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五十七章 終於出現了嗎?

第二百五十七章 終於出現了嗎?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終於出忍不住了嗎?」

子魚黛眉微皺,已經落下的劍勢再度升起,劍鋒偏轉,遵循著一道詭異的弧線劈出。

纖細的劍芒好像是割破了虛空的閃電,一閃即逝,卻讓周圍溫度驟然降低。

「刺啦!」

那隻巨大的掌印直接被她一劍斬成了兩半!

伴隨著一聲慘叫,有一道血箭衝天而起,那偷襲的身影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便被她一劍劈成了兩半。

雖然她很少殺人,但卻不代表不會殺人。

看著那掉落在地的屍體,連同步輕煙和古元潮也忍不住臉色微變。

適才那一擊,足有化骨中期的修為,卻連子魚倉促之間反擊的一劍都抵擋不住,以至於連性命都丟掉了!

子魚的實力,已經強大到了這般地步了嗎?

「果然是好本事!」一道身影俯衝而下,目光閃爍的看著子魚。

「沒想到洪荒七州,還會出現你這樣的弟子,真是不錯!」

子魚眸子微動,俏臉不含分毫的表情,與之平靜對視。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元真,來自倚天教!」那身影微微開口,看著子魚的目光帶著幾分審視:「很高興認識你!」

「沒興趣認識你!」

子魚冰冷的聲音響起,卻讓元真臉上的笑容瞬間隱去,目光漸漸露出幾分寒意。

「很孤傲的性格,在來這裡之前,我是決定要殺了你的,可適才見到你出手,連我倚天教三號弟子都如此輕鬆擊殺,所以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加入我倚天教,那麼,今日我可保你不死!」元真帶著上位者的目光看著子魚。

「沒興趣!」

子魚依然重複著那句話,然後認真的想了想,確認道:「倚天教很厲害嗎?」

她身後的步輕煙和古元潮忍不住一陣白眼,倚天教乃是洪荒四大仙門之一,而且絕對不是實力最弱的一個,子魚的反擊,還真是犀利!

元真的臉色愈發難看了起來:「很好,如此的話,那你只有死了!」

話音落,他瞬間出手,大手揮灑之間,帶動著周圍的氣息,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渦。

「風捲殘雲!」

漩渦浮動,連同周圍的虛空似乎都要割裂開來,狠狠朝向子魚碾壓了下去。

「等會兒再收拾你!」

子魚腳尖輕輕一踏,竟是輕而易舉的破開了元真的氣勢鎖定,身形閃爍之間,已然急掠到了那隻即將逃走的三級妖獸背後。

雪亮的長劍夾雜著可怕的寒意蜂擁而出,在半空中凝結成為一道璀璨的光柱,轟然降臨而下!

這是她第一次施展出如此絢麗的劍氣,那股寒意,似乎讓周圍的空間都凝固了一般,蒸騰著瑩白的光芒,卻包含一股無邊的鋒銳。

慘叫之聲傳來,那隻三級妖獸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被劍氣狠狠破開了防禦,斬得血肉橫飛!

龐大的身軀朝向地面直直的墜落下去,鮮血泂泂流淌而出,說不出的觸目驚心。

子魚嬌小的身形再次逼近,劍鋒一挑,一枚青色修羅印被挑出,被她一把抓在手中。

「打了這麼久,還想跑嗎?」

她嘴角噙著一絲笑容,將那枚修羅印收好,這才轉身看向了一臉陰沉無比的元真。

從沒有一刻,元真會感覺到像此刻這般被羞辱,那全力出手的神通,直接被對方避過,反而在自己的進攻碾壓之下,有餘地出手擊殺了受傷的三級妖獸。

這是**裸的輕視,便如同此刻一樣,那擁有無雙容顏的少女,還是那麼淡淡的看著自己,然後說道:「現在,我們再打吧!」

「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元真咬牙冷哼道,身形閃爍之間,可怕的光芒肆虐不休,青色的風屬性真氣從體內狂涌而出!

「風神翻天鎮!」

青色的真氣,在半空中形成一座巨大的山峰,蘊含著一種暴虐的氣息。

肉眼可見,那全部都是風屬性凝結而成的本源力量,雖然凌空懸浮,但那山體之下的地面,卻因為承受不住那股力量的鎮壓,龜裂開來。

「死——」

元真終於怒吼一聲,青色的巨大山峰狠狠朝向子魚碾壓了過去!

在那瘋狂咆哮的風屬性山峰籠罩之下,子魚的身形便如同一葉扁舟,水藍色的長裙隨風飄飛,更加勾勒出完美的身形。

「子魚,能擋住嗎?」步輕煙握緊了拳頭,面對如此可怕的一擊,自己恐怕根本堅持不到它近身,便會直接被撕碎了肉身。

而子魚雖然比自己的修為強上一個等級,但終於還是差了太多。

她眼中閃過濃濃的擔憂。

「無盡冰寒!」

回答步輕煙心中疑問的,是子魚口中輕輕吐出的四個字。

幾乎是在同時,她手中長劍順勢刺出,劍氣舞動之間,好像是跳躍的精靈,正在跳著一場靈動的舞蹈,有一種說不出的美。

每一道劍鋒過後,都會留下一道瑩白的劍意,那是傳遞過來的寒意。

寒意蒸騰之間,漸漸形成一股可怕的氣流,從而帶動周圍的天地大勢,構建出一個獨立的空間,在這個空間中,全部都是一片冰寒。

正如她的心一樣,只藏著一個人,恰好那個人,也有一個寒字。

嗡!

即便如此,這片冰寒勾勒出來的世界,相比於半空中那道眩目搖曳的青色山峰,依然顯得羸弱了許多。

然而,就在這兩道氣息相互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卻相互抵觸,針尖對麥芒,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子魚黛眉緊皺,手臂微微有些顫抖,俏臉也越發的蒼白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