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二十七章 永世庇護

第二百二十七章 永世庇護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戰奇終究還是沒有接下執法隊強者的那一劍,胸口被斬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算是他之前猖狂的代價。

但他們的離去,卻很明智。

以七州武院和四大仙門之間的關係,齊州的事情被扭轉之後,下一刻,執法隊很可能會將矛頭指向他們。

所以,他們的處境實際上也很危險。

看著渡天舟迅速的離開,三名執法隊強者相視一眼,嘴角紛紛勾起一絲笑意。

「齊州這一次,真有點懸!」

「是啊,害得我擔心了好久!還不能在那四個傢伙面前丟了面子,只能忍著,好辛苦!」

「要我說,還不如一開始就出手算了!省的提心弔膽了這麼久!」

「規矩,總該是要守的,不過……的確懸透了!」

「走吧,此事也該向上面稟告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完全沒有了之前那般嚴肅。

渡天舟緩緩開動,消失在了十萬大山深處。

齊州,被玄宗欺壓了半年的講武堂,終於在這一刻重新反轉了劣勢。

堂主的強勢出手,將仙門所有的陰謀和手段強勢毀滅,徹底的扭轉了戰局。

講武堂大獲全勝,仙門弟子全軍覆沒,無一生還。

那些頂尖強者被堂主擊殺之後,剩下的人便如同喪家之犬般,被講武堂弟子們四處追殺,一個又一個倒在了他們的怒火之中。

沒有絲毫的憐憫,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失敗的是自己,那麼也會是同樣的下場。

那些反叛的弟子,也遭到了最嚴厲的懲罰,有手上沾滿自己人鮮血的,直接被處死。

情節輕微的,也廢除了修為,遣回到了自己的家族,這一生,都廢掉了。

而那些長老,身為講武堂頂尖人物,罪加一等。

在這一點上,堂主沒有半分的仁慈,全部處死。

這樣,講武堂固然元氣大傷,但用不了多久,依然還可繼續恢復。

把這樣的人留下來,到最後,只會讓人心神不安。

講武堂重新洗牌,被囚禁的核心弟子也紛紛被釋放了出來。

劫後餘生,看著滿目瘡痍的講武堂,眾人心中既是慶幸,又有些悲涼。

堂主親自下令,齊州封閉十年,十年內不得仙門弟子進入其中,如有發現,殺無赦,算是給齊州爭取到了一個十年的緩衝期。

這一戰之中,有功的弟子全部論功行賞,由堂主親自傳授神通功法,指點修為。

雖然人數比之前減少了大半,但凝聚力,卻空前的高漲。

而戰鬥結束之後,余寒便帶著玄蛇悄悄的退出了戰場,朝向余家趕了回去。

余家所有人都在院子里等候,有了玉髓的相助,他們體內的傷勢不僅痊癒,被解開了封印之後,無論資質還是修為,有有了大幅度提升。

尤其是余占元,玉髓裡面蘊含的生命精華是在太濃郁了,他逝去的生命也全部都補足了回來。

一直停滯不前的修為,竟然再度突破。

如今的他,已經踏入到了清微中期,算得上是一方強者了。

見到余寒回來,所有人都露出了一絲期待,等待他開口說出那一戰的結果,因為講武堂與他們,息息相關。

然後他們看到了他嘴角漸漸浮現出來的笑容,心裡同時鬆了口氣。

「我們,勝利了!」

一句低沉的話,卻掀起了一片沸騰的浪濤。

余家弟子們熱淚盈眶,仰天狂呼,似乎要將壓抑在胸口這麼久的鬱結之氣盡數抒發。

余寒一步步走到了父親的面前。

呼!

玄蛇龐大的頭顱從外面探了進來,張開巨口輕輕一吐。

一道人影從裡面滾落下來,摔落在了眾人的面前。

劍明!

此刻的劍明,被余寒封印住了渾身修為,而且與玄蛇那一戰,讓他傷勢嚴重,狼狽不堪。

滾落在地後,立刻爬起身來,咬牙看著余寒。

余寒目光閃爍,喉結卻微微滾動了兩下,聲音有些發顫。

「此人,便是這一次玄宗來到講武堂的幕後主使,他叫劍明!那個胡奇已經死在我的手裡,就是有點可惜,沒能摘了他的頭顱!」

他一腳踩在了劍明的胸口,眼中殺機迸發。

「今日我將他帶來,要以他的鮮血,祭拜我們死去的親人們!」

兩行熱淚滾落下來,那些老人們肩並肩衝殺的一幕,依然在腦海中浮現出來。

這一次大戰,多少余家人付出了生命,然而終究還是勝利了!

「殺了他!」

「殺了他!」

「……」

此起彼伏的聲音讓劍明眼中滿是絕望,看著殺機狂涌的余寒,他猛地咬牙。

「殺了我,也沒有用!」

「修羅路上,會有人等著你,只要你不死,余家永遠都不會安全,你以為,憑著講武堂主,便可守護住余家嗎?痴心妄想!」

「住口!」

余寒一腳踏在了他的嘴上,勁氣吞吐,將他滿口的牙齒全部都震得脫落下來。

「那又如何?你還是永遠都看不到了!」

遭到如此屈辱,劍明睚眥欲裂,然而修為被封印,牙齒被震落,連自殺都做不到。

「寒兒,帶著他,跟我來!」

余占元開口。

在余寒與玄蛇離開余家,前往講武堂的戰場之後,余家弟子們將所有隕落的余家人,全部都帶到了後山。

在那裡,立了一座英雄冢。

無數個墳頭悄然出現,卻只有一塊石碑,所有人的名字,都刻在了這座石碑上。

他們是整個余家的英雄!

站在那座石碑前,看著起伏如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