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三十六章 搶人

第二百三十六章 搶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海沉香很滿意的看著下方的九道身影,這些都是這幾日來,從其他小隊之中抽調出來的強者。

清一色的清微後期,而且全部都是這個境界的佼佼者。

作為四大主城之一,封海之城的嫡傳弟子,海沉香眼界自然不低。

他挑選出來的這些所謂的小隊成員,除了實力強悍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共同點。

他們都是來自洪荒七州。

仙門弟子不可信,作為洪荒本土勢力他自然清楚,所以每一個被他挑選進來的隊員,都會進行身份確認。

如果有來自仙門的,直接被他驅逐了出去。

而其他三大主城的弟子,也同樣不會收取,因為那些弟子背後的勢力,都不弱於封海之城,一旦遇到他們的勢力強者,隨時都有離開的可能。

只有洪荒七州出身的弟子才最可靠。

他們的根基不深,每州最強者也不過是化骨初期而已,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想要將整個洪荒七州弟子,全部都納入封海之城的統領之下。

這便是他的野心!

而下面的九名各州弟子,明顯心中並不願意,只是迫於海沉香的實力,這才委曲求全。

「接下來,我會帶著你們,共同獵殺妖獸,到時候,其中三成的修羅印力量會賜給你們平分!」

三成的修羅印,少的可憐,再加上九人平分,即便他們不停的獵殺,所得到的依然入不敷出,這點分成,著實有些小氣。

「而且,我們小隊的力量,也會越來越壯大,到時候,會成為這裡最大的勢力,我們封海之城的少城主海如風,是這一行參加試煉的最強者之一,有他在,你們將來得到的實惠也會越來越大!」

海沉香目光閃爍,以為這些弟子會感激涕零,因為有封海之城在背後守護,他們的安全和未來,都有了光明的目標。

然而這些弟子,並沒有表現出如同他們想像中的那麼激動,反而帶著幾分不情願。

海沉香的目光漸漸陰沉了下來,他很不開心。

「你們洪荒七州實力最弱,在這裡如果不依附四大主城,便只有被蠶食的結局,現在我給你們這個機會,你們不要不知好歹!」

人群中,一道身影忽然走了出來,朝向海沉香躬身一禮。

「海師兄的庇護,我自然感激,然而我也有我自己的勢力,所以只能承諾在未找到我的師兄和師弟之前,能夠安心做好小隊成員的本分,可是如果遇到我們的人,還請到時候海師兄能夠任我離去,與師兄弟們會合!」

海沉香目光閃爍,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冷漠。

「會合?有用嗎?你們燕州講武堂,最強大的也不過是化骨初期而已,你認為,能夠在這裡如魚得水?還是因為,你們與天空之城的關係不錯,就不將我放在眼裡?」

這走出來的弟子,赫然正是燕州講武堂核心弟子沈東玄。

聽到海沉香帶著警告的話,他目光低垂,搖了搖頭。

「我們與天空之城關係雖好,卻從未想過在這裡試煉要依靠他們,待我燕州師兄弟們全部齊聚,可戰勝任何困難!」

說到這裡的時候,他想到了一個人,有他在,那麼再難的困難,也就不是困難了。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走入進來。

海沉香嘴角勾起一絲不屑:「任何困難?你們燕州講武堂最強大的弟子,不過剛剛突破到化骨初期而已,這樣的實力,連我都打不過,還想戰勝任何困難?」

他眼中帶著濃濃的輕視,然而就在這時,人群中再次有一人走了出來,與沈東玄並肩站立。

「我也認為,燕州講武堂,有能力戰勝那些所謂的困難。」

海沉香有些好奇的看了這人一眼:「齊州,也來湊熱鬧嗎?」

後走出來的那名弟子深吸一口氣,然後笑道:「當然,因為他們燕州,出了一個了不起的天才,有他在,我認為剛剛他所說的,完全可信!」

「因為那個人,在齊州出生,在燕州成長,所以我也知道一些!」

他的一句話,讓沈東玄也忍不住投去了一絲疑惑的目光。

「我叫雲風渡,來自齊州講武堂,我認識余寒!」

不需要多言,這一句話,已經足夠說明了什麼。

余寒是乘坐渡雲舟離開,是回去了齊州,據說那裡是他的出生地,這一點已經不是秘密。

如今聽到雲風渡的話,他終於明白了過來。

所以也同樣露出一絲微笑,只有真正見到過余寒實力的人,才知道他的恐怖。

和他在一起,總會讓人有一種莫名的心安?

「天才?就你們洪荒七州的那些蠢貨,也算是天才?既然你們如此又信心,也好,我便成全你們兩個!」

「暫時跟在隊伍中吧,如果遇到了他,我會親手會一會他,讓你們看清楚,在你們眼裡的所謂天才,有多麼不堪一擊!」

沈東玄沒有理會他的話,而是看向了雲風渡,眉頭忽然皺起,他想到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然後開口問道:「余寒沒有從你們齊州進入修羅路嗎?」

雲風渡同樣也是皺了皺眉頭,沉聲道:「他離開齊州,說是要去天空之城與你們會合的,難道他竟然沒和你們一起進來?」

沈東玄眼中閃過濃濃的苦澀:「如果真是這樣,那他或許,真的沒有進來!」

兩人相視一眼,同時嘆了口氣。

這旁若無人的對話,讓海沉香臉色越發的陰沉了下來。

「你們此刻,還是屬於這個小隊的成員,不論那個小子有沒有進來,在遇到他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