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然反水

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然反水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不好,是海無涯!」

白如雪臉色一瞬間大變,貝齒緊咬,目光越發的凝重起來。

「你們兩個逃吧!」丁進此刻,終於拋去了心中的懷疑,如此情況下,他們只要聯手,必定能夠將自己擊殺。

沒有必要非弄出這麼一出畫蛇添足。

所以他心裡已經相信了古仇離和白如雪。

海無涯目光閃爍,有些痛惜的看著古仇離和白如雪,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你們的資質,我一直都很欣賞,如果加以雕琢,日後的成就必定能夠超過我,可惜,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古仇離雙目微眯,一桿長槍赫然在手。

「洪荒七州是一家,傷我七州弟子,我們如何還能安心與你們共伍?廢話少說,要戰,那便戰吧!」

「戰?」海無涯臉上的不屑越發濃郁起來:「如果你們兩個聯手,或許我還有些忌憚,但是現在……」

他看了看對面的君如命,輕輕點了點頭。

「竟然和仙門勾結,七州武院如果知道此事,絕對不會放過你們!」丁進怒道。

海無涯卻帶著幾分譏諷看向他,然後目光落在他懷中的龍冰雨身上:「你不也是和仙門勾結嗎?況且,只要殺了你們,誰會知道?」

君如命一直都抱胸冷眼旁觀,眼中卻閃過一絲不耐煩。

「好了,和他們說這些話做什麼?直接殺了便是,這女的交給我,那個男的你來對付!」

話音落,他伸手一掌遙遙拍出,恐怖的光芒一瞬間沸騰了起來,將白如雪籠罩在了其中。

白如雪渾身真氣蓬然爆發,白羽劍在手,如同一根長翎,綻放出鋒銳的氣息。

劍氣肆虐,她身形竟是俯衝而出!

「鶴羽破蒼!」

一道瑩白的劍氣瞬間衝出,帶著一股無與倫比的可怕力量,迎上了那隻巨大的手掌。

與此同時,古仇離催動長槍,不等海無涯動手,竟是後發先至,幻化出漫天槍影,將其籠罩在了其中。

雙方轉眼間便各自激戰在了一處。

丁進目光閃爍,將龍冰雨從懷中放下,交到了其他六名小隊成員手中。

「幫我照顧他們!」

然後目光掃了一眼戰場,古仇離果然不愧是洪荒七州中,最強大秦州培養出來的絕世弟子。

此刻一桿長槍上下翻飛,如同銀龍出海,雖然被隱約壓制在下風,卻硬生生的擋住了海無涯暴風驟雨般的攻勢。

而另一側,白如雪的實力,明顯要差了一些。

白羽劍雖然被她催動到了極致,但依然不是君如命的對手,被對方大神通碾壓得不住的倒退。

「我去幫白如雪!」他深吸一口氣,體內化凰訣真氣不住流轉,炙熱的溫度升騰而起。

「小心點!」

耳邊傳來龍冰雨擔憂的叮囑。

他沒有回頭,身形俯衝而出:「六凰真火印!」

隨著掌心印訣的成型,六道真凰之力從掌心衝出,在前方融合在一處,形成一隻巨大的火凰,周圍的溫度一瞬間暴漲!

火凰張開巨大的雙翅,凌空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叫,朝向君如命俯衝了過去!

「竟然有一絲真凰之力!」眼看著丁進衝殺過來,雖然這傢伙的修為有些不濟,但是這真氣的質量著實不錯。

如果他與自己處在相同的等級,或許自己還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六凰真火印催動,丁進宛若一尊戰神,眸子里殺機爆閃!

「風陵三渡!」

君如命單手一引,一艘巨大的古船憑空出現,白帆獵獵,勁風鼓盪,帶動著一股亘古久遠的氣息,狠狠衝擊在了那隻巨大的火凰之上!

「蓬!」

沉悶的聲響傳來,丁進悶哼一聲,火凰直接被震得的裂紋密布,嘴角也沁出一絲鮮血。

「好厲害,可是,連一招都抵擋不住嗎?」

他嘴角泛起一絲苦澀。

而就在此刻,白如雪嬌叱一聲,白羽劍橫斬而出,寬大的劍氣凌空橫掃!

轟隆!

丁進也咬緊牙關,火凰寬大的雙翅狠狠拍打,將那艘戰船上的白帆整個拍碎!

合兩人之力,才將那艘古船震得倒退了回去。

君如命有些訝然的看著兩人,古船在他頭頂不住的盤桓,一道道恐怖的力量不斷垂落。

「真是不錯,兩隻螻蟻聯手,竟然爆發出這等力量!不過,什麼都改變不了,接下來,你們都不必活著了!」

古船凌空搖曳,破碎的白帆再次凝聚,這一次,熠熠生輝,那股無堅不摧的力量,強橫了數倍!

丁進和白如雪同時臉色大變,這傢伙,竟然一直都在留手,如今全力出手之下,實力竟如此的強悍!

他咬了咬牙,適才的震蕩,讓身上的傷勢再次沉重了幾分,然而此刻,絕對不能放棄。

雙目微微閉上,可怕的氣息一瞬間蜂擁了出來。

他的渾身,都被一團赤紅色的光芒籠罩,然後一隻巨大的公雞虛影!

公雞仰天長鳴,嘹亮得似乎要穿透天際!

「天火真凰破!」

恐怖的勁氣,一瞬間在他雙手之間凝聚,然後化為一大團耀眼的赤紅色光芒衝出!

白如雪眼見著丁進拼了命,當即也不再保留。

白羽劍脫手飛出,她揚手打出一道印訣,拍在了劍身之上。

一隻巨大的白鶴凌空盤桓,與丁進的天火真凰破一上一下,朝向古船衝擊過去!

「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枉然!」

「所以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

君如命淡淡一笑,古船光芒綻放,好像接引了來自太古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