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六十章 周通

第二百六十章 周通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呼!

冷川將速度飆升到了極致,朝向遠處飛逃。

他嘴角掛著斑斑血跡,說不出的觸目驚心,臉色也蒼白如紙,狼狽之極。

身後,一道身影緊隨其後,帶著幾分戲謔的表情,相比於重傷的冷川,顯得十分悠閑。

「早就說過,你跑不掉的,非要這樣調皮,這樣好嗎?」

帶著嘲弄的聲音從冷川背後響起,讓原本受傷的他臉色愈發蒼白起來。

他暗暗咬了咬牙,對方是周府的三號弟子,化骨中期修為,相比之下,自己初入化骨初期的境界,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正如對方所說的那樣,連逃走似乎都有些困難。

不過想到被圍困的玄陽等人,他的眸子再次掠過幾分堅定,無論如何,自己都要逃離出去,否則的話,玄陽他們就白白犧牲了。

想到這裡,冷川咬緊牙關,全速朝向前方繼續飛奔。

身後的周通搖了搖頭,目光帶著幾分無奈:「跟了你這麼久,這場貓捉老鼠的遊戲,也該結束了!」

話畢,單手拍出,恐怖的光芒從掌心狂涌而出,化為一道道璀璨的光帶,鋪天蓋地的朝向冷川纏繞了過去。

冷川臉色大變,手中長劍順勢刺出,劍氣肆虐,將率先逼到身前的兩道光帶斬破。

然而,那些光帶無窮無盡,等到他劍勢方才老去,竟有幾道蔓延過來,將長劍固定住,無法動彈分毫。

「不好!」

冷川急忙撤劍後退,想要避開這道束縛的力量。

「逃得掉嗎?」周通冷哼一聲,身形再次逼近,帶動著漫天光帶,也逼近了幾分,將冷川的退路盡數封死。

冷川眼中終於閃過幾分無奈之色,這片刻的耽擱,已經被數道光帶纏繞住。

「早就跟你說過不要逃得,你以為,真的追不到你嗎?我只是不願意在那個鬼地方呆的太久,想要出來透透氣,要不然,哪裡有心思和你在這裡捉迷藏?」

周通的話很狂妄,卻有狂妄的資本。

冷川已經被他徹底控制住,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恨恨的看著他。

「不要這麼看我,要怪的話,只能怪你來自齊州吧,玄宗對你們可是恨之入骨,所以活該你們倒霉!」周通微微一笑道。

然後看著一臉不甘和憤怒的冷川,輕輕搖了搖頭:「你這顆頭顱,不知道會值多少錢?」

「總有一日,我洪荒七州弟子,會踏平仙門!」冷川咬牙道,生死之間,他卻愈發的冷靜下來,目光閃爍的看著周通。

「別做夢了!」周通無情的打擊道:「這根本就不可能實現,就如同此刻你的生死掌握在我手裡一樣,洪荒七州的生死,同樣掌握在仙門手中,將你們吞併,是遲早的事情,而且,用不了多久了!」

看著一臉不屈的冷川,周通嘿然一笑:「聽說你是齊州的二號弟子,這顆頭顱,恐怕會值不少錢吧!」

呼!

他的話音方才落下,一道纖細的光芒忽然從斜地里飛旋而出,那一道鋒銳到了極點的氣息,剛一出現,便斬斷了那幾道纏繞在冷川身上的光帶。

周通臉色微微一變,眉頭也皺了起來,抬頭看向冷川身旁,那忽然出現的身影身上。

「竟然是你?」

冷川死裡逃生,同時也轉頭看向身旁的這道身影,眼睛忽然一亮:「余寒?」

余寒微微一笑:「可不僅僅是我,雲風渡他們也在附近,你們很快就能見面了!」

冷川嘴角終於露出一絲笑容,點頭道:「那就好,不過這一戰,你得快點結束了,玄陽他們還在七里陵園,被仙門的不少強者圍攻!」

余寒點了點頭,目光落在了周通的身上:「那就快點結束吧!」

被他如此輕視,周通臉色微微一變,嘴角也泛起一絲冷笑:「口氣倒是不小,你在燕州和齊州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還真想見識一下,這傳說中的傢伙,是不是名不虛傳!」

「懶得和你廢話!」

余寒直接出手,劍意星河凌空橫貫,在半空中凝結成形,充斥著一股暴虐而又恐怖的氣息。

「好強大!」周通臉色微微一變,身形同時朝後飛退。

面對余寒一開始就催動的最強招式,作為三號弟子的周通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一道金龍從背後生出,龐大的虛影朝外擴散,可怕的光芒沸騰不休。

「龍皇護身!」

周通斷喝一聲,那金龍的虛影逐漸凝實,釋放著一股恐怖的力量。

「擋得住嗎?」

余寒冷哼道,同時,劍意星河貫穿而下,狠狠撞擊在了那道巨大的金龍身上!

轟隆!

震耳欲聾的爆破之聲響徹,可怕的氣勁朝向四面八方奔騰而出,形成一道道璀璨的風暴,徹底的肆虐了開來。

由一百零八道劍意組成的星河,那龐大而又駁雜的劍道本源力量,遵循著一種特殊的軌跡組合成為堅不可摧的星河。

在其碾壓之下,那巨大的金龍虛影不住的崩潰!

「余寒,比之前,更加強大了!」看著眼前的一幕,冷川忍不住嘆息道。

他的修為,似乎還是清微後期,然而真正的戰鬥力,竟然飆升了這麼多,如果自己與他對戰,這一招之下,頃刻間便會敗北。

柳白和妙可等人也紛紛趕了過來,與冷川微微對視了一眼,同時看向了戰場。

周通的臉色變得難看到了極點,這套神通,乃是他所掌握的最強大防禦神通。

然而此刻,卻成了失敗的根源。

如果直接採取以攻對攻的手段,即便受傷,也不至於如同此刻