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四十六章 落霞地宮

第二百四十六章 落霞地宮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盛怒之下,余寒催動洪荒之力,爆發出恐怖的力量,一舉將古船震開,然後趁此機會,同時催動七月焚天和劍意星河,將海無涯籠罩在了其中!

「不!」

海無涯終於感覺到了那股蝕骨的死亡氣息。

破浪神珠所化的重重海浪,終究還是敵不過兩大神通手段的鎮壓,被硬生生的洞穿!

他眼中閃過無數複雜的情緒,說不出是恐懼、後悔,還是不可思議。

「爆」

眼看著兩道光芒即將將自己吞沒,海無涯的面孔幾乎扭曲了起來,將破浪神珠直接引爆!

可怕的爆炸波紋,終於將這兩道攻擊震得偏移了開去!

然而,他的胸口,便如同被一塊大石擊中一般,大口大口的鮮血噴出,身形也朝向地面墜落。

「讓你滾,還不滾嗎?」

余寒猛地調轉了身形,七月焚天和劍意星河齊齊調轉了方向,再次將那艘古船震得倒卷而回!

這一刻,連君如命的臉色都帶著幾分震撼,尤其是觸及余寒那冰冷嗜殺的血紅色眸子,沒來由的一陣心悸,硬生生的抹去了想要繼續出手的念頭!

「好強大,他的實力,怎麼一瞬間強大了這麼多?」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這一刻縈繞在余寒周身的氣息,讓君如命萌生了退意!

如果海無涯沒有重傷,或許他們二人還可聯手將其鎮壓。

但是現在,海無涯的傷勢十分嚴重。

自爆了破浪神珠的反噬,加上余寒那兩道攻擊的震蕩,兩股不同的傷勢疊加在一起,讓他的臉色蒼白如紙,掙扎著站起身來,雙腿都有些微微顫抖。

余寒掃了一眼沒有出手的君如命,然後一步步的朝向海無涯走去。

「你忘記了你們四大主城的職責嗎?」

冰冷的聲音,像是直透海無涯的心裡,讓他忍不住渾身一震。

「你們存在的目的,是為了抵禦仙門,阻止十萬大山的獸潮衝擊,然而此刻,卻將算盤打在了自己人的手裡,甚至不惜與仙門聯手,當真該死!」

看著余寒那雙嗜血的眸子,海無涯的臉色越發蒼白起來,連同目光都變得扭曲起來。

「我是覆海之城的弟子,你不能殺我,如果殺了我,覆海支撐和天空之城都不會放過你的!」

他口中喃喃的念叨出一個根本沒有任何機會的理由。

余寒站在了距離他五六米左右的不遠處,血紅色的眸子殺機乍現。

「我不殺你,華正陽就能停止繼續與我作對嗎?」

他嘴角勾起一絲莫名的冷笑:「答案是否定的,對嗎?」

「所以,你誰要怪,就怪華正陽,非要給你們這樣的任務,又或者是怪你自己,非要觸碰我的底線。」

「不過,黃泉路上慢一點走,或許還能等到華正陽!」

他的目光出奇的可怕,那是一種濃郁到了極點的殺機:「從現在開始,無論是天空之城,還是覆海之城的弟子,凡是參與了傷害講武堂任何一名弟子的事情,我見一個就殺一個!」銹劍出鞘,森冷鋒銳的氣息一瞬間爆發而出!

「而現在,就從你來開始吧!」

劍氣橫掃,將海無涯的頭顱直接斬落下來!

海無涯致死都不敢相信,這個余寒,殺伐竟然如此果斷!

看著那顆頭顱滾落在地,君如命沒來由的一陣心寒,咬牙看了余寒一眼,卻早已經退到了安全的範圍之內。

然後,他看到余寒那嗜血的眸子朝向自己這邊看了過來,急忙運轉真氣,暫時壓下了翻騰的氣血。

「余寒,你的確很強大,不過我也只是玄宗三號種子弟子而已,所以接下來,你會承受來自玄宗無休止的追殺,不死不休!」

說完這句話之後,腳尖輕輕一踏地面,竟是飛也似的逃離了開去!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余寒眼中的紅芒也漸漸褪去,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的喘息著。

渾身傳來一陣劇烈到了極點的痛苦,開啟洪荒之力的後遺症,再次席捲過來。

他強忍著昏昏欲睡的無力感,取出兩滴玉髓丟入到了水囊內,然後輕輕搖了搖,狠狠的灌了幾大口。

這才將水囊丟到了丁進的身旁。

「比任何療傷聖葯都管用,機不可失,快點服下了!」

丁進依言點了點頭,仰頭將裡面的靈液灌了足足一半,這才意猶未盡的打了一個嗝!

一股本源藥力瞬間融入到了經脈之中,他臉色一喜,果然,傷勢正在以一種飛快的速度在恢復了!

「真挺不錯的,快點把剩下的都喝了,要不然那傢伙就要回去了!」

他很不仗義的將水囊遞到了龍冰雨的面前,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

「我不是故意先喝的,聽那傢伙的話聽慣了,下意識的拿出來就灌,要不然你將就一下?」

龍冰雨卻很平靜的接過水囊,仰頭將剩下的那些靈液全都喝了下去。

余寒這一次並未受到多麼沉重的傷勢,只是洪荒之力的反噬,抽空了他體內所有真氣,並且連五臟經脈,也受到了劇烈的震蕩。

所以之前喝的那幾口,加上大乾坤訣的陰陽協調,相互補充能力,已經足夠了。

看著丁進和龍冰雨漸漸進入到了入定狀態,他終於深吸了一口氣,體內大乾坤訣運轉,配合著靈液的藥力,傷勢迅速恢復起來。

古仇離與白如雪也走了過來。

臉上的驚訝開始漸漸褪去,轉化為一種苦澀和無奈。

「這一次,多謝你們兩個,如果不是你們,或許,丁進他們堅持不到我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