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余飛的消息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余飛的消息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講武堂,堂主峰之巔。

「你來了!」

講武堂主沒有回頭,聲音卻傳遞了過來。

余寒停住了身形,微微行禮:「余寒,見過堂主!」

講武堂主轉過身來,看了余寒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愧疚。

「這一次,多謝你了!」

余寒搖了搖頭,如實回答道:「我有私心,幫助講武堂,也是為了幫助余家。」

講武堂主聞言不禁微微苦笑。

「你就不能說一些漂亮話嗎?何必這般直接?」

余寒聞言不禁一怔,能夠看出,他年紀並不大,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

這讓他有些訝然,目光也帶著幾分疑惑。

「不用有疑問,我是七州武院的弟子,不僅是我,連你們燕州講武堂那傢伙也是。」

余寒恍然,怪不得七州武院會如此守護講武堂,原來竟是這樣一層關係。

他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想下去,本身與自己的關係也不大。

「當初你出事的時候,我在閉關,讓齊州錯過了一個天才!」

「我記得當時,你選擇了摘魄,而且後來將劍魄給了余飛,可現在為什麼……」

余寒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其實也不太明白是怎麼回事,或許是因為我命大吧,得到了一些機遇,然後丹田重生,又修鍊出了武魄!」

「讓我看看你的武魄!」

講武堂主開口道,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一株草武魄從他頭頂升起,枝葉搖擺,綻放出無窮的劍意。

看著他頭頂那株金色的小草,講武堂主眉頭微微皺起,隨之又舒展了開來。

「原來是他,怪不得!」

「是誰?」

這是余寒一直都想不明白的事情,那座小山,那裡的禁制,包括那株小草,似乎包含著一個大秘密,而眼前的堂主,似乎知道。

講武堂堂主搖了搖頭,輕輕嘆了口氣。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一個遙遠的傳說罷了,你這一次,應該是去七州武院了吧,到了那裡,會有人比我講解的更加清楚。」

「我知道的不多,有可能會誤導了你!」

余寒點了點頭,回望了一眼這片蒼茫大地,忍不住有些唏噓。

「這裡要恢復從前的鼎盛,需要一些時間!」

「是啊,我會儘快讓它恢復的,這是我欠講武堂,欠齊州的。」

講武堂主踏前兩步,攤開手掌,一枚玉簡安靜的躺在掌心。

感受到這塊玉簡上傳遞出來的細微波動,余寒雙目微眯:「陣法玉簡?」

「聽說你是陣師,齊州的家底,不如燕州那麼豐厚,這是一座三級陣法,也是我們這裡最好的陣法!」

余寒搖頭,拒絕道:「秋白也是陣師,這座陣法,應該留下來的。」

「放心拿走吧,這只是拓印下來的。」

看著他接過玉簡,講武堂主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

「接下來,你問吧!」

余寒深吸了一口氣,目光閃爍:「帶走余飛的,到底是什麼人?」

講武堂主搖了搖頭,嘴角的笑容牽起幾分苦澀。

「我也不知道,應該……不是洪荒的人。」

「那你與他交手的時候,可曾見到過他的容貌?或者是有什麼明顯的標記?」

「大家都知道我是傷在了他的手裡,便以為我們之間,經歷了一場大戰,然而事實上,我們之間,只是對戰了一招而已,或者僅僅是半招,然後,我就重傷,險些隕落!」

說到這裡,他的臉上閃過幾分自嘲。

余寒渾身一震,連堂主,都抵不住他半招嗎?

那麼這個人的實力,已經強悍到了什麼境界?

他眉頭微微皺起:「看來要找到余飛,將他帶回來,沒有那麼簡單啊!」

講武堂主嘆息連連,嘴角帶著幾分無奈,不過,卻並不覺得丟人,因為那個人出手的時候,明顯留了情,否則的話,自己便活不了了。

「他穿著黑袍,很寬大,連面部都被遮蓋住了,好像很神秘的樣子。」

講武堂主回憶著那道身影,腦海中靈光一現。

「我想起來了,他的衣襟上,似乎綉著一把小劍,大概有寸許長短,而且那劍似乎有些不同,更像是一把匕首!」

正因為如此,他當時多看了兩眼,如今想起來,那或許並不是劍。

余寒眼中光芒閃爍,同時長長舒出一口氣。

「多謝堂主告知!」

寬大的黑袍,還有衣襟上的小劍,這個信息,已經差不多夠詳細了。

「我能告訴你的,也只有這麼多,不過,想要找到余飛,你現在的修為,還差了太多,那個人沒有惡意,應該也是看中了余飛的資質和武魄,所以才會出手搶人。」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所以他應該是安全的。」

余寒點了點頭,同時稍微放下心來。

「你準備什麼時候離開?」

講武堂主忽然問道。

「現在吧!」

「回燕州?還是直接去修羅路?如果可以的話,留下來吧,修羅路還有七天便會開啟,到時候跟著冷川和玄陽他們一起進去,省得趕路了!」

余寒搖頭拒絕了下來,沒有一絲猶豫。

「我不回燕州了,直接去天空之城。」

「當初燕州出事的時候,核心弟子都去了天空之城,他們在那裡等我,七天的時間,應該足夠了!」

講武堂主深吸了一口,伸手在余寒的肩膀拍了拍。

「玄陽是我的親傳弟子,性格有些衝動,遠不如你沉穩,而且一直都閉關修鍊,很少與人溝通,這一次修羅路,會很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