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四十九章 地宮

第二百四十九章 地宮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讓你尿就快點尿,哪來那麼多廢話?」余寒皺眉道,同時身體微顫,在四級妖獸的壓迫之下,他並不輕鬆。

丁進有些扭捏,他知道余寒這樣做一定有他的用意,可關鍵是這種場合,是在有些難為情。

龍冰雨等女弟子早已經轉過身去,讓他的臉色愈發通紅。

「快點,再晚我們都得死!」

耳邊再次傳來余寒的催促聲,丁進索性把心一橫,咬牙解開了腰帶。

周圍的半山野人踏著地面俯衝過來,氣氛越來越壓迫,尤其是那隻四級野人,龐大的氣勢源源不斷的覆蓋,讓眾人的臉色愈發蒼白。

所有人紛紛揮舞著手中兵器,吞吐出一道道長芒,在半空中交織成一片光,試圖阻止住那些半山野人的衝擊。

然而相比於半山野人恐怖的肉身,他們的實力還是弱小了一些,有幾隻三級境界的半山野人,已經破開了光的阻攔,沖入到了人群之中。

好在龍冰雨和沈東玄等人反應迅速,在這種情況下,能夠有效的做好補位,這才使得眾人不至於立刻就被衝散。

眼看著半山野人的衝擊力越來越瘋狂,余寒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丁進,好了沒有?」

「好了!」

丁進急忙將手裡的半袋子尿朝向余寒丟了過去,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真不少!」

余寒伸手掂量了一下,嘴角終於露出滿意的笑容,隨即取出一滴玉髓,直接滴入到了水袋之中。

「大家快些朝向我身旁靠攏!」

他單手一引,漫天劍氣皆盡納入到了體內,而後,劍意星河再次浮現出來,狠狠的朝向周圍掃蕩了過去!

加上他這一手勢大力沉的轟擊,眾人暫時得以喘息,開始朝著中心收攏。

而就在此刻,余寒一直拿在手裡的水袋,忽然不安的跳動了起來,而且愈演愈烈。

甚至要衝破余寒掌心的束縛,一股絕強的狂暴力量開始流淌。

「呼」

余寒終於甩手將水袋朝向四級半山野人的方向丟去!

那隻裝滿了丁進尿液的水袋還未來得及落到四級半山野人近前,便再也承受不住其中那股恐怖的力量,轟然爆炸成了碎片。

一股無匹的氣息,瘋狂的肆虐了開來,那股可怕的氣勢,讓周圍那些戰意飆升的半山野人,紛紛露出一絲駭然之色。

與靈獸精血一樣,這道可怕的氣勁之中所蘊含的威壓,絕對不下於之前白如雪和古仇離丟出的那一滴靈獸精血,甚至在品機上,還超越了太多。

看著那水袋爆炸之後,那些倉皇逃離的半山野人,丁進也忍不住丈二金剛摸不到頭腦,臉色也變得驚訝到了極點。

「我的尿,真有這麼大的威力?」

旁邊的余寒點頭道:「你這泡尿,的確威力強大,嚇退了數百半山野人,這份功績,可載入講武堂,甚至是七州武院史冊。」

丁進打了一個冷戰,如果史冊真的講述自己一泡尿澆跑了數百半山野人,其中更加不乏三級巔峰,甚至是四級的半山野人

他不敢想下去,這種戰績雖然足夠輝煌,可他臉皮沒那麼厚。

「趁此機會,大家快走!」

余寒眼見著半山野人被那股聖獸的威壓震懾,眸子里閃爍出幾分精芒。

那滴玉髓乃是聖獸的骨髓所化,蘊含著聖獸的血脈精華,豈容得了這種褻瀆?

他讓丁進撒尿,然後將玉髓滴入其中,便就是想要藉助這種羞辱,激發出潛藏在玉髓深處的那份來自聖獸的驕傲意志。

其實這也是一場賭博,畢竟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而且那些骨髓中的靈性,已經全部轉化為藥性,所以能不能成功,他心裡也沒有底。

好在此刻,玉髓給了他一張滿意的答卷。

眾人再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跟隨在了余寒的背後,衝出了半山野人的包圍圈。

「走!」

余寒一馬當先,直接降落在了一個比較寬敞些的石洞口。

所有人魚貫而入,速度很快,不敢有半分的逗留,死裡逃生著實不易。

直到所有人都進入到了石洞後,余寒這才用目光最後掃視了一眼周圍依然陷入恐慌中的野人。

然而他的目光剛剛落在那隻四級半山野人身上時,臉色驀然一變。

因為此刻,那隻四級的半山野人也正看著他,銅鈴般的眸子裡帶著幾分不屑和譏諷。

這讓他眉頭微微皺起,同時心中也泛起了幾分擔憂。

難道這地宮內,還有什麼危險不成?

不過此刻,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只有闖一闖了!

想到此處,再也不耽擱,身形一閃,朝向眾人追了過去!

野人巢之外,一隻巨大的半山野人屍體無力的躺倒在那裡,身上流淌的鮮血,直接匯聚成一條小溪,說不出的恐怖。

一道身影站立在那裡,目光帶著幾分嚴厲看向了袁漢卿。

「你太讓我失望了!」

那身影淡淡開口,讓袁漢卿的臉色也蒼白到了極點,竟是一句話也不敢說。

「我聽到余寒出現的消息,便已經及時趕了過來,可惜還是晚了一步,讓他逃掉了!」

袁漢卿目光閃爍了片刻,終於開口道:「古仇離和白如雪似乎跟他們在一起,這一次的任務,不一定就失敗了!」

文天靖雙目微微眯起,看著袁漢卿道:「他們兩個,做的比你要好,作為天空之城的三號弟子,你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

然後他看向了不遠處:「連海無涯都死在了他的手上,這傢伙的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