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七州五秘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七州五秘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稟告城主,有一艘不明敵我的渡天舟接近主城!是否出手截殺?」一道渾厚的聲音傳來,赫然正是守城大將司馬爭天。

城主瞳孔收縮,冷哼道:「不必等他逼近,判斷有闖城的意圖,便格殺勿論!」

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了起來。

與此同時,燕州講武堂堂主臉色驀然一變。

他的目光透過重重虛空,落在站立船頭的那道白色身影身上。

「華城主請勿動手!那是我講武堂弟子!」

聽到堂主的話,教書長老渾身一震,他目力不如堂主,適才自然沒有看到。

然而這片刻之間,那艘渡天舟再次逼近,依稀之間,也看到了站立在船頭的熟悉身影。

華城主眉頭一皺,他的實力還要超過講武堂主,所以能看得更遠一些。

心中立刻判斷,這忽然趕來的弟子,很有可能便是兒子的那個所謂的對手。

所以他直接下達了殺人的命令。

沒想到講武堂主的反應也十分迅速,直接開口表明了對方的身份。

既然話已經說出口,如果此刻再出手的話,那便容易落下話柄了。

想到這裡,只能暗自嘆了口氣,下達了放行的命令。

呼!

余寒從渡雲舟上一躍而下,穩穩的降落在了城牆上,白衣飄飛,躬身行禮。

「弟子余寒,見過堂主,長老!」

教書長老微微頷首,眸子里有一抹欣慰划過。

堂主更是哈哈大笑,看著余寒道:「還不快些見過華城主?」

余寒這才看到了華城主,目光微微閃爍,因為就在適才他降落下來的那一刻,明顯感覺到來自對方的一抹殺機。

但卻隱藏得很好,稍縱即逝。

如果不是體內丹田敏銳的靈覺,根本無法發現這個細節。

只是他很不解,自己和這個華城主似乎還是第一次見到,為何此人會對自己產生殺機?

不過為了禮數,還是躬身行了一禮:「講武堂核心弟子余寒,見過華城主!」

華城主的臉變得極快,看著余寒笑道:「你在齊州的事情,我們都聽說了,做的真是漂亮,給你們燕州講武堂長了好大的臉面!」

余寒沒有抬頭,眼中光芒閃爍,卻平靜的回答道:「弟子修為低微,外界所傳總有有些偏頗,不可全信,齊州的勝利,來自講武堂上下一心,弟子個人的微薄之力,哪敢承受這份功勞?」

華城主眼中閃過淡淡的一絲不屑,從余寒身上的真氣波動來看,不過是清微後期罷了。

連化骨初期也沒有突破,這樣的等級,連做正陽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看來外界所傳,的確有些言過其實了!

所以面對余寒的謙虛,他只是笑了兩聲,卻沒有繼續介面。

教書長老與講武堂主對視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走到余寒面前。

他探手入懷,取出一枚玉簡,遞到了余寒面前。

「時間緊迫,已經來不及多說什麼,我想囑咐你的,都在這塊玉簡里,包括這一次修羅路試煉的規則,你一定要仔細觀看!」

余寒點了點頭,心中生出一股暖流。

從自己進入燕州開始,教書長老無數次庇護自己,又引導自己成為陣師,這份知遇之恩,授業之恩,永世難忘。

教書長老踏前兩步,看著這個只有名分的弟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說道:「七州武院分為武院和書院,你進入以後,去書院進修一段時間。」

「書院?」

余寒皺眉,這是他第一次聽說,七州武院內還有書院,只是不清楚,為何教書長老會讓自己選擇進入這裡進修。

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這是一種沒有任何理由的信任。

教書長老會心一笑,笑容中帶著幾分神秘,卻沒有解釋。

「時候不早,許飛和子魚他們,已經先行一步了,那丫頭一直在等你,好不容易被大家勸著進入到了其中,你可不要辜負了人家!」

教書長老沒好氣的說道,看著余寒一臉傻笑的樣子,一腳踢了過去。

不料這一腳卻被他閃身躲避過去,身形也順勢朝向那道大門飛撲了過去,回頭朝向教書長老嘿嘿笑道。

「我早料到你會這樣,所以早有準備!」

他看著目光帶著點點慈祥的教書長老,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剛剛給你的東西,記得好好利用,下次回來,還教你下棋!」

話音落,身形瞬間沒入到了那道光門之中。

華城主一直都在旁邊冷眼旁觀,從余寒與教書長老兩人之間的交流來看,他們的關係一定非同尋常。

可他卻不是教書長老的弟子,否則也不會這般沒大沒小。

而連他都有幾分忌憚的教書長老,竟然沒有生氣,反而一臉的欣慰。

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從所有的資料來看,余寒不過是齊州一個普通世家的弟子,然後經歷大難,從而進入燕州的。

可以說他在燕州沒有絲毫的底細,那麼,他身上到底有什麼,能夠讓教書長老如此?

教書長老撫摸著懷中的玉**,在兩人相互交流的時候,被余寒悄悄的塞到他手中。

雖然不知道這小子交給自己的是什麼東西,不過看他神秘的模樣,應該還不錯。

看著余寒消失在光門之中的背影,教書長老嘆息著搖了搖頭。

「該走的,總歸都要走的,對他來說,這是好事!」

堂主的聲音傳來。

教書長老苦笑著點了點頭:「是啊,以他的資質,去外面,會更加如魚得水!」

「可是,沒有人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