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三十五章 海沉香

第二百三十五章 海沉香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少城主,有子魚姑娘的消息了!」

連續幾名弟子都不曾打探到子魚的消息,華正陽正值心情煩悶,暗火叢生,陡然聽到這名弟子稟告,眉頭立刻舒展開來。

「她在哪裡?」

他的語氣微微有些激動的顫抖。

那名弟子回答道:「是燕州講武堂的古元潮傳來的消息,他現在已經和子魚以及步輕煙會合,但離我們這裡有些遠。」

華正陽卻是目光閃爍,微微道:「有消息就好了,再遠,也可以趕過去的!」

「他有沒有說,下一步準備去哪裡?」

「古元潮也沒有明確的回復,他們暫時還在獵殺妖獸,不過子魚姑娘好像提過一句,說是等級提升到差不多了,就前往祝人廟!」

「祝人廟?」

華正陽皺起了眉頭,修羅路不是第一次開啟,所以裡面部分神跡,前人都有所記載,其中祝人廟,便是已知的神跡中,比較神秘的一個。

據說,這裡是一對仙人眷侶隕落之後,肉身所化的古廟,神奇無比。

裡面有這對仙人眷侶留下的傳承,只是需要開啟的條件十分困難。

需要兩個彼此相愛的人共同印證,才可能有機會。

子魚這個時候要去這裡,難道,是那個余寒也進來了?

想到這裡,他臉色陰沉了下來:「他們隊伍中,除了這三個人之外,還有誰?」

那弟子沉吟了片刻,然後搖了搖頭。

「古元潮傳來的消息,便只有他們三個!」

「真的只有他們三個嗎?」華正陽目光閃爍:「可子魚去祝人廟做什麼?」

「無論去做什麼,你都逃不過我的手掌心!」

他微微咬牙,朝向身側的文天靖等人說道:「召集所有我們的人,下一步,前往祝人廟。」

文天靖同時領命。

「不管她要去做什麼,我提前一步,便在那裡等她,總歸會有機會。」

「而且,說不定在半路,就會遇到了!」

他壓低了聲音,朝向身旁的文天靖等人下達了一道道的命令。

眸子里的光芒越來越亮,嘴角的笑容也逐漸瀰漫了出來。

「子魚,我說過,你會後悔的,所以現在,你就準備好後悔吧!」

…………

黑衣少年目光閃爍著看向余寒,眸子裡帶著幾分莫名的寒意。

適才對方閃電般出手擊殺兩人,那兩道劍氣鋒銳到了極點,甚至連他自己都感覺到了一絲威脅。

尤其是聽到對方那句猖狂的話語,眉頭漸漸皺起。

「你是哪個州的弟子?」

低沉的聲音從他口中響起,有一種莫名的壓抑。

余寒眼中帶著幾分不屑,就那麼看著他:「沒必要知道了,說了也是浪費時間而已!」

「狂妄!」

黑衣少年冷哼一聲,閃電般出手,拳頭光芒繚繞,化為匹練,朝向余寒當頭籠罩下去!

「太元!」

銹劍在手,無匹的劍意立刻順著手臂狂涌而入,太元劍意一瞬間激蕩而出,化為一道粗大的劍氣,驀然橫掃!

「轟——」

兩道勁氣相交,轟然破碎了開來!

散碎的光芒之中,兩道身影同時後退,不過余寒是主動退出,卸去那一部分反噬過來的力量,而黑衣少年,則是被震退的。

他臉色驀然蒼白,嘴角也湧出一絲嫣紅的血跡,看向余寒的目光,已經帶著點點駭然。

「他不過是清微後期,怎麼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連我這全力一擊,都被壓制在了下風?」

不僅是他,連同之前薛廣陵等人,也紛紛露出一絲難以置信。

「我余寒哥哥厲害吧?」

妙可笑眯眯的從一旁走了出來,余寒離開的時候,她就醒了過來,所以一路跟隨,也來到了這裡。

此刻眼見著眾人帶著欽佩看著余寒,好像自己也隨著一起有面子一樣,小臉帶著幾分驕傲,看著薛廣陵等人說道。

薛廣陵等人有些木訥的點了點頭,何止是厲害啊!

那黑衣少年,分明就是仙門培養出來的弟子,實力強悍之極,尤其是在等級不佔優勢的情況之下,根本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所以雖然余寒剛一出手的時候,他們心裡是有些擔憂的,而且隨時做好準備出手相助。

只是沒想到,面前竟會出現這樣一種局面。

「這是你逼我的!」

黑衣少年咬牙怒道,聲音帶著幾分扭曲,憤怒到了極點。

以自己的出身和修為,竟然被一個洪荒七州的清微後期土著一擊擊潰,實乃平生奇恥大辱,所以,這還不算完!

他渾身真氣暴漲,雙手在頭頂幻化出一道道印訣,可怕的氣息隨即肆虐開來。

「萬法真元破!」

無數道法印剎那之間匯聚成為一點,形成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狠狠的炸裂了開來。

那股近乎狂暴的能量,一瞬間狂涌了出去!

余寒心中暗暗點頭,果然不愧是能夠參加修羅路試煉的弟子,實力當真不錯,這一招,怕是能夠趕得上未融骨的化骨中期境界了。

然而,卻還不夠!

「五劍合一!」

五道不同的劍氣,剎那之間迸發而出,形成一道浩大的劍氣,狠狠斬落在萬法真元破之上。

兩股巨力針尖對麥芒,不住的崩潰,竟是平分秋色,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黑衣少年的目光越發凝重了起來,如果之前被余寒震退,他心中尚且存在一絲僥倖。

那麼此刻,雙方再次硬碰硬的交鋒,對方卻依然不落絲毫下風,這一點,已經不再是僥倖能夠解釋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