在眾人面前,經過與玉髓的洗禮之後,它身形足足長大了將近一倍,漆黑的紋理之間,隱約流轉著一層油潤的光澤。

重傷之後的它,得到了余寒贈與的數滴玉髓,如今不僅傷勢恢復,實力又大幅度進步,所以此刻,玄蛇看向眾人的目光驕傲到了極點。

仙門眾人之中,知道玄蛇存在的,只有劍明等少數幾人。

因為耀輝和秦宣被他派到余家,就是為了對付這條玄蛇。

然而此刻,它出現在這裡。

那麼,耀輝和秦宣,很可能已經出事了。

劍明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然後將目光落在了玄蛇頭頂,那負手而立的白色身影之上。

「余寒!」

他咬了咬牙,心中忽然生出一絲油然的挫敗感。

擁有如此遠超對方的資源,又經過自己的周密部署,可以說,這一次計劃萬無一失。

但是,就因為他的出現,導致了自己一步步走向錯誤的深淵。

從玄蛇開始出現在余家,再到後來派出耀輝等人前往,甚至還有胡奇的失敗。

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眼前這個傢伙所致。

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會將這沒有絲毫懸念的局面,弄到如今這般地步。

好在此刻,風塵沙和雷驚天領著其他四人及時趕到,從而將局面再次穩定住,雖然四奇長老沒有如約前來,但也算是讓他心中的一顆大石落了地。

否則的話,玄蛇全力出手,自己一方將會徹底走向失敗,甚至是毀滅。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這個余寒所致。

他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如果不是玄蛇釋放出來的氣息太過駭人,立刻就要衝上去將余寒擊殺。

余寒也看到了劍明,眼見著他那充斥著殺機的目光,不禁微微一笑。

能夠對自己如此怨恨,玄宗之中,恐怕只有劍明一人。

他布局,自己在破局。

而且一直到現在,好像都是自己佔據了上風。

這對於心高氣傲的他來說,必定承受不住。

所以,對自己的殺機,也只有他才最強烈。

與此同時,講武堂的一眾強者也紛紛見到了趕來相助的玄蛇和余寒。

「我果然沒有猜錯,余寒這傢伙,當真和玄蛇有一腿。」

凌秋白忍不住嘟囔道。

之前看到余寒和玄蛇一起療傷,他就有所猜測,只是後來問到的時候,被余寒一陣馬虎眼遮擋了過去。

如今眼見著余寒駕馭玄蛇而來,自然想起了這件事情。

「保護好自己,儘管游斗便是,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們!」余寒拍了拍玄蛇寬大的額頭。

玄蛇不滿的輕輕搖頭,似乎對余寒的話很不滿意。

血脈在煉化玉髓之後,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如今它實力大進,眼前這些人類,單打獨鬥誰也不是自己的對手。

但他竟然說自己不是主角?

它很不滿意!

「呼——」

余寒的身形已經從它的頭頂俯衝而下,劍光浮動,立刻將後來的兩名化骨中期境界強者圈入到了其中。

玄蛇巨尾一擺,直接朝向最強大的風塵沙轟擊了過去。

「孽畜,竟敢逞凶?」

風塵沙目光一滯,單手一掌拍出,氣浪蒸騰,恐怖的氣勁凌空蔓延。

蓬!

一聲沉悶的聲響響徹。

風塵沙悶哼一聲,掌風轟然破碎,身體也忍不住倒退了出去。

眼中不禁掠過一絲駭然。

這孽畜,好強大的力量!

玄蛇一擊震退了風塵沙後,有些得意的瞥了余寒一眼。

後者則是莞爾一笑,劍氣肆虐,太元劍經催動到了極致,本源劍意流轉而出,不斷激蕩出一道道劍芒,將洞明宗和彩虹島的兩名化骨中期強者震得接連後退。

風塵沙臉色陰沉,轉頭朝向身後的洞明宗和彩虹島的兩名化骨巔峰強者道。

「青尊,落君,你們兩個,給我斬了這孽畜!」

兩人聞言同時微微眯起雙眸,風塵沙的實力,要遠遠超過他們兩個,然而一擊之下,便被玄蛇震退了。

如此,自己兩人聯手,只怕也占不到絲毫的便宜。

不過風塵沙已經下達了命令,兩人也不敢有半分的耽擱,當即紛紛催動神兵利器,激蕩出可怕的光芒,朝向玄蛇衝殺了過去。

玄蛇眼中閃過幾分不屑,巨尾橫掃,與兩人針鋒相對。

同時巨口一張,道道黑炎灑落下來,將兩人逼的狼狽不堪。

不過作為洞明宗和彩虹島的兩大長老,他們也不是易與之輩,當即各自取出一件上品法器,全力對抗玄蛇。

「劍明,我們聯手!」

風塵沙輕輕吐出一口氣,同時掌心光芒涌動,勁氣肆虐,朝向執法長老轟殺了過去。

執法長老一人面對劍明已經是竭盡全力,如今加上似乎更加強大幾分的風塵沙,壓力陡然暴漲了起來。

即便催動天罰鐘的力量,依然不斷被震退,臉色蒼白。

而另外一方,護法長老也不輕鬆,雷驚天的實力,與風塵沙在伯仲之間。

此刻有他加入戰圈,直接將護宗大陣震得接連震蕩。

兩名講武堂的最強者幾乎同時皺起了眉頭,幸好余寒與那條玄蛇及時趕到,從而擋住了對方的一部分力量。

否則的話,一旦他們全部衝殺過來,只怕自己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不過即便如此,兩人心中依然沒有多少輕鬆。

堂主被星辰石困住,那道封印的力量他們適才有所領教,即便合兩人之力,都無法將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