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二十六章 化骨初期

第二百二十六章 化骨初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天空之城,一雙美麗的眸子微微張開,眼中的寒芒一閃即逝。

她緩緩探出如玉般的手掌,一道小巧的漩渦在掌心流轉不定。

化骨,啟靈!

看著那道漩渦,子魚的嘴角,露出一絲細微的笑意。

雖然很淡,卻是這天空之城內,最美的一道風景。

「我已經突破到化骨初期了,你呢?」

「距離修羅路開啟,只剩下八天了,這一次,你不會食言了吧?」

「不過,即便食言也好,只要你平安無事!」

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傳來。

子魚掌心的啟靈漩渦瞬間熄滅,臉上也重新歸於平靜。

「子魚,你突破了!」

步輕煙帶著驚喜的聲音傳來。

子魚轉身,輕輕點頭。

「嗯,突破了!」

她的回答,往往會讓人不知道下一句話該如何提起。

好在這段時間,步輕煙與她的關係不錯,平日里也經常在一起,早已經習慣了。

「這才多久?你竟然又突破了,和余寒一樣,你們都是變態的讓人沒法活!」

步輕煙有些嗔怪的笑道,這一次,她是真心的替她高興。

子魚有些無奈的看了她一眼,不過把自己和余寒一起比較,這種感覺,挺好的。

丁進和沈東玄等人也感覺到了這裡的氣息,陸續趕了過來。

七天前,許飛率先突破到了化骨初期,成為講武堂核心弟子中,第一個破開這道壁障的人。

就在昨日,核心弟子的大師兄東方破入化骨。

然今日,子魚再次突破,成為第三個踏入化骨境界的核心弟子。

對於講武堂一眾核心弟子來說,這的確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日子。

修羅路匯聚了洪荒七州的精英弟子,還有四大主城,四大仙門等諸多勢力的年輕一輩強者。

相比之下,他們的實力的確弱小了一些,甚至根本無法比擬。

但是現在,隨著子魚三人突破之後,他們的實力也隨之暴漲了不少,尤其是許飛,在破開化骨初期壁障的同時成功啟靈,沒有辜負森羅長老的栽培。

而子魚,雖然她沒有說,但她的資質連許飛都自嘆不如,應該也成功啟靈了吧!

丁進撇了撇嘴,嘴角帶著幾分苦澀。

「我剛剛突破到清微後期,還沒來得及慶祝,你居然這樣,真讓人惱火。」

子魚看了他一眼:「放心,你應該也會很快的。」

丁進揮了揮手,咧嘴大笑。

「和你們這些傢伙比,永遠都找不到自信,我還是和羽師兄、龍師兄聊聊天,他們說的話比較中聽!」

羽呈然和龍寒星滿頭黑線,同時移開了目光。

就在眾人嬉笑一片時,一道身影緩緩走了過來,一直走到子魚的面前,這才躬身行了一禮。

「我家公子聽說子魚姑娘突破到了化骨初期,特意命屬下送來一顆固元丹,幫助姑娘穩定境界!」

固元丹?

眾人聞言忍不住一陣羨慕,這種丹藥十分稀有,即便在講武堂,他們身為核心弟子,也很少有機會服用。

如今這華公子聽說子魚突破了境界,直接送出了這一顆,手筆真是不小!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子魚的身上,同時心中也忍不住暗自嘆息。

以子魚的性格,這一次,怕是又會直接拒絕了吧。

然而下一刻,子魚卻出乎意料的伸手接了過來,然後朝向那人點了點頭:「幫我謝謝華公子!」

那人來到之前,幾乎被華正陽洗了腦,無非就是告訴他,子魚必定不會收下這顆丹藥,所以囑咐他無論如何,即便軟磨硬泡,也將這顆丹藥留下。

可他沒有想到,子魚的表現,與華公子的猜測完全不同。

所以一時間竟然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

華正陽的身影,在這一刻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里。

看著子魚手中的固元丹,臉上也是閃過一絲訝然,不過一閃即逝,隨即被一絲春風般的和煦笑容所取代。

「真是對不起,有一些事情耽擱了,這顆丹藥,應該是我自己送來的。」

他朝向那名送丹藥的弟子揮了揮手,同時滿意的點了點頭。

得到主子的認可,那弟子開心的退了下去。

華正陽轉頭看向了子魚,由衷道:「沒想到,才這麼短的時間,你竟然突破了,比起我當年,要強過不少!」

子魚沒有開口,因為她不知道說什麼,氣氛顯得很尷尬。

華正陽不著痕迹的掃了講武堂其他人一眼:「諸位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容我和子魚單獨說幾句話可以嗎?」

眾人紛紛皺起了眉頭。

有了先一步對余寒的認可,所以面對華正陽,他們心裡的確有一些抵觸的。

只是這段時間一直都呆在天空之城,受到了城主的熱情款待,所以作為少城主,如果關係太僵的話,面子上也說不過去。

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便要紛紛轉身離開。

丁進的臉色卻陰沉了下來,不過隨即被一絲笑容所取代。

「華公子來的正好,我們正要給子魚師姐慶祝呢,既然你也來了,那就一起吧,你看我們大家都有這份心,也不能連這一點機會都不給吧?」

華正陽眉頭一皺,從得到的消息來看,這個丁進和余寒的關係非常好。

此刻這番話,明顯是在給子魚找台階下。

當然也有提防自己,偏幫余寒的意思,這讓他的目光漸漸冷漠了下來。

他對子魚百依百順,不代表對別人也會一如既往的寬宏大量,丁進此舉,已經激起了他的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