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四十七章 野人巢

第二百四十七章 野人巢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沈東玄等人到來之後,余寒帶著眾人,在白如雪的指引之下,朝向半山野人巢穴的方向行去。

半山野人作為地宮的守護妖獸,十分盡職盡責,所以雖然傳說中落霞谷內有野人存在,卻很少會見到他們出來走動。

正因為如此,他們也很順利的前行,並未遇到半山野人的阻攔。

而龍冰雨和丁進,也很快從療傷之中蘇醒了過來。

玉髓的療傷效果,連齊州講武堂主的大道傷痕都可痊癒,更不用說他們身上的傷勢,這短短的片刻之間,已經好了大半。

妙可扶著龍冰雨一陣噓寒問暖,好不容易見到一個自己人,小丫頭很開心。

丁進則是賊兮兮的湊到了余寒的身旁,然後在余寒嫌棄的目光中,一面賤笑,一面朝著妙可的方向努了努嘴:「這事,子魚師姐知道嗎?」

余寒雙目微眯:「這和子魚有什麼關係?」

丁進一拍大腿,痛不欲生的看著余寒:「你竟然還想著腳踏兩隻船,我對你太失望了,為了大義,這事我一定得和子魚師姐說道說道。」

余寒眼中帶著幾分寒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丁進眼睛嘰里咕嚕的轉了幾圈,然後重重的嘆了口氣,有些為難的說道:「可我總不能害了自己的兄弟,事到如此,只有兩肋插刀了!」

「滾!」

余寒一把將他那張變化豐富的大臉推到了旁邊。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沈東玄也湊了過來,看著丁進欲言又止的模樣,忍不住問道。

「沈師兄,你是老實人,還是別打聽的好,畢竟這事傳出去也不太好看!」丁進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

余寒搖了搖頭,索性不再理會他信口胡謅,心中卻對子魚更加的想念起來。

「子魚,你還好嗎?等著我,很快的!」

…………

「到了!」

白如雪指著前面的兩座如同門戶一般被五彩霞光籠罩的大山,然後停住了腳步。

這兩座山峰,其實是一座山,被人以無上大神通硬生生的從中間劈斬開來,朝向兩側分開,以天地自然為基,塑造出一扇門戶。

「好強悍的劍意,一劍之下,不僅將山峰整個劈開,而且硬生生的將其向著兩側平移出百米距離,這份實力,曠古爍今!」

余寒心中忍不住暗自嘆息,也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達到這般地步。

五彩霞光,將這兩座山峰之間整個填滿,好像當真隔絕了世界一般。

「那裡面,便是半山野人的巢穴,同時也是地宮的入口!」

她回頭看了余寒一眼,然後落在了丁進的身上:「我之前見你與半山野人溝通,使得他將袁漢卿牽制住,這一次,或許也可用同樣的方法,將其說服。」

丁進滿臉漲紅,尤其是看著余寒投遞過來的驚訝和詢問目光,臉色不禁更加難看起來。

當即連連揮手,推脫道:「這些都是小手段,不值得一提,想要進入地宮,用這種小聰明不行,還得光明正大的來!」

余寒卻搖頭道:「我倒是覺得,如果你真有這樣的本事,能夠兵不血刃進入其中,挺好的。」

丁進臉漲成了豬肝色,咬牙恨恨的看著幸災樂禍的余寒,心中一陣惱火。

「這混蛋絕對是故意的,自己剛剛嘲笑他,現在就趁機報復回來,心眼兒真是太小了!」

龍冰雨見到丁進如此不上不下的難受,閃身也走了過來,幽幽道:「那一次他也不過是情急之下,急中生智罷了,如果真有這等本事,也不至於如此尷尬了!」

丁進心中湧起一絲感激,不過卻猛地抬頭看向余寒,直到後者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的壞笑,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又中了計,而且連龍冰雨也搭了進來。

「余寒這傢伙,真是蔫壞蔫壞的,算計人都不眨眼睛!」

丁進卻再也不敢說出來挑釁,生怕這傢伙再弄出什麼幺蛾子來。

「這樣啊,那就算了吧!」余寒輕輕咳嗽了兩聲,也不理會丁進殺人般的目光,轉頭看向了白如雪。

「白姑娘,請帶路吧!」

白如雪的臉色卻有些凝重:「余寒,不是不相信你,半山野人的實力十分強大,即便不提四級境界的半山野人,單單是三級後期的,我們就無法匹敵!」

余寒淡淡一笑,拍了拍胸口道:「四級妖獸,或許有些難,不過到了這種等級,應該很少會主動出現,多半還是在沉睡,至於三級妖獸,即便後期,也有很大把握,畢竟忽悠妖獸,我比較在行!」

胸口的小傢伙冷不防被他拍打,很不樂意的扭了扭身體,同時在他胸口捶了兩下。

他沒有說錯,論到忽悠妖獸,的確比較在行,不過不是他,而是噬空鼠。

聽到他的話,白如雪雖然並未完全相信,可還是點了點頭。

然後雙手交織,不斷變化印訣,一道道詭異而又玄奧的符籙從她掌心處升騰而起,隨著手臂的舞動,朝向前方飛旋而去!

「呼」

當這道光芒落在那兩座山峰之間宛若實體的霞光之上時,霞光光芒大盛,竟然漸漸扭曲了起來。

然後在最下方出現了一道缺口,雖然不大,卻正好可以勉強進入其中。

「我們走吧!」

白如雪率先進入其中,古仇離,余寒等人也隨後而入。

落霞谷整個都處在霞光的籠罩之下,好像是人間仙境,然而進入兩座大山之間的這座門戶,他們卻看到了一片清明。

這裡面如同外面的世界一樣,再沒有霞光的包裹,恢復了平常的顏色。

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