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四十五章 殺人不過頭點地!

第二百四十五章 殺人不過頭點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恨鐵不成鋼的搖頭罵了君如命一句,銹劍瞬間出鞘。

寬大的劍氣狂涌而出,不是太元劍意,而是直接施展出了五劍合一。

五種不同意境的劍意,完全融入到了劍氣之中,狠狠朝向君如命劈斬過去!

「雕蟲小技!」

「就這點能耐嗎?劍明他們幾個真是沒用,竟然敗在了你這等人手中!」

君如命冷哼一聲,眼中殺機爆閃,同時也帶著幾分輕視和嘲諷。

同時,那艘古船迎頭撞上,要將這道劍氣撞碎。

然而,就在這兩股龐大的力量碰觸到一起的瞬間,君如命忽然感覺到了不對勁。

「嗯?」

他原本以為,以古船的力量,稍一接觸,便可直接將那道不起眼的劍氣撞碎。

可沒想到,那道劍氣竟然堅韌之極,古船撞擊在上面,便如同泥足深陷一般,反被纏繞住。

而且,劍氣其中流轉著五種不同意境的劍意,相互融合在一起,不斷出可怕的力量,將古船漸漸震退。

他眉頭皺起,眼中的輕視也慢慢褪去。

「竟然小看了你,不過這樣也好,不至於太無趣了!」

「萬里行舟!」

一聲斷喝響起,君如命雙手接連拍出無數道印訣,隨著真氣的帶動,全部沒入到了那艘古老的戰船之中。

與此同時,戰船之上光芒搖曳,那股古樸蒼涼的氣息越發的凝練,巨大的船身猛地翻轉,將五劍合一鎮壓在了下方。

隨著船身不斷碾壓,那道劍氣上的裂紋越發的明顯起來!

余寒淡淡一笑,雖然劍氣瀕臨破碎,但他的臉上卻不見分毫的慌亂。

左手緩緩平托而起,一道道清冷的月光綻放而出。

在那無窮無盡的月光中,六輪彎月冉冉升起,相繼排列,好像是一串月牙玉石,釋放著一種藝術的美感。

「六月焚天劍!」

呼!

白焰升騰,將六輪彎月整個包裹在了其中,衍化為一道瑩白的浩大劍氣,扶搖直上!

蓬!

劍氣直接斬了古船的船首,恐怖的波紋隨之破碎了開來,光芒搖曳之間,那艘堅固無比的古船,竟然被斬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縫。

君如命踉蹌著後退,目光閃爍之間,古船悲鳴,倒卷而回,連同光芒都黯淡了不少!

「還以為終於追上了你,看來差距還是那麼大!」丁進躺在那裡,有些幽怨的看著余寒,然後嘴角又有些微微上揚:「不過,這樣才好!」

旁邊的龍冰雨眼眸卻是漸漸亮了起來,這一路上,多次聽到丁進提起余寒這個名字。

同時也感覺到了丁進對他的崇拜。

然而適才剛剛見到他出現,修為卻僅有清微後期,心中不由得也有些失望。

直到此刻,余寒大發神威,將同是化骨中期的玄宗三號弟子君如命打得接連後退,這份實力,徹底顛覆了她之前的想法。

龍冰雨深吸了一口氣,如果同等境界,他的實力,怕是不下於妙詩吧!

不僅是丁進和龍冰雨一方,連一直默默觀看戰鬥的海無涯,眉頭也漸漸皺起。

「這余寒,竟有如此厲害嗎?」

適才余寒出現,他沒有立刻動作,而是將第一戰交給了君如命。

並不是因為心中忌憚,而是他特殊的身份。

雖然少城主下了命令要殺余寒,但以他覆海之城弟子的身份,如此狙殺講武堂弟子,的確說不過去,如果此事一旦宣揚出去,恐怕七州武院也會降下責罰。

而君如命的出現,正好讓他可以將這件事情推脫出去,所以,索性不如賣給他一個人情,同時自己也完成了任務,一石二鳥,何樂而不為?

只是卻不曾想到,這余寒區區清微後期境界,竟然能夠與化骨中期的君如命抗衡,還一度將其鎮壓在下風。

他雙目漸漸眯縫了起來,對余寒,也越發忌憚。

此子如此修為,便擁有這般戰鬥力,若是給他時間,恐怕正陽少城主的處境會更加尷尬。

他深吸一口氣,目光落在了一旁觀戰的丁進身上,然後嘴角咧開一絲笑容。

「也好,那就拿你來開刀吧!」

「好厲害的招式!」

君如命猛地咬牙,頭頂光芒綻放,一面巨大的白布飄揚而起!

「屍布化帆!融合」

余寒雙目微眯,看著那塊不起眼的白布。

九月焚天所化的那道浩大劍氣在斬破了古船之後,重新懸浮在頭頂,不斷綻放出一道道冷冽的白芒。

那面看似普通的白布,讓他感覺到了一股發自內心的威脅。

尤其是聽到了君如命低沉的聲音,忍不住眉頭也緊緊皺起。

「屍布?」

他心中湧起一絲冰冷,這片白布上,蘊含著一股強大的氣息,必定是沾染了絕世強者的精氣神,方才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如此,應該是太古時期,某位大能隕落坐化之後的蓋屍布。

「真是活該挫骨揚灰,連前輩的屍體都不得入土為安!」

余寒咬牙冷哼,不過臉色卻漸漸凝重,目光落在已經降落在古船桅杆,化為風帆的屍布之上!

兩者融合之後,可怕的力量開始沸騰,比之前足足提升了數倍!

「這一次,我看你如何抵擋!」

君如命面孔微微扭曲,帶著冷漠的笑容,操控著古船,再次朝向余寒碾壓了過去!

幾乎是在同時,海無涯悍然出手,一拳轟破了虛空,光芒扭曲了一片空間,直取重傷的丁進!

「王八犢子!」

丁進怒罵一句,強忍著渾身的痛楚,拉住身旁的龍冰雨,朝向一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