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四十章 靈魂攻擊

第二百四十章 靈魂攻擊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所有弟子都遠遠地避開,生怕被這股可怕的衝擊**及,因為這兩股力量,實在太恐怖了。

劇烈的碰撞之聲傳來,散碎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激蕩。

連那些林立的畸形怪石,也化為漫天靡粉卷揚而起!

余寒退後數步,目光炯炯,他體內的劍意,一直都在不斷的進步。

此刻所施展出來的劍意星河,比當初齊州大戰時候,還要強悍了不少。

那涌動的星芒之中,到處都充斥著鋒銳無匹的本源劍意,無孔不入。

連帶著整條星河,都變得可怕!

在最直接的對撞之中,肉眼可見,那把以厚重著稱的萬山鎮妖劍,迅速的崩潰!

每一次震蕩,都將一大截劍身擊潰,而與此同時,申屠凡也朝後飛退數步。

申屠凡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竟是被劍意星河徹底壓制住。

「怎麼可能?」

他心中猛地一顫,這稍微分神,又是一大截劍體被摧毀,一股恐怖的劍意順著萬山鎮妖劍導入體內,經刺痛,五臟翻騰,終於忍受不住,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

「申屠師兄,竟然被他震得吐血了嗎?」

那些鎮山之城的弟子,此刻瞪大雙目,紛紛不敢相信眼前見到的一切。

尤其是那條極具諷刺意味的劍意星河,迅速的將萬山鎮妖劍消磨,每一次申屠凡的退後,都讓他們的心臟猛地收縮。

而之前與余寒衝突的那名弟子,早已經臉色蒼白。

如果換成是自己,此刻恐怕早已經身首異處了,洪荒七州走出來的弟子,什麼時候已經有了如此可怕的實力?

所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甚至包括薛廣陵等人,也第一次看到余寒如此全力出手。

之前他力壓黑衣少年和海沉香的時候,眾人便已經足夠震驚,對余寒也是欽佩到了極點。

然而此刻,他們再次見到余寒超出之前數倍的力量,那吃驚的表情,早已經遠遠超出了吃驚的範疇。

蓬!

最後一截劍身,終於被劍意星河徹底崩滅,連帶著申屠凡的身體,也拋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出了十多米的距離,大口吐血。

他眼中同樣帶著一絲難以相信的震驚和不甘。

適才明明是自己佔據了上風的,為何局勢,會在一瞬間轉變?

看著一步步走來的余寒,那森寒的殺機和繚繞在他周身的鋒銳劍氣,讓申屠凡渾身沒來由的一陣顫抖!

劍意星河盤桓在他頭頂,好像是從九天之上降臨下來的神跡,運轉著一種玄奧的氣機。

然而此刻,申屠凡已經無法去仔細觀看這條星河,那種如墜冰窟的被冰冷,已經將他的身體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第一次,感覺自己距離死亡是如此之近!

余寒手握銹劍,宛若一尊殺神,嘴角掛著一絲嫣紅的血跡,雖然同樣也受了傷,可周身的氣息,卻沒有半分的減弱。

他在申屠凡面前停住了腳步,手中的銹劍卻並沒有斬落下去,同時,抬頭看向了對面那株古老的紅木。

紅木劇烈的顫抖起來,一股陰冷的氣息,也隨之籠罩過來!

「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嗎?」

一團黑霧,在厚厚的紅葉之中鑽了出來,它沒有固定的形狀,懸浮在半空中,像是由黑氣凝聚而成,隨著陣陣襲來的清風飄搖不定。

「這就是魂獸嗎?」

余寒雙目微眯,連他腳下的申屠凡,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在這裡隱匿了這麼久,一直都在等待著魂獸走出來,然後找機會拖延片刻時間,從而能夠將三清果採摘到手。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現在這頭魂獸終於出現,但它周身釋放出來的氣息,卻讓他心底沒來由的一陣發寒。

「大家小心一些!」

余寒眼中漸漸閃爍出精芒,那魂獸不斷散發出一股可怕的力量,激起他的長衫,都開始獵獵作響。

可即便如此,他已經沒有退後半步!

銹劍調轉方向,遙指那頭魂獸,冷冽的劍氣從劍尖噴出,吞吐不定!

「吼——」

一聲低沉的咆哮從那團黑霧之中響起。

語氣同時,黑霧上,出現了兩隻「眼睛」,帶著冰冷的殺機注視著余寒。

雖然它喜歡沉睡,留在這裡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等待三清果成熟,但這些人不知好歹,不顧自己的警告,在自己家門口打了起來。

這等於是在打自己的臉。

所以它再也無法忍受,直接從紅木上走出來,一定要給這些可惡的人類一個血的教訓。

一股無形的波動隨著它那虛幻的身形顫動,緩緩朝向余寒籠罩了過來!

余寒眉頭一皺,那股力量籠罩之下,元神也微微有些顫抖了起來,似乎被一股力量擊中。

他悶哼一聲,踉蹌著後退。

而重傷的申屠凡更是無力抵擋,直接被那道攻擊震暈了過去。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眼中的寒意越發強盛了起來。

體內,一株草劍意不斷搖曳,綻放出無窮的劍意,將那些侵入體內的元神攻擊全部抵擋住,意識也逐漸恢復了清明。

魂獸很驚訝,自己這種無形無色的元神攻擊突然性極強,甚至不少實力強過自己的妖獸和人類,都最終飲恨在這一招之下。

可是,這個看似不過二級巔峰實力的人類,竟然抵擋住了元神攻擊,而且是從正面抗衡之下,甚至還將自己侵入到他體內的元神之力驅逐了出來。

這讓它那看起來有些虛幻的雙眸,不住的搖曳,在那雙眸之下,一隻大口也隨之出現,仰天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