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三清果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三清果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緊接著,魂獸原本凌厲的目光,已經化為一片恐懼與警惕交織的複雜神色。

它一點點的後退,小心到了極點。

與此同時,余寒也皺眉,看向從懷中探出頭來的噬空鼠,它黑豆般的眸子正死死的盯著不斷退後的魂獸。

然後,吧砸吧砸嘴,發出一聲輕微,卻又清晰可見的聲響。

就如同那一日,見到聖獸玉髓時候的模樣。

呼!

魂獸的內心徹底崩潰,整個身體直接化為一片黑霧,瞬間朝向遠處飛遁出去,連那已經成熟的三清果,都顧不得了。

噬空鼠從余寒的懷裡鑽了出來,很無辜的看了他一眼,伸出小爪子不斷比劃,似乎也在納悶,那個傢伙為何看到它就跑。

余寒想到了在風之瞳時候噬空鼠的表現,這傢伙似乎對妖獸有一種特殊的威懾力。

即便血脈強如玄蛇和黃鳥,都會對它有一種莫名的忌憚。

「你是真不知道,它們為什麼都這樣怕你嗎?」

噬空鼠的表情更加無辜了,還帶著點點委屈。

它是真的不知道,或許,也可能是遺忘了!

余寒無奈的苦笑,將噬空鼠托起,放在肩膀,這才朝向前方走去。

那株三清果,就生長在紅木之下。

此刻申屠凡陷入昏迷,魂獸又被噬空鼠嚇退,所以隨著腳步漸漸走近,他終於看到了三清果的本體。

那是一株尺許高度的果樹,更像是一株沒有長大的幼苗。

幾片深綠的葉子稀稀兩兩的掛在稀疏的枝頭,似乎有氣無力隨時有可能枯黃一般。

那幾片葉子中間,有一顆眼球大小的果實,看起來十分普通,沒有清香溢出,也沒有任何天材地寶應該具有的光潤閃爍。

唯一不同的就是,這顆果實上有三道條紋,均勻分布,好像是將整個果子平均分成了三瓣,每一瓣的顏色似乎都有一些不同。

余寒的身形,終於出現在了三清果的面前,他輕輕俯下身子,沒有直接摘取,而是看向了那三道圓潤貫穿整顆果實的條紋。

然後眉頭輕輕皺起。

「這紋理,看似簡單,卻有一種特殊的玄奧摻雜其中,連同果子本身的精華,似乎都被鎖定,從而在外面看不出分毫的靈性,果然不愧是三清原力交匯處才形成的仙果!」

他終於伸出手,輕輕將三清果摘取了下來。

果實入手,立刻有一種特殊的柔和力量湧入身體,讓他頭腦一瞬間都清明了不少。

「好強大的本源力量,只是輕輕接觸,便有如此清晰的感覺!」

余寒深吸一口氣,如果將這顆果實煉化,不僅修為能夠穩穩的踏入化骨初期,連同大乾坤訣,也有可能晉級。

想到這裡,他四下看了一眼。

因為申屠凡被余寒擊敗,那些鎮山之城的弟子們紛紛顯得有些恐懼,尤其是見到他將目光投遞過來,竟是紛紛退後了一步。

余寒微微一笑,將這顆三清果收入懷中,現在還不是煉化的時候,那魂獸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一旦醒轉過來,重新殺到,噬空鼠這徒有其表的威懾力,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撐住!

到時恐怕還是免不了一場大戰。

雖然通過適才的對戰,他並不懼怕魂獸的攻擊手段。

然而,這三清果如此珍貴,恐怕還會有不少強者聞訊趕來,那個海沉香的話雖然不假,可免不了為了報復自己,將這裡的消息大肆外傳。

如此的話,此地已經並不安全。

他身形一閃,出現在了昏迷的申屠凡面前,掌心光芒涌動,直接拍入到了他的體內。

申屠凡這才緩緩睜開雙目。

「你竟然沒死?」

看到對面帶著笑容的余寒,他眼中再次閃過幾分駭然。

那隻魂獸的攻擊,直到此刻想起,依然心有餘悸,竟然直接沁透了元神,根本無法阻擋。

雖然多半是因為有傷在身,可即便是全盛時期,他依然沒有多大的把握。

在昏迷過去的那一刻,他以為自己完了,不過同樣也有一絲快意,因為不僅是自己,那個少年,也會陪著自己一起完蛋。

只是醒來的這一刻,他卻看到余寒完好無損的站在了自己面前。

「他應該已經被魂獸擊殺了的?怎麼可能還會出現在自己面前?難道他竟然連那隻魂獸都宰了嗎?」

申屠凡眼中的駭然之色越發的濃郁起來,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帶著幾分恐懼。

余寒咧嘴笑了笑,嘴角帶著幾分譏諷漸漸上揚。

「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我不僅沒死,還拿到了三清果!」

心中的猜測被證實,申屠凡倒吸了一口涼氣。

「所以,接下來該是我們之間算賬的時候了!」余寒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這一刻,不僅是申屠凡,連同之前那名與余寒有過衝突,險些動手的鎮山之城弟子,渾身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低頭龜縮在人群中,連目光都不敢投遞過來。

「你要殺我嗎?」申屠凡有些木訥的問道。

「難道你不想要殺我嗎?」余寒反問道,卻也間接回答了他的問題。

因為你要殺我,所以,我也是要殺了你的!

申屠凡咬了咬嘴唇,作為四大主城的三號弟子,他的實力在同等級年輕一輩強者之中,都是佼佼者,自然也圍繞了滿身的光環。

可是此刻,卻落到了如此田地,心中自然湧起一絲深深的不甘。

「你到底是誰?當真是我洪荒七州的弟子?」

看著申屠凡蒼白的面孔,余寒微微嘆了口氣:「我叫余寒,燕州講武堂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