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四十八章 好一場算計!

第二百四十八章 好一場算計!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聽到白如雪的話,余寒等人紛紛點頭,眾人之中,算上受傷的龍冰雨,就數他們三個實力最強大,由他們斷後再合適不過。

「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如何突破這些野人的銅牆鐵壁!」白如雪說出了根本。

的確,數百隻野人就這麼肩並肩的走過來,最差的也是二級中期境界,如此實力,他們想要擺脫都十分困難。

如果一擊不成,立刻就會陷入無數野人的攻擊之中。

所以,如此暫時破開,成了首要的難點。

就在眾人思量之間,那些野人已經紛紛靠近了過來,包圍圈也越來越收攏!

「大家跟我來!」余寒眉頭一皺,先一步搶出。

沈東玄和丁進等人毫不猶豫,紛紛跟隨在了余寒身後。

古仇離和白如雪則是稍微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跟了上去。

無數野人齊聲怒吼,紛紛捶打著胸口,看著俯衝過來的眾人,隨時準備出手!

「小傢伙,看你的了!」

余寒扭頭看了一眼肩頭的噬空鼠。

噬空鼠咧嘴,很自然的露出一絲人性化的笑容,然後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

呼!

所有的野人紛紛停止住了動作,他們這才看到了那群渺小人類中,蹲在一個人類身上,更加渺小噬空鼠。

同時,也感覺到了這個小傢伙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通體蝕骨的氣息威壓。

原本戰意飆升的眸子,卻在這一刻變得有些閃躲,不由自主的慌亂起來。

就是這個時候!

余寒瞳孔猛地收縮,身形閃爍,一馬當先,在身後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朝向那些野人撲了過去。

如果放在平時,這些野人絕對會悍然出手,將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舉擊殺。

然而此刻,看到俯衝過來的余寒,它們卻有些恐懼,然後不由自主的朝向兩側退開,竟是主動避讓開一條通道。

余寒速度最快,卻在進入野人群中的時候,停了下來。

他身後的沈東玄和丁進等人,卻沒有停留,而是迅速的衝出了野人的包圍圈,朝向那座預定好的山洞飛馳而去。

「我們也走!」

余寒朝向身旁同樣準備斷後的古仇離和白如雪說道。

兩人此刻也帶著幾分不解和震驚,看向了余寒肩膀那昏昏欲睡的噬空鼠,心底一片訝然。

什麼時候,噬空鼠都變得這麼牛逼了?連半山野人都低眉順眼的不敢上前?

不過此刻已經來不及多想,機會難得,聽到了余寒的提醒之後,三道身影跟隨在眾人之後,也迅速的通過了野人的包圍圈。

半山野人依舊沒有上前,不過它們的眼中卻閃過幾分不甘,還有幾分屈辱,漸漸變紅。

眾人身法極快,加上沒有任何保留,處在最前方的沈東玄等人,已經站在了洞口旁邊。

洞口很寬敞,十餘人站在那裡,也只是略微有些擁擠。

吼!

那些被噬空鼠震懾住的野人,終於忍不住發出一聲震天的吼叫之聲,它們的眸子,已經全部化為了血紅之色。

然後,飛快的朝向余寒等人撲殺了過來!

余寒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絲駭然:「這些大傢伙,竟然受到了第宮內某種氣息的控制,從而擺脫了噬空鼠的震懾力!」

「不要再猶豫了,快些進去,再晚就來不及了!」白如雪斷喝道。

同時,與古仇離相互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轉身與眾人拉開了一段距離,手持神兵,準備隨時對付衝過來的那些半山野人。

沈東玄等人咬牙朝向石洞內鑽了進去!

而此刻,余寒卻皺起了眉頭,心中沒來由的生出一絲不祥的預感。

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幾乎在他心中剛剛生出這個念頭的同時,一股猛烈的罡風忽然間從這尊石洞內狂卷了出來。

緊接著便是慘叫之聲。

最先沖入其中的沈東玄等人,紛紛從洞口跌落出來,大口的吐血。

「不好!」

余寒一步踏出,劍意星河凌空倒掛,狠狠朝向洞口轟擊了過去!

與此同時,一隻碩大的拳頭,從洞口探出,正好迎上了劍意星河,直接對撞在了一處!

「轟」

余寒臉色瞬間一片蒼白,劍意星河悲鳴一聲,凌空搖曳,險些直接破碎。

他駭然的看向那座洞口,那隻忽然出現的碩大拳頭已經縮了回去,同時,卻有一道高大的身影緩緩出現在那裡。

「四級半山野人?」

余寒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轉頭看向了白如雪和古仇離!

身後,排山倒海般的聲音傳來,其他的野人,也再次聚攏在一起,將他們圍困得水泄不通。

「到底是怎麼回事?」受傷的沈東玄等人依然心有餘悸,適才如果不是躲閃迅速,被這隻拳頭擊中,就不僅是受傷這麼簡單了。

余寒雙目微眯,看著與眾人已經間隔開一段距離的古仇離和白如雪,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只怕我們已經被算計了!」

白如雪嘴角露出幾分不屑的笑容:「好好享受這份大禮吧,地宮的寶物,我們兩個幫你們笑納了!」

「為什麼這樣做?」到了這種關頭,余寒的臉色反倒平靜了下來。

白如雪嫣然一笑:「華正陽想要讓你死,那麼你就只能死,不過死在野人手裡,總比死在我們手裡要好一些,袁漢卿和海無涯太蠢了,同時洪荒中人,直接出手,很難瞞過那些七州武院大能人物的靈覺!」

她掃了一眼周圍越來越近的半山野人,嘴角的笑容越發濃郁起來:「只有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