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三十二章 賣神通的小女孩!

第二百三十二章 賣神通的小女孩!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修羅路內,到處都是一片古樸蒼涼的氣息,連帶著情緒,似乎也變得莫名的沉重。

余寒一步步的朝向前方走去,雖然它叫修羅路,卻並不是一條路,反而更像是一片小世界。

這一次參加試煉的所有人,都是從起點出發,但每個人,都單獨的降落,不會有疊加,由此可見,這條古路是何等的雄偉。

「似乎,試煉最主要的,就是提升修羅印的品級。」

他目光微微閃爍,有一道光芒流淌出來。

「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找到子魚,因為,好久不見了呀!」

想到子魚,他眼睛裡只剩下溫柔,她等了自己這麼久,總歸是要給一個交待的。

而且,想念了這麼久,一直強忍著,真的很窩心。

不過他也知道,要找到子魚的行蹤,沒那麼容易。

所以眼下最要緊的事情就是提升實力,這樣才能有足夠的把握應付後面發生的事情。

教書長老的交代,讓他心中也漸漸冷靜下來。

連續經歷了齊州和燕州兩場大戰,自己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或不可缺。

雖然一直保持著冷靜,但難免會有一些驕傲的情緒滋生出來。

尤其是與胡奇的那一戰,更是讓他的信心空前高漲。

好在教書長老的及時提醒,讓他也平靜下來,開始重新的審視起對手來。

在燕州,自己絕對是核心弟子中排名前幾的存在,可以說除了子魚之外,其他師兄弟們都不一定會是自己的對手。

然而,這一次試煉的參與者,都是來自各州的天才弟子。

甚至還有比洪荒七州更加強大的四大仙門和四大主城。

尤其是四大仙門和四大主城,作為新一代弟子最頂級的一場盛世,派出的也絕對都是這個階段最可怕的天才弟子。

在燕州,或許自己能夠受到萬眾矚目,甚至能夠以清微後期境界擊敗胡奇。

但胡奇,不過是玄宗萬千天才弟子中,最平庸的級別,真正被玄宗這等勢力重視的天才,在同等級之下,戰鬥力不遜色於自己。

想到此處,余寒不由得握緊了拳頭,四大主城和四大仙門這一次參加試煉的弟子,最強大的已經達到了化骨中期巔峰。

而且成功融骨。

這份實力,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要與其抗衡,還很困難。

所以,一定要儘快的提升實力!

他目光閃爍,目光掃視了一眼四周,就這樣漫無目的的去尋找,無疑會耗費大量的時間。

凡是有天材地寶的地方,都有妖獸守護。

正好自己也在提升實力的同時,也需要獵殺妖獸來獲取修羅印,一舉兩得。

一念至此,身法終於展開,朝向前方急速掠去!

…………

鏘!

利刃出鞘的聲音傳來,然後便是猶如閃電般一閃即逝的劍芒穿梭。

一隻碩大的頭顱滾落在地,鮮血泂泂,流淌成了小溪。

這只是一隻二級妖獸,對於余寒來說,彈指可滅殺,所以這場戰鬥很快就結束了。

一道小巧的印記出現在了他的掌心,那是封印在這隻妖獸身上的修羅印,因為被自己斬殺,所以自動融入到了體內。

掌心出現的修羅印呈淡紅色,看起來很新鮮,顏色也有些淺淡。

「這裡的妖獸,和十萬大山中的沒什麼區別,會流血,也會死亡,受到傷害後的反應,也與外面的那些妖獸差不多!」

他這才稍微放下心來,同時對這些妖獸也有一些了解。

不過一隻二級妖獸,方才能夠產出淡紅色的修羅印,想要讓其成為真正的赤色修羅印,恐怕還要誅殺不下十隻這樣等級的妖獸。

而隨著顏色越來越深,恐怕升級將會更加困難。

余寒深吸了一口氣,臉色漸漸平靜了下來。

「守護天材地寶的靈獸,最低也應該是三級初期境界的妖獸,好在能夠清晰的感覺這些妖獸釋放出來的氣息,如此,應該不難尋找!」

他身形閃爍,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些弟子們開始藉助門派中流傳下來的秘寶進行溝通,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

在這片陌生的環境里,需要提防的不僅僅是無數恐怖的妖獸,還有比妖獸更加恐怖的人。

為了修羅印,同門之間,都有相互搶奪的現象,更不用說是不同勢力的試煉者。

所以能夠聚集在一起,形成一股力量,也算是不錯的選擇。

而那些能夠在修羅路中使用的秘寶,都十分稀有,連天空之城的華正陽,這一次所帶的十餘名弟子中,也只有他和文天靖等數名真正的強者手裡才會有通玄玉。

其他勢力也是如此。

為了能夠生存,一些不同勢力的弟子,竟然開始聯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小勢力。

只是,這樣的小隊伍本身就存在著一定的缺陷,那些來自不同勢力的弟子自然不可能相互完全信任,所以這種聯合,根本沒有牢固性可言。

「這鬼地方真讓人煩悶,不知道這萬里修羅路,我們走了多少?」一名身穿玄色長衫的弟子忍不住搖頭道。

「你就別抱怨了,我們到現在還沒有遇到任何危險,已經是謝天謝地,如果能夠一直這樣下去,其實也挺好的!」

「真沒出息!如果一直這樣安靜的走下去,怕是一直到試煉結束,我們什麼也得不到,到時候名次非要墊底不可!」

「要不然你以為,我們還能有什麼作為嗎?」一名弟子忍不住唏噓道:「我們能進來,充其量也只是陪襯而已,真正的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